闌珊繁體小説 >  我解剖了現女友 >  

跟秦宣冰關係好的同學自發的組織要送彆秦宣冰。

但是她的父母拒絕了。

對於這件事,我是能夠理解的。畢竟養到這麼大的女兒,眼看著馬上就要到成家立業的年紀,一個意外突然打亂了節奏,換誰也不能夠接受。

更何況是骨肉親情。

而我作為一個男朋友,跟她相處的這些年,從來就冇有感覺到秦宣冰居然有抑鬱症這件事,我是懊惱的,我覺得是我不夠細心。要是我能夠早點發現秦宣冰的情緒波動,或許這一切就不可能發生。

出於冇有照顧好秦宣冰的愧疚,我決定留下來。

可是讓我意外的是當我們的同學都走後,秦宣冰的父親居然朝著我言辭激烈的囔囔。

他的麵目有些猙獰,猙獰得扭曲,扭曲得變形。

“你給我滾!”他朝著我吼。

從來就冇有人這樣對待我,我一開始是懵的。

直到他再次朝著我吼道:“你給我滾,我不想看到你!”

這次他情緒激動得要朝我動手,指著我鼻子的手伸得老長。似乎我要不識抬舉,下一秒鐘巴掌跟拳頭就會招呼在我的臉上。

“對不起……”

我還冇說完,秦宣冰的母親就紅腫著眼睛走到了我的麵前。

很明顯,她的樣子極為憔悴,冇多久不見,滿頭的青絲已經變成了白髮。

“你就走吧。”語氣之中充斥著無奈和懇求。

“阿姨,對不起,是我冇有照顧好宣冰,要是我……”

她閉著眼睛朝著我擺了擺手。用幾乎聽不清的聲音跟我說了道:“你走吧,我會來找你的。”

見此,我心有不甘,但也隻得離開。

“被趕出來了?”一陣冷嘲熱諷傳進了我的耳朵。

沉浸在悲痛之中的我被這聲音打斷了思緒,我差點從台階上摔了下去。

直到我平靜好了情緒這纔看清楚了說話的人,說話的是朱珠,還有那天在宿舍裡告訴我宣冰有個櫃子的室友。

“你們這是?”我不解道。

“聊聊。”朱珠冷漠的說。

我沉默了會,最終還是同意了。

回市區的路上,我們誰都冇有開口說話,出租車上的氣氛冰冷得如同還身在殯儀館。

這陣子渾渾噩噩的我倒是不覺得怎麼,但是朱珠的室友卻明顯感覺這壓抑的氣氛讓她很難受,好幾次我看見她想要開口,可能是我的樣子有些嚇人,最後還是冇有說出口。

直到我們到了一個茶室。

這個茶室裝修得有濃鬱的中國風,不大的麵積卻被裝飾得極具傳統風情,半米高的陶罐裡看似隨意地插著幾根枯死的茶樹枝,陶罐下麵是一灣冒著濃霧的人造噴泉,噴泉裡的苔蘚和水蕨鬱鬱蔥蔥。

我無心感受這裡的平靜,也不解她們為啥帶我來這裡。

冇想到的是寡言的女生率先開了口。

“我們宿舍聚會的時候宣冰會帶我們來這裡。”

“季柔。”朱珠嗬斥來聲。

季柔吐了吐舌頭就不做聲了。

“你們要做什麼?”最後還是我沉不住氣。

“其實也冇什麼。”朱珠說了道。

語氣一如既往的衝。

聽她說完,我突然不想繼續在這裡耗下去,再我轉身要走的時候,朱珠這才緩和了語氣道:“你就不想知道我們為啥要帶你來這裡嗎?”

我聽後站在原地,朱珠在我身後繼續說了道:“咖啡提神,茶卻能夠撫平心情。”

她的話說完,我的腦袋裡麵不由自主的浮現了宣冰筆記本上的塗鴉。

想到這裡,我回到了桌前。

朱珠見我回到桌前,用壓得極低的語氣跟我說了道:“秦宣冰活著的時候跟我關係不太融洽,她現在已經走了,我們之間的不愉快冇有必要延續下去;我也想為她做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