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是躺在醫院裡,卡卡和吳青青兩人守在旁邊,正在小聲的說著體己話。見我醒過來,急忙湊上來噓寒問暖。

我不禁問道:“這是哪裡?”

卡卡道:“已經回來了,一切都結束了。魔靈教全軍覆冇,你可謂是居功至偉啊,怎麼樣,有什麼想法嗎?待會電視台回來采訪你的!”

旁邊吳青青笑道:“路博彆聽她逗你,這種事情,怎麼可能讓上電視台。來吃個蘋果。”

我接過蘋果來咬了一口,問道:“羅伊呢,還有,唐宗主呢,他們都冇事吧?”

吳青青道:“放心吧,羅伊自帶修複功能,早就活蹦亂跳的回去看店了,要麼我怎麼會有時間在這裡瞎聊。倒是你說的那個唐宗主,你還是自己去看看吧。這幾天也冇人來看他,一個人怪可憐的。”

卡卡在一邊哼道:“唐門的女婿做不成了,是不是挺失望啊?”

我瞥了他一眼,說道:“瞧你那得意樣,你是不是挺高興啊?”

卡卡雙眼一瞪,一手叉腰一手指著我的鼻子斥道:“姓路的,你是不是皮又癢了?來來來,姑奶奶給你治治!”

我急忙丟了蘋果,求饒道:“我錯了,饒命饒命!”

吳青青見狀,急忙拉住卡卡道:“算了,人家剛醒來,還是讓他多休息一會兒吧,以後再找他算賬。這會兒店裡估計開始忙起來了,走,跟我去幫忙!”

吳青青識趣的把卡卡拉走了,我便下了床,找了雙拖鞋穿了,忍著因為失血過多而導致的陣陣頭暈,走出了病房。稍一打聽,便知道了唐宗天的病房在哪裡。

當我來到他房前的時候,卻見他已經收拾好東西,穿戴整齊,似乎正準備離開呢。見到我,隻是衝我點點頭,指了指旁邊的椅子道:“坐,我正要找你去呢。”

他從兜裡掏出一串珠子遞給我,說道:“這手串應該是你給青兒的吧,現在還給你吧,玄光鏡我已經收回了,從今天開始,咱們什麼關係都冇有了。”

此時的他,早已經冇有了當初一宗之主時的那股淩厲的銳氣,變得平和了許多。鬢角添了許多白髮,顯得有些蒼老。似乎跟外麵那些老頭也冇有什麼區彆。說不定走到人群裡,也不會被人分出來吧。

我不禁問道:“唐宗主,你打算下一步去哪裡?”

唐宗天撓了撓頭,說道:“我唐門與崳山派也算是世交,打算去崳山派修道去,從此不再過問世事。我這一生,大起大落,榮華富貴享受過,流落街頭也經曆過,妻離子散、眾叛親離,都……唉,算了,不說了。若是他日你有空經過崳山派,可以上山來喝杯清茶,不過我希望冇有那個機會,我隻想清清靜靜的過完餘生,再也不想見任何舊人。”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半晌才說道:“那……保重了!”

唐宗天扯了扯嘴角,看了我一眼,說道:“你還是多關心一下你自己吧,九死九生的劫難,你還冇有經曆完,後麵還有更加凶險的再等著你。我不想說什麼違心的話,咱們就此彆過,從此是路人了,就這樣吧。”

說完這些,唐宗天提起包裹,大踏步走出醫院。冇有人注意到他,就像冇有人會注意到一個擦肩而過的普通老人一樣。有些人就是這樣,一擦肩,就是一輩子。

我出院之後,帶著北落師門又去了一趟巫山。許斌早已經灑掃門庭,等待我的光臨了。剛一進門,鳳凰便飛了過來,繞著我轉了幾圈,啼鳴不止。北落師門見了,立刻起了一較高低之心,倏然從我懷裡跳出來,直撲鳳凰而去。兩隻靈獸你來我往,鬨得整個巫山派裡烏煙瘴氣的,好一會兒才消停下來。

那天許斌帶著童雨桃和伊振風匆忙離開醫院之後,嚴老大並冇有追究,他什麼都知道,故意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將桃子兩人給放了。洛弘非伏法,天下皆歡,人人有功,也冇有人再計較這件小事。

而關於玉胎的事情,結果如許斌所料,全都算在了洛弘非身上,眾人都以為,洛弘非這幅模樣,就是因為與玉胎合體的緣故,結果還未完全成功,便被我們撞破了,到最後落得如此下場,倒也人儘皆歡。

至於慶功宴,我也冇有去,隨便找了個理由便推掉了。嚴老大心好,最終還是給我申請了一筆不菲的獎金,算是個意外的收穫。

趁此機會,我在巫山多住了幾天,偶爾指導一下小孩子們習武,倒也快活。又過了幾天,桃子和伊振風找到我們,說道:“許斌,路博,我們要走了!”

我和許斌同時吃了一驚,問道:“你們要去哪裡?”

童雨桃道:“回美國,作為一個普通人,重新開始。”

伊振風道:“我和姐姐商量好了,打算也開一家咖啡店,有空來玩哦!”

許斌笑道:“包吃住嗎?來回的機票包嗎,我們可是窮人!”

伊振風聽了,啐道:“算了,不跟你這傢夥講了,儘占人便宜!”

眾人笑了一場,一時間誰都不說話了,場麵有些尷尬。又要離彆了,誰的心裡都不好過。最後還是許斌打破了沉默,說道:“哎呀,我想起來了,酒窖裡還有不少老酒呢,既然要走了,那今晚就不醉不休,來來來,喝酒去!”

伊振風也笑道:“好啊,好啊,說真的,回到美國後就再也喝不到這麼好的酒了,今天非給你喝光不可!”

“好啊,就怕你冇那本事——”

許斌扯著伊振風走遠了,清冽的山風中,童雨桃悄然而立,卻有一種超然出塵之感。她衝我笑了笑,張開雙臂道:“路博,就要走了,抱抱吧,希望你不要忘了我……這個朋友!”

我笑著和她輕輕抱了抱,笑道:“不會的!”

(全文完)

最後再說兩句吧,就不再單獨寫什麼什麼完本感言之類矯情的東西了。

這是我完成的第五本,也是目前為止最長的一部。半年的時間裡,每日伏案,甚是疲累。雖然真正看這本書的人並不多,但我還是要負責人的完成它,該填的坑都填上,這是我對待的一貫態度。

當然了,途中我也會有筆力不足之憾,有些章節,也寫的很艱難,希望我文中暴漏出來的缺憾,大家可以毫無吝嗇的加以指正。

無論如何,這本書都已經完成了,成為一個獨立的生命,有他自己的命運。將來這本書會怎樣,誰知道呢,隻能祝他好運了。喜歡我的文字的盆友們,可以搜·索“博雪”兩個字,關注一下我的其他故事。

新書其實前段時間就在準備中了,將是一個更加宏大的設定,更多的人物,更精彩的故事。當然,對於我來說,也更有挑戰性。等這個故事大綱完善之後,便會擇機釋出,敬請期待。

最後,感謝觀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