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門關。

要比前幾日愈加熱鬨了許多。

街道上,隨處可見仙道生靈的身影。

甚至仙君、仙尊,乃至於天尊都偶爾一現。

這讓仙門關內的本土生靈們,敏銳察覺到了一些異樣。

“嘶~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彆多啊。”

“前幾日,最近風頭正盛的淩天道盟來咱們仙門關招人了,這幾日各大勢力道統的強者身影絡繹不絕,這是咋啦?”

“是啊是啊,看一些人的著裝,明顯不是我南瞻部洲的生靈,東勝神州、北俱蘆洲……怎,怎麼連這些極遠它洲的強者都來了?”

“嗨,你冇聽說嘛,有小道訊息傳出,說是我仙門關外的禁忌領域之一,天葬之地將要開啟啦。”

“什麼?!天葬之地,傳說中,天道的墳塚!”

天道的墳塚!

正是天葬之地的由來。

此方大世界,連接著數之不儘的小世界。

而每一個世界,都會有天道意誌的誕生。

傳說中,一方小世界,終有壽儘之時。

即便是天,也未達到那永恒不滅的層次。

而小世界的天道腐朽,隕落之後,便會去往一處奇異的地方,便是那天葬之地。

所以說,天葬之地,在傳說中,也就成了葬天的墳塚。

當然了,具體如何,鮮為人知。

不過隻是與天道有關,便足以讓萬物眾生趨之若鶩,恨不能立刻進去,尋覓到那無儘的機緣造化了。

畢竟,每一個小世界的天道意誌,可以說是縱觀了一處天地從無到有的過程。

在這其中,必然會誕生出道痕!

道痕,蘊涵著無窮奧妙。

誰要是能夠得到一個天道的機緣,那可不就掌握了無窮道痕,自此以後,隻要有所契機,感悟奧妙,可謂是簡簡單單,輕輕鬆鬆。

道痕是其一。

天道的奧妙還有許多。

自然,眾生不願錯過這次天葬之地的開啟。

當然了,許多人也知道,這天葬之地可是十大禁忌領域之一,便是天尊也不敢貿然深入。

修為境界不到仙君境的,都不敢進去呢。

頂多是湊湊熱鬨,幻想著自己說不定運氣好,走了狗屎運,蹭上點好處。

無論如何,此次天葬之地的主力軍,必然是那些仙君、仙尊,甚至是天尊們!

“淩天道盟不是招人呢嘛,我看他們就是衝著天葬之地去的啊。”

“走走走!我們去申請加入淩天道盟!”

“嘿嘿,淩天道盟現在缺高手,對咱們來講倒是一個好機會。”

也不知是誰先說出來的,人群中忽然就傳出了一種聲音。

這讓很多強者,都動了心思。

長生秦家所在地。

也是淩天道盟、羽化仙宗眾人休息駐紮的地方,正等待著天葬之地開啟的訊息傳來。

然而就在今日,秦家的外麵,被浩浩蕩蕩的人圍了個水泄不通。

淩天道盟的老輩強者們,在外與這些人周璿著。

骨靈老祖等一些老祖,說的是口乾舌燥,好不狼狽。

“諸位且回吧,規矩早就定下了,修為境界不達仙道的,我們是不會收的。”

“倒不是看不起諸位,實在是因為道盟資源有限,無力培養太多天驕。”

骨靈老祖等人都感到有些詫異。

按理說,實在不該有這麼多人擠破了頭要加入淩天道盟啊。

他們淩天道盟也養活不起這些人。

再者說了,來者多是一些都未成仙的人,其中還不乏一些渾水摸魚的,天賦資質先不談了,那修為境界明顯就冇達標。

“哎呀呀,你們聽,你們聽。”

“這淩天道盟好大的口氣啊。”

“除了仙不要?還說不是看不起我們,你這不就是看不起我們嘛。”

“就是啊,看不起人就直說嘛。”

“哼,淩天道盟好大的架子啊,就算是羽化仙宗,也不會擺出這般姿態吧?”

“你怎麼就認定了我們成不了仙?說不定明天小爺我就成仙了呢!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

“區區淩天道盟,不入也罷。”

人群亂糟糟的,說什麼話的都有。

骨靈老祖等人聽的是眉頭大皺。

一些老輩強者,心思更是沉到了穀底。

聽聽這些話,他們便知道,今日之後,淩天道盟的名聲可就不好了,隻怕是在無形中,就要得罪了諸多勢力。

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前幾日還好好的,今日就冒出來這麼多刺頭?

與此同時,秦家客房處。

一間雅緻的房舍內。

秦婉兒、溫子良靜立在薑淩天的身後。

薑淩天與秦嚴、東方宇三人,正在品茶悟道。

秦嚴拿出了來之不易的悟道茶,三人品茗,身周都有玄妙溢起,對於自身感悟,有著諸多助益。

就在這時,秦家的仆人急匆匆的走了進來,附耳在秦嚴身邊,低聲說了幾句話。

聞言,秦嚴的臉色微微一沉,揮了揮手,等那仆人下去後。

秦婉兒卻是先開口了。

畢竟,這裡是她的家。

“父親,剛聽阿伯說的話,外麵有人鬨事嘛?”

在場眾人都是修行者,又豈會聽不清楚先前那仆人的話,聲音再小,也是被幾人聽到了。

秦嚴也知道,這事情冇有什麼好隱瞞的,便將外麵的情況說了一遍。

其實不用秦嚴說,在場幾人神識一掃,也瞭解了個大概。

秦嚴不禁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對麵的薑淩天。

但見薑淩天神情平靜,單手拿起了香茗,輕品一口,任誰也看不出來他此刻的心思。

可薑淩天越是平靜,秦嚴的心情就越是沉重。

他是怕薑淩天受不了外麵的那些汙言穢語,說不定就會在仙門關中大開殺戒了!

若是真這麼做了,那仙門關內,必然會是血海浮屠,死傷慘重啊。

對於薑淩天的殺伐之心,秦嚴可絕不會懷疑。

薑淩天卻是淡淡一笑,看向了秦嚴。

“秦前輩無需擔心,我自是明白,那些外麵的人,應是受到了某人的蠱惑。”

“看來,這仙門關中,是有人想敗壞我淩天道盟的名聲。”

“畢竟,前幾日還好端端的,今日卻突生變故,想來想去,也隻有一種可能性了。”

“定是有人在從中作梗。”

聽著薑淩天的話,秦嚴懸著的心,安安穩穩的落回到了肚子裡。

他不禁心生感慨,看來自己還是小瞧了麵前的這位年輕人。

人家的心思敏銳至極,心如明鏡一般啊。

“小友聰慧,老夫我慚愧。”秦嚴尷尬一笑。

薑淩天搖了搖頭。

溫子良忽然眯眼道:“天尊,既是有人在暗中搞事,那就讓屬下我為天尊您去抓出來這人吧。”

“陰險無恥之徒,隻會躲在暗地裡使絆子的陰溝裡小老鼠,如此鼠輩,自然無需天尊親自出手。”

“屬下我,定會將此事辦的妥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