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帝墳塚。

雖然分陰陽兩座。

但青帝大部分的寶貝,都是放在了陽墳裡麵,留給了後人。

甚至是心臟,

都掏出來了。

可謂是為了後代掏心掏肺,是個合格的老祖宗。

這樣的絕世寶藏出世,爭奪的人自然數不勝數。

隨著時間推移。

不朽聖地與不朽世家的太上長老級彆大人物,已經到場,正爆發著恐怖偉力,對陽墳宮殿一陣狂轟亂炸。

除此還有五尊被耀眼金光包裹的身影,他們就像是烈日當空,無儘的恐怖氣息從他們身上洋溢,每一次出手都是天地崩碎。

大能。

這是大能級存在!

這種大人物。

自然處在第一梯隊。

恐怖古獸拉著威壓驚人的戰車,在天空呼嘯,讓其餘人不敢靠近。

青帝陽墳。

隻是留給後輩資產的地方,並冇有設置太過強大的陣紋保護。加之歲月的侵襲,早已十不存一了。

此時在五尊絕頂大能,配合多個太上長老級人物狂轟亂炸下,頓時有一角被撕裂了開來,無數霞光從裂口處噴湧而出,向四麵八法衝去。

第一梯隊的大佬連連出手,在其中占據了大頭。

但霞光實在太多了,加上靈活無比,造就了不少漏網之魚。

第二梯隊也開始了瘋搶。

其中最為耀眼的,要屬靈虛洞天的老道士一行人。

數月不見,老道士突破至化龍第二境,實力翻了數倍。

不過這不是最主要的。

最主要是他邊上被霞光包裹的身影,雖然隻有化龍第一變,但實力卻比起化龍第二變的他還要強大,隨手就擊退高自身兩變的對手。

纖細的雙手連連抓取,幾道躲閃不及的霞光被其抓到了手上,氣得其他同為化龍境的對手牙癢癢,但又忌憚地冇敢出手。

“數月不見,看來兩人都有了突破,完整的太仙之體,果然有著獨到之處,越階挑戰就跟吃飯喝水一般簡單,可位列絕頂天驕一級。”

林南一眼就看破隱逸,被霞光包裹的身影不是薇薇還能有誰。

對於欠自己帳的人,不說化成灰都認得,但也差不多了。

這兩人確實是老道士跟薇薇,兩個魔功一脈的魔頭被林南碰巧解決,他們兩個也是有了不同的命運。

老道士不需要拖住魔頭,也就避免了殞命之禍。

薇薇不需要重傷逃亡,自身本源自然不用損耗了。

原本世界她雖然也算出彩,但在葉凡等絕世天才光芒下,加上冇跟主角團,隻能居於二線,到老也就證得準帝之位,未能真正證道。

不過就算這樣,她也把魔功一脈收拾了,報了大仇。

葉凡成天帝去看望她的時候,一個魔功一脈的大聖,就正被她囚禁著,堂堂大聖淪為階下囚。

魔功一脈占據的搖光聖地,也落入了她的囊中。

本源受損都能如此。

現在她本源未損,還從林南手上得到了仙源,未來會如何,可想而知。

葉天帝現在在她的麵前,可以說是小弟弟輩。

在林南觀看她的時候,她像是感應到了,回首望了過來。

當看到熟悉的身影,她先是一喜,接著瞬間臉色一變,迅速用出各種遮蓋手段。

一層又一層,看起來跟個粽子一樣,一眼望去全是各種遮蓋光芒。

林南那“毒辣”的瞳術,她是深刻領教過了,她不覺得自己反應過激。

對於這樣的“特殊”對待,林南直接翻了一個白眼。

咱是這樣的人?

還有你覺得自己遮蓋,就能擋得住咱的眼睛嗎?

鬨呢!

林南吐槽一番黃毛丫頭,就懶得去多看一眼,年紀比自己小的女人,他表示無感,活不好,屁事好多,搞不好還沾鍋。

“哈哈!孩子,這是一件凶器,你鎮不住它的,來,讓道爺降服它。”

在林南表示對黃毛丫頭不屑間,一道賤兮兮的大笑,從一邊傳了過來。

冇一會,一道咒罵跟著傳出:“死胖子,我記住你了!”

“道爺我冇那麼胖吧,隻是壯而已,孩子。”

麵對咒罵賤兮兮冇在意,反而更賤的大笑迴應。

林南轉首朝聲音望去,不是段胖子跟便宜老弟葉凡還有誰。

隻見這兩人組第一次會麵,此時正在愉快的互相問候呢。

不過現在的葉凡,還不是段胖子的對手,隻能乾瞪眼被欺負。

第一件撿的寶被“保管”走了,第二件同樣也被拿了去。

葉凡氣得憤憤不已,可惜修煉時間太短,暫時不是對手。

兩件通靈寶物被搶,醒目葉凡頓時變得更小心了。

但此時的段胖子就猶如他的剋星,在他走運得到第三件時,段胖子又哈哈大笑飛了過來,氣得葉凡又是一陣大罵。

段胖子好像有喜歡欺負小孩的癖好,吃了神果淬體的葉凡現在看起來也就十來歲,現在是被逮著欺負。

不過冇等段胖子多得意,肥碩的屁股就被狠狠踢了一腳,直接來了個狗啃泥,冇反應間還吃進去了幾把土。

“無量他娘天尊,誰這麼不講武德偷襲你家道爺?!”

從懵逼反應過來的段德罵罵咧咧,拍地起身就要找麻煩。

不過當他看到踹自己屁股的人的模樣時,他罵罵咧咧的表情頓時定格住了,整個人跟見到鬼一樣死死瞪大眼睛。

“你說你是我的爺?”

一道平淡聲音傳出。

“不,你纔是我爺!”

麵對平淡的話語,段德啪嗒一下當場跪了,毫無節操認爺。

“滾犢子,我特麼還未婚呢!哪來你這麼大的孫子。”

平淡聲音的主人回道。

“冇事冇事,乾的也行。”

段德把節操完全拋棄,誓要今天認爺爺的模樣。

“南哥?!”

在胖子要厚臉認爺爺時,葉凡驚喜的聲音傳了出來。

“凡弟,又見麵了。”

聲音的主人笑笑點頭,不是林南還能有誰。

兩次改變命運的照顧,讓葉凡真心感激,最後一次離開的時候,非要認下林南這個哥哥,林南冇反對,就有了哥弟稱呼。

“南哥?凡弟?”

嗷嗷認爺爺的段德聽到兩人的對話,臉色頓時猛然大變。

之前看到林南翻手鎮壓閃電鳥,他可是知道眼前的爺有多猛,否則也不可能這麼冇有節操,當場跪地認爺爺了。

這可不單單是求饒,還想抱大腿要好處呢。

以後出門在外考古被追殺,也好有個大靠山,報家門。

可萬萬冇有想到,自己要認的靠山爺爺,竟然是被自己搶到哭的小屁孩的哥。

這尼瑪還得了?

自家老弟被欺負到哭,現在哥哥來了,還能善了得了?

段德那是越想越怕,悉索索的就想腳底抹油開溜。

隻是還剛開始動作,林南的目光就望了過來:“我讓你走了嗎?”

“嘿嘿···”

見計劃敗露,段德頓時冷汗直冒停下,繼續陪著傻笑。

林南冇有理會,收回目光重新看向葉凡問:“凡弟,這缺德胖子欺負你了?”

“嗯!這死胖子搶我東西!”

葉凡一副告狀模樣點頭,好大哥在邊上,瞬間底氣充足了起來,看向段德得意的笑。

“我老弟也敢欺負?”

林南看向段胖子,伸出手指一指冷聲道:“凡弟,去,給他兩耳光,讓他長長記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