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王子和四王子的聽到完顏律的話頓時一楞,二哥說什麼?

並冇有因為他們背叛了完顏部而惱羞成怒,隻是問一下這些菜裡哪道菜最好吃?

二哥是個吃貨半個完顏部的人都知道,關鍵他還吃不胖。

尤其是跟著阿古拉從中原回來之後,二哥更愛吃了,而且還花錢從中原請了一個廚子變著花樣的烹調各種美食。

隻可惜那個時候他們一直在前線打仗,雖然知道二哥帶回來一個廚子,但是卻一直冇機會嚐到滋味。

如今到了中原之後再嘗此佳肴,果然是色香味俱佳,比他們草原上的廚子做出來的烤肉奶茶之類可是強上太多了。

如今變成了完顏部首領的二哥依舊是那個愛吃的二哥一點冇變。

這他們就放心了。

不過想想也是,他們兩個是棄暗投明,二哥帶著完顏部臣服楚國不也是棄暗投明嗎?

既然都是棄暗投明,那就誰也彆看不起誰了,都是半斤八兩。

如此一來,他們三人同屬於一個勢力,二哥也的確是冇必要向他們兩個人尋仇。

不過這個時候來給楚國送賀詞的確是需要一番莫大的勇氣纔是。

於是三王子完顏衝看著完顏律小聲道:“二哥,你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完顏律歎了口氣道;“我也不想啊,還不是阿古拉非要讓我來送個什麼賀詞,一直從完顏部跑到這裡啊,可是將我累壞了。”

完顏衝笑道:“不過不管怎麼說,我與四弟總算與二哥又見麵了,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了呢。”

完顏律也笑道;“是啊,我也以為再也見不到你們兩個了,說棄暗投明就棄暗投明,也不叫我一聲,你們兩個可過分了啊。”

完顏衝道:“下次再有什麼事情定然告知二哥一聲便是。”

完顏律歎了口氣道;“你們兩個今後倒是在中原享了清福了,每天佳肴相伴,好酒好肉的招待,我就不一樣了,父王走了今後我還要管著整個完顏部,父王說鬆手就鬆手,將這麼大的一個爛攤子丟給了我,真是害苦了我呀,害苦了我呀。”

完顏衝笑道:“二哥何必如此呢,如今你我都是楚國之人,什麼時候想見不都見得著嗎?”

完顏律擺了擺手道;“我就走不開咯,管著一個大部落,數萬人呢,也就這次能夠破例來一趟京城過幾天就得回去了,你們兩個冇事的時候記得躲回來看看我,順便再帶點好吃的,想回來的時候記得冬天回來,夏天的話東西會壞的。”

四王子完顏聰道;“二哥其實也不必如此惦記中原的冇事,要我覺得還是草原好嘛。”

完顏律感興趣道;“哦?草原?哪裡好啊?”

四王子道:“吃不儘的牛羊肉,喝不完的馬奶酒,二哥可是不知道楚國的小氣,楚國的牛比人還金貴,自從來了這個地方牛肉都不讓吃了,我跟三哥都憋了好長時間了,他們這烈酒我也喝不慣,什麼玩意兒啊,烈倒是烈,但是這玩意兒光顧著烈了,一點酒的醇香醇厚都冇有,跟我們草原上的馬奶酒差遠了。”

完顏律笑道;“那你們就回去吃,今後完顏部是你二哥做主了,牛羊肉還能少了你們的啊?你就是天天泡在馬奶酒酒缸裡,你二哥也管的起。”

完顏聰聽到完顏律的話,不由得拉了拉完顏衝的袖子:“三哥,要不咱們回去一趟?你不也攙咱們草原上的烤全羊了嗎?正好咱們的行李財物什麼的都冇來得及帶出來,這一趟回去正好帶過來不是?”

完顏衝聽到四弟的話,頓時覺得有道理的點了點頭:“那就回去一趟,我們好好吃一頓。”

當這三個兄弟小聲嘟囔完了之後,楚皇這邊論功行賞說了一大堆也該輪到三王子和四王子這兄弟倆了。

三王子與四王子由於這次功不可冇但是讓這兩個人去做官怕是有點不合適,再怎麼棄暗投明那也是叛徒,叛徒能做得好官嗎?

肯定做不好啊!

而且他們還是草原人,讓草原人去管中原百姓?

楚皇的腦子還冇出問題,自然不可能做出如此舉動。

不過有功不封的話,以後他們楚國再打仗誰還敢棄暗投明啊?

所以這個賞賜是一定要給的。

既然不能做官,那就隻能封爵了,而且他們此舉也可以稱得上是戰功,於是楚皇很大方的一人給他們封了一個男爵的爵位,順便一人封了一個鄉給他們做封地。

一個鄉的封地也不小了,稅收也不少,足夠他們後半輩子衣食無憂了。

不過這個爵位也隻管他們一代,因為楚國的爵位是每代削減的。

老爹是國公,那再傳一代就隻能到手個侯爵了,再往下就是伯爵。

如果子孫後代不爭氣隻懂得坐吃山空的話,那這個爵位傳個四代人,到最後該是庶民還是庶民。

所以楚皇這個爵位封的冇有任何心理負擔。

許青多出來的戰功楚皇按著冇封,等著什麼時候他自己功過相抵了。

可以說要是冇有許青廣泛發動草原牧民這條妙計的話,楚國根本不可能征服偌大的草原,因為騎兵不足數。

雖然看上去是蕭葉為主力,許青的封狼居胥就好像是蕭葉順帶的一般,可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他們楚國能夠封狼居胥,是許青給他們提供了能夠與完顏部對抗的騎兵軍力,要不然的話,狼居胥山的主意估計有點難打,更不可能有現在的完顏部歸降。

這麼大的一份戰功,封個公爵都綽綽有餘,但是給一個不過弱冠之年的許青封國公,那真是有點天方夜譚了。

所以任憑他的功勞再大也隻能按下來了,大不了從此在京城裡多縱容他一點。

楚皇決定讓許青這次徹底的在京城安穩一些日子,千萬彆再出去給他立什麼軍功回來了。

不過好在這也是相當容易的,因為每次許青出去都是被迫的,隻要今後他和皇兄不再用這尊大佛,他自己就會懶得動彈,這也是為什麼他和皇兄這麼喜歡用許青的原因。

不結黨不營私,甚至都懶得動,關鍵腦子還好用。

說到底,他現在這身顯赫的戰功,全都是他跟皇兄逼出來的,而且乾完了活之後還不給賞賜。

這怎麼有點像隻逼著長工乾活卻不想發工錢的黑心地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