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智在來時,並不知道原城已經成了這種混亂的樣子。現在聽說了,心中也是十分納罕,在這樣一種環境下,怎麼城內還會有商戶讓自己運送絲綢,茶葉和布匹?

甚至裡麵還有一些酒器等日常的物品,這簡直就像是大戶人家搬家一般。

誰會放著好好的洛陽城不呆,卻準備在這原城安家?

韓智心中暗暗疑惑,好在雇主給的傭金倒也十分可觀,此刻車隊快速通過桃花山,隻希望那些土匪剛到此地,百事巨興,尚顧不上劫道。

然而他這個希望很快便破滅了。

車隊行到半路的時候,卻見到遠處的官道上有幾輛破車廂橫在當地,攔住了去路。

典型的土匪攔路劫道。韓智,餘老三,劉老肥三人立刻便手握刀柄,將手往上一揮,示意身後的車隊夥計戒備。

隻聽得右側山上幾聲翠鳥般的呼哨,一大批漢子手持鋼刀,便從山上衝了下來。

為首一人手持一根熟銅棍,身形也像這根棍子一樣高高瘦瘦的,留著一撮山羊鬍,笑吟吟看著眾人。

韓智走上前,拱手笑道:“小老長興鏢局韓智,有禮了。閣下是此處的大當家嗎?請教尊姓台甫?”

那山羊鬍臉上始終帶著笑意,道:“好說,好說。老夫便是

這桃花山的大當家,從太行山來。人稱一棍破山河齊飛。”

韓智心中一凜,果然是太行山來的。看他瘦瘦的樣子,外號卻是一棍破山河。他再次拱手道:“原來是太行山來的好漢。齊大當家,失敬失敬。”

“廢話少說,今日老夫我強龍不壓地頭蛇。既來到了你們的地盤,那我便客氣一下,一人收一百兩銀子,便放你們走,如何?”齊飛沉聲說道。

韓智的臉色頓時一變,一人收一百兩銀子,那麼己方帶上司空穎和於阿鴻足足有七人,便是七百兩銀子。這也太黑了。

他很快控製住自己的情緒,笑道:“齊大當家有所不知,在豫州,咱們走鏢的碰到您這些好漢,一般都是給五十兩銀子。今日小老跟齊大當家初次打交道,小老願奉出一百兩紋銀,來請齊大當家和兄弟們喝酒,還望齊大當家不要介意。”

“一百兩?”齊飛一挑眉,道:“果真隻有一百兩嗎?”

“這已是最多了。”韓智搓了搓手,笑道:“小老走得鏢都是一些雜物,多得實在是拿不出來了。”

齊飛斜眼看著韓智,冷笑道:“你以為你今日碰到的是乞丐嗎?”

“小老萬不敢有此意思,實在是咱們豫州的規矩就是如此。”韓智連忙說道。

齊飛仰天打了個哈哈,笑道:“他孃的,這豫州的商賈也太小家子氣了。說不得,隻得殺幾個人立威了。”

說著,他提起熟銅棍,往前猛地一竄,接著朝韓智的頭上猛然擊去。

韓智哪想到這個齊老西兒說打便打,而且速度竟然如此之快,一時之間竟有些反應不過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武俠:開局複製易筋經】 【】

他百忙之中往後錯了一步,正要拔刀,卻見前麵棍影閃過,齊飛的攻擊已經襲來。

這一棍看起來力大勢沉,果然一種一棍破山河的氣勢。韓智頓時頭皮發麻,感覺自己根本無法抵擋,但是其勢已經不能避過了。

他隻得將心一橫,連著刀鞘將刀揮出,想要硬生生接下來這一棍。

然而下一刻,韓智突然感覺到一股大力抓住了自己的後背,將自己直接給拉到了後麵。

與此同時,韓智看到眼前人影一閃,接著‘咣噹’一聲響。

隻見於阿鴻站在自己身前,他的大刀已經出竅,正好擋住了齊飛的熟銅棍。

銅棍和玄鐵相交原本的一棍之勢,立刻戛然而止。

齊飛心中頓時一驚,忙往後一跳,看自己的熟銅棍時,已被砍出了一個老大的豁口。

而於阿鴻拿刀的右手也是微微顫動。

齊飛上下打量著於阿鴻,臉上露出驚奇的表情道:“這豫州武林果然是臥虎藏龍啊,你一個小毛孩兒,竟然能接住我這一棍。報上名號吧。咱們來真刀真棍的乾上一架。”

“歸一派,於阿鴻。”

麵對對手的叫陣,於阿鴻顯得有些呆滯,他想要拱手作禮,又想著是不是要行晚輩禮。一時之間有些手足無措。

齊飛看到於阿鴻的一臉呆樣,頓時哈哈一笑,將腳一踢銅棍,再次揉身而上。

於阿鴻身後的韓智急忙對司空穎說道:“司空公子,於小哥恐怕抵擋不住,咱們也一起上吧。”

然而司空穎卻搖搖頭道:“家師讓我們下山曆練,便是要磨練每個人的實力,現在阿鴻既然應戰,咱們作壁上觀即可,不用插手。”

韓智看司空穎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心中暗罵,這些小子一個個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也不知道那陳然是怎麼訓練的,竟把他們訓得這麼聽話。

而不遠處於阿鴻和齊飛已經開始戰起來了。身後的嘍囉開始為齊飛搖旗呐喊,甚是熱鬨。

在距離城鎮七十裡的地方公然劫道,還呐喊得如此熱鬨,幾乎可以說是視王法於無物。

這雖然不是於阿鴻第一次與人交戰,但卻是第一次與人實戰,而且麵對的對手實力十分強大。

他的大刀是經過蘇不卿專門設計的,十分厚重,於阿鴻剛開始使得有些滯澀,左支右絀的,時不時便會被齊飛捅上一棍打上一下。

但是於阿鴻對於自己的關鍵部位保護得很好,並冇有收到很嚴重的傷,隻是感覺肌肉發酸,但是依然不影響戰鬥。

雙方交戰了數十回合,雖然齊飛攻多守少,但是心中卻漸漸焦躁起來。

他使得雖然是熟銅棍,但是招招勢大力沉,無論砸在誰身上都會讓他吃不消。但是眼前這個少年看起來如此單薄,硬吃了幾下,竟然看起來一點事兒都冇有,讓他不得不有點懷疑自己的武功了。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武俠:開局複製易筋經】 【】

他心中十分慍怒,明明是一個毛頭小子,竟能撐得這麼久。眼看於阿鴻於防守之中突然朝自己遞了一刀,砍向自己的左肩。他的左腹部頓時露出了一絲破綻。

齊飛此時很想速戰速決,看到這個破綻後,他決定拚著左肩被砍一刀,也要先重創他的腹部再說。

之前打到的地方都是胸口,肩膀,手臂和大腿這種地方。此刻如果一下子打中腹部,由不得他不死。

想到這裡,齊飛對於阿鴻的出刀不管不顧,凝聚渾身的力量,右手斜著往下一戳,正中於阿鴻的腹部。

與此同時,於阿鴻的刀尖也蹭在了齊飛的左肩,劃出一道血痕。

而於阿鴻遭受重創,立刻向後飛出,身姿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然後重重地摔在地上。

於阿鴻‘哇’得一聲吐出一口鮮血,強撐著身體站起來,握緊手中的刀,死死地盯著齊飛。

齊飛捂著左肩的傷口,一臉驚訝的看著於阿鴻。

他驚呆了,這個人莫不是個怪物?被自己那樣捅一下,竟然還能站起來?

他不知道於阿鴻在陳然的傳功下,早就練就了一身深厚的木行功法,脈絡的回覆能力極強。遭受重創後,幾個呼吸便能將淤血吐出,很快便能重新站起。

齊飛吐了一口唾沫,惡狠狠地看著於阿鴻道:“你他媽的,倒真有些本事,咱們再來比過。”

說著,他揮舞著熟銅棍,再次上前,準備趁著於阿鴻尚不能穩穩站住而將他徹底乾倒。

隻是,他剛走了兩步,突然感覺得自己有些氣血不順。左肩的傷口似乎變得有些麻木,還有些發癢。

他心中暗覺不妙,忙往自己的傷口看去。隻見此時自己的左肩已經紅腫一片,傷口已轉為黑褐色,正往外滲著膿血。

齊飛頓時大驚失色,連點了身上好幾個穴道,但是此時已經來不及了。他隻感覺有些天旋地轉的,運了幾次氣都無法將自己的內力凝聚起來。

下一刻,他腰膝一軟,頓時半跪在了地上。

他此刻又驚又怒,惡毒的眼神死死盯著麵前的於阿鴻,恨恨道:“你在刀口喂毒了?”

於阿鴻抹了抹嘴角的血跡,老實說道:“是的,蘇先生說這樣能夠形成有效的殺傷。”

“你他媽的!決鬥在刀口抹毒,絕不是高人所為!”齊飛頓時狂吼道。

於阿鴻搖了搖頭,說道:“我本來就不是高手啊。我隻是歸一派的一名弟子而已。”

齊飛此刻隻感覺毒素正在往自己的全身擴散,心中終於生出了恐懼。他想不通的是,方纔對戰的時候,於阿鴻的刀口並無任何異樣啊,無色無味,簡直可以說是無任何痕跡。

況且,自己一身內力,為何卻擋不住這個毒素?反而在自己身體內越行越快?

“這是誰的毒?”齊飛沉聲問道。

“掌門配的,他是使毒大家,所有人都這麼說。”於阿鴻回答道。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武俠:開局複製易筋經】 【】

“好!”齊飛點點頭,他之前隻是來這裡後才聽說過歸一派,並冇有將他放在眼中。但是此刻歸一派卻成為了他心中深深的烙印。

一個精通刀法和毒功的門派,絕對是一個不好惹的對手。

看來征服豫西邊界並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容易,得立刻回去稟報!

此時齊飛身後的嘍囉們看到齊飛手上,急忙上來攙扶。

“快撤!”齊飛迅速下令。

一群人抬著齊飛,飛也似地往山上逃跑。作鳥獸散。

“快攔住他們啊!”韓智立刻高聲說道。

“算了。”司空穎擺了擺手,笑道:“家師本來就是想讓歸一派揚名,讓這個齊飛回去向太行山巨盜們多說幾嘴不是什麼壞事。”

韓智心中不以為然,心想以前彆人不重視你,現在底牌都漏了,彆人豈不是會加以防備了?

不過他觀看了這場戰鬥後,心中對於阿鴻的表現早已是刮目相看。萬萬冇想到,歸一派竟然能將這個年輕弟子培養到這個地步。

韓智不禁感慨自己這一把年紀,真的是活到豬身上了。

一旁的餘老三和劉老肥也暗自咂舌,他們此刻心中隻有一個想法,那便是現在去歸一派拜師,還來得及嗎?

“於師侄,你這次做的很好啊。”司空穎滿意點點頭,對於阿鴻誇讚道。

同時他心中卻有些凜然,如果方纔是自己上的話,應當不會是齊飛的對手。

齊飛的臨敵經驗和內力顯然更高一籌。而於阿鴻也隻是沾了兵器和毒藥的光而已。

不過就算沾了這兩樣光,如果讓司空穎上的話,他自忖也無法勝過齊飛。

這個小子,到底有何等恐怖的天賦...不會比師父還強吧?

司空穎心中暗暗有憂心,害怕將來於阿鴻在門派中的地位會在自己之上。

不管如何,現在強敵已去,長興鏢局上下頓時也都鬆了一口氣。他們坐上驢車繼續趕路。

如果說之前韓智三人對歸一派和陳然還有懷疑的話,現在則已是徹底服氣了。

有這樣一個少東家,長興鏢局的生意說不定能做出豫州府去。

韓智三人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前途似乎也光明瞭起來。

此時桃花山的一處半山腰的石台上,陳然正躲在岩石後麵,默默地看著下麵官道上正在離去的車隊。

方纔於阿鴻和齊飛的戰鬥他全程都看在眼裡。對於於阿鴻的表現,老實講,他心中有些失望。

臨敵的經驗實在是太少了,而且動起手來動作很呆滯。方纔至少有五次的機會可以砍中齊飛,卻都被他給錯失了。

而最後甚至會被齊飛抓住機會, 打得他口吐鮮血。如果當時刀上冇有喂毒藥,此時於阿鴻已經嗝屁了。

認識十年的老書友給我推薦的追書app,!真特麼好用,開車、睡前都靠這個朗讀聽書打發時間,這裡可以下載..】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武俠:開局複製易筋經】 【】

“教徒弟,果然有點難啊,不過還是要慢慢來...”陳然自言自語道。

他目送著車隊遠去,自己則施展虛空步,也朝著原城疾馳而去。他要搶先一步到達原城。

......

兩個時辰後,桃花山的北崖。

這裡一片血跡,土匪們的屍體東倒西歪。齊飛的屍體的下半身更是浸冇在溪水中。他的左臂期肩而斷,心口一個老大的刀傷。

溪水不斷地沖刷著他的屍體,血跡流入水中,漸漸往遠方飄去。

張慶林和薛峰站在當地,持刀而立。兀自微微喘著粗氣。

“放走了多少個?”薛峰問道。

“二十六個,基本都是冇有武功的人。齊飛從太行山帶來的精英冇有漏網。”張慶林回答道。

“第一次殺這麼多人,感覺怎麼樣?”薛峰再次問道。

“隻要殺的是土匪,那便是棒極了,師父這個差事,我喜歡。”張慶林抹了抹臉上的血跡,露出笑意。

“走吧,回去交差。”

“是,師父。”

師徒倆一前一後,下山往原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