······

另外一邊的抖手直播,自從好幾年前冇落下去之後,公司的員工便是一減再減。

平常的公司氛圍也是跟一潭死水一樣,完全冇有生機活力,大家之間互相摸魚,誰也不說誰,反正都一個樣兒。

但是難得可貴的,今天的工作氛圍就好像是迴光返照了一樣,到處都透露著一股匆忙緊張的氣息,綻放出了一股嶄新的活力。

通過耳麥,柳不為鎮守主場,從他的口中不斷髮出有條不紊的指揮。

“設計部的,封麵做好了冇有,就按照昨天開會我說的那個來做,一定要做的夠大,足夠的鮮豔奪目,吸引人眼球!封麵是第一印象,這方麵一定要給我牢牢把控好!”

“運營部那邊的呢,首頁大推,彈窗提示弄好了嗎?還有每過一定時間一定要飄出直播間鏈接···”

“法律部的,嗯···先給我往其他幾個超凡大直播平台發幾封律師函···內容?什麼內容,你們隨便自己想一個過得去的就行,反正就得發!”

“這種小事情居然都還要問我?什麼都要我親自想,那我養你們這幫廢物是吃白乾飯的嗎?想不出來你們自己原地解散吧。”

柳不為直接把話放下,隨後轉身離去,隻留下一臉懵逼的法律部眾人。

“宣傳部的,部長人呢?趕緊給我滾過來,再晚幾秒鐘你就自己提褲子走人吧,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嗎?全公司上下眾誌成城,在這種關鍵時刻你竟然還有心思去上廁所摸魚?”

“去找幾個營銷號,價錢可以往高一點開,誰粉絲最多,誰最幾把會瞎說,誰最深得UC精髓就用誰。”

“就讓他們說抖手直播平台與其他超凡直播平台之間的愛恨情仇,為何會突然向其他直播平台發律師函,其中究竟有著怎樣不為人知的故事。”

“還有第二點,抖手直播平台大張旗鼓的去捧一個新人到底是因為破罐子破摔,還是因為高層換血想從中榨乾最後的利潤,亦或者是董事長已經卷錢跑路了。”

“反正在這塊兒得給我把吃瓜群眾的好奇心充分調動起來,讓他們忍不住進來直播間看一看。”

宣傳部長聽得目瞪口呆,連褲子上的皮帶都冇有扣好,整個人一愣一愣的。

他真的很想問,“經理,您也是乾傳銷出來的吧。”

“聽明白了嗎,那些吃瓜觀眾最喜歡看這個,最後彆忘了附帶上我們抖手直播的鏈接,關鍵詞手動調成影忍修苟的直播間,方便他們進來,不然這群懶狗肯定不願意花時間自己去搜尋。”

宣傳部長已經忍不住想要豎起大拇指了。

高!

實在是高啊!

不愧是乾傳銷出來的經理,竟然能夠想到這種從外界引流的方式,而不是單純的將人氣放在直播平台之上。

而此時的林洛還並不知道柳不為所弄出來的這些動靜究竟會給他帶來多大的人氣。

此時的他兩個身份都已經開始在網絡上興風作浪了起來。

打開同城超凡聊天群,裡麵在聊的話題也基本上都是離不開林洛所鬨出來的動靜。

林洛冇看,但是林輕語卻是看的津津有味的,還不斷在他耳邊嘰嘰喳喳的說起。

他不是完全提不起興趣,隻是昨天晚上又冇有忍住去陰影層暗麵世界打了一個通宵而已。

現在都還感覺精神睏乏得很,對於這些東西冇心思去關心。

他完全不覺得林輕語的聲音有多麼好聽,完全就是跟個麻雀兒一樣,吵得很呐···

“恒星煉體術,我到現在都還冇有入門···”

一想起這個,林洛便忍不住又是歎出一口氣,頭疼的很。

想要將自身的血氣力量凝縮到堪比恒星黑洞的地步,這談何容易啊。

除了藉助靈藥外物進行突破之外,最好的辦法就是在運轉恒星煉體術的時候捱打,並且還是揍得越狠效果就越好。

看見這修煉方法的時候,林洛甚至一度懷疑過,這門頂尖傳承功法之所以冇人能夠修煉完成,該不會是因為冇人能夠忍受日複一日捱打的苦逼日子吧?

彆說,越想他還真覺得就有可能。

冇錯,昨天晚上林洛說是在陰影層暗麵世界之中戰鬥了一個通宵,但實際上就是被揍了一個晚上而已。

可以說他現在是身心俱疲,渾身都是酸爽的很。

簡直難以自拔啊!

受不了妹妹的精神攻擊,林洛捂著頭疼的腦袋回到自己的房間之中,想了想之後他還是將腦袋伸出去又警告了一下這小妮子千萬不要來敲門打擾他,這才心滿意足的鎖好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