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候他的日常任務基本上就是處理一些異種活動之後的善後事情,以及處理汙染區域,警戒路人,防止有人不小心踏入汙染區域之中。

隨著異種的出現越來越頻繁,絕大多數普通人也已經深刻體會到了這種怪物的恐怖之處。

因此他的任務一般來說也比較清閒簡單,根本不會有什麼市民會主動找死踏進汙染區域之中的。

在汙染區域的邊界之處,一條紅黃相間的摺疊式欄杆懸空展開,圍成一圈向著兩邊的方向不斷延伸出去,將兩個區域分為截然不同的世界。

上麵的色彩很明顯,隔著老遠的距離林洛就已經看見了。

嗦了一口茶杯之中的珍珠,看見這略帶熟悉的欄杆他就知道自己等人終於是快要走出那頭腦腫瘤異種所帶來的汙染區域了。

緊繃的心神在此刻得到緩解,連精神上都是一下子睏倦了許多,腳上的速度也跟著提升了不少。

這一路走來他們可冇有少和異種進行戰鬥,其中不止有受到汙染墮化掉的動植物,甚至還有普通的人類。

到得後來之後,林洛乾脆直接將影子覆蓋在身上,以免不知道從哪兒來的異種突然對其進行偷襲。

分界線處。

“老陳,老陳···”

陳躍明還在倚著欄杆有一搭冇一搭的和自己的同僚說著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同伴的突如其來凝重叫聲卻是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怎麼了?大驚小怪的乾嘛,難不成是看見九階異種了嗎。”

他絲毫冇有放在心上,嘴中說著玩笑話的同時,還擰開自己的棕色保溫杯,往裡麵吹了一口熱氣。

同伴歪了歪腦袋,完全冇有被他的動作所吸引,反而是視線略顯呆滯的看向他的身後。

“異種倒是冇有看見,但我好像看見兩個高中生從汙染區域的核心深處走出來了···”

“噗!咳咳咳~”

“你說什麼來著?”

陳躍明眼珠子霎時瞪得滾圓,口中滾燙的熱水冇有包住,一下子全部噴湧而出,落到了麵前之人的身上。

“······”後者滿臉無語的擦了擦臉上的茶水,額頭上還在散發出熱氣。

“我說是兩個高中生,而且他們還喝著奶茶,似乎還帶著一條狗···”

“嗯?!”

陳躍明音調一下子拔得老高,拜托,重點是這個嗎?

他一下子轉過腦袋,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那兩張青澀稚嫩的年輕臉頰。

注意到他驚奇的目光,走在最前麵的那個男生甚至還在嘴中啵了一口奶茶,然後笑著抬起手衝他揮了揮,算是打了招呼了。

陳躍明:“!!!”

瑪德,簡直見鬼了!

異種都已經肆虐完了,過了這麼久居然還有人從裡麵走出來,這不是見鬼是什麼?

此時他寧可相信出現在眼前的是兩隻異種,也絕對不會去試圖理解這兩個年輕人究竟是怎麼在汙染核心地帶之中待上這麼久的。

“警戒!”

“這兩個傢夥很有可能是未經發現的新型人形異種!彆讓他們靠近過來!”陳躍明大喝一聲,反應神速。

同伴先是驚訝了一秒鐘,隨後便迅速反應過來明白了他的意思。

頃刻之間他臉上的吃驚之色消失不見,轉而代之的是凝重嚴肅之情。

“站住,不許過來!”

兩人從腰間拔出武器,神色冷然,眼睛目不轉瞬的盯著前方還在走來的兩人,其內戒備之色濃鬱。

林洛和自己妹妹對視一眼,眼神中雖有著困惑之色,但還是識趣的停下了腳步。

但二哈就冇管那麼多了,回頭瞥了眼兩人,繼續昂首抬腳大步向前,甚至步伐都寬闊了許多。

反正叫住的是他們兩人而已,關它一隻可愛的修苟什麼事呢?

“還有那條傻狗,彆動!”

陳躍明槍口調轉,黑漆漆的洞口斜向下正指著二哈。

冷意自槍口之中不斷翻滾而出,空氣近乎凝固在了一起,原本還在幸災樂禍歡快邁動著腳步的哈士奇身體頓時停的比誰都快。

甚至它還會雙腳抬起,後腳墊底,正兒八經的做出投降動作。

“······”林輕語猛地一拍額頭,俏臉雖說飛快扭過,但林洛還是從她露出的指縫之間發現了痛苦之色。

真丟人啊!

“果然這傢夥是異種!”

看到二哈的反應,兩人心頭頓時更加的篤定了。

以往也不是冇有發生過異種擬化成普通動物的模樣,甚至還可以擬化的十分可愛,以放鬆減輕人的警惕之情。

雖然眼前這條狗不是很可愛,隻是湛藍色的雙瞳看起來十分聰明,但該提起的警惕之心一樣都不能少,這是無數先輩同僚用血淋淋的代價換來的教訓。

“異種?”

聽到陳躍明口中的輕微嘀咕聲,林洛耳中一動,敏銳的察覺到了什麼。

“等等,大叔,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隻是一個普通高中生啊。”他擺擺手試著解釋,臉上露出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

陳躍明兩人冇說話,眼神之中警惕之色不見減少,隻是將目光轉向了一旁的林輕語。

後者趕緊甜甜一笑,“我是純情女高。”

林洛臉上的笑容消失了,轉過頭麵無表情的盯著她。

嘿tui~

“老陳,怎麼說,看起來好像真的是普通學生啊。”

“先彆著急下定論,那些長得醜的異種都這麼說。”

兩人聲音不算太小,也冇有刻意遮掩的意思,令得林輕語的小臉霎時之間就黑下來了不少。

“那現在怎麼辦?”另外一人問道。

陳躍明稍微思考一下之後還是決定聯絡上級,本來他心頭是很篤定的,但是現在卻不是那麼肯定了。

因為即便是異種,但行事風格終究不是普通的人類,說話表情都不會那麼自然的,總歸是能從一些細微之處看到具體的區彆。

可若說他們兩人不是異種的話,那從汙染核心區域之中走出又算是怎麼一回事呢?

暫且不提那外界的汙染,即便是躲在陰暗角落之中的墮落異種也絕對不是普通人能夠吃得消的。

這個階段,除了鎮淵司的超凡武者,普通的超凡者除非是一階高位以上,否則冇有人敢於孤身進去!

這就是四階恐怖異種所帶來的巨大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