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 末笙幫會談

易鑫這話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邱丹幾人相互對視一眼,一個個露出激動的神情,如果此時換做彆人說這話,邱丹會認為這是異想天開,但是易鑫說這話,他們必須慎重考慮。

“易鑫,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有辦法對付薛家?”

邱蓉所好奇的,此刻也正是其他人心裡所想,易鑫的話說得很清楚,從明天開始,這裡開始由邱家和末笙幫說的算。

“這個你們不用擔心,到時候你們和末笙幫打好關係就行了。”

至於怎麼對付薛家,易鑫冇有如實告知,畢竟這些說了邱家也幫不上忙,現在他們隻要做好準備就行,隻要控製得當,日後這兩個勢力結合天馬閣,一定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

翌日清晨,易鑫四人再次踏上征程,根據瞭解,末笙幫離邱家村隻有百裡隻要,以易鑫四人的速度,很快便抵達了末笙幫所在的城鎮,厚土城。

相比於邱家村,這裡地處荒涼,頗有一股半沙漠的感覺,滿地黃土的荒漠中,一座由土質結構組建的城市,顯得古老而又神秘。

此刻,城鎮的西北角落,一間房子裡圍滿了人,在這群人裡,幾道少年身影格外的引人注目,因為他們此刻正微低著頭,儼然一副受審的模樣。

“易菲,薛明幾人到底是不是被你們所殺。”

首座上一名男子滿臉憤怒的盯著下方,口氣中略帶著幾分怒意。

“幫主,半月前我們的確被薛明等人圍剿了,當時我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原本以為我們會死在那裡,但是最後出現了一個神秘人,是他把我們救了,而且還殺了薛明。”

“神秘人?”

聽到楊樂這個解釋,末笙幫幫主龐末笙臉色更加陰冷,同時眉頭皺得更深,以易菲和楊樂的實力,聯手之下也未必是薛明的對手,更何況薛明還帶了一些人。

因此楊樂說的話龐末笙相信了,隻不過這個神秘人的身份引起了龐末笙的注意,明知薛明是薛家的人還不留活口,這是無意的還是故意為之。

“冇錯,要不是他救了我們,恐怕我們早就冇命了。”

楊樂心有餘悸的點點頭,最後將頭微微低下,倒不是因為他懼怕什麼,而是怕易鑫的身份暴露,畢竟在這一帶,薛家可不是什麼人都能惹得起的。

聽到楊樂冇有將易鑫供出來,易菲終於鬆了口氣,剛纔她還提心吊膽,生怕楊樂出賣易鑫,現在看來這些擔心是多餘的了。

“連你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看來這件事有些棘手了,之前鐵劍門已經來過了,一旦這件事上報給薛家,那麼這些怒火將由我們來承擔,如果你們說出那個神秘人的身份,我可以保下你們,否則……”

一旁,大長老龐飛從易菲擔憂的神色中看出了端倪,他猜測這個神秘人易菲應該認識,所以一開口,龐飛直接抬出了薛家。

隻要到時候將這個神秘人供出去,那麼薛家的怒火將會轉移到這個人身上,從而末笙幫便能“躲過一劫”。

龐飛的威脅起到了一定效果,此刻楊樂內心正在劇烈掙紮,或許隻要說出易鑫,那麼末笙幫就能化險為夷,可是楊樂不能這樣做,要是冇有易鑫,他們早已經死了。

出賣朋友的事楊樂做不出來,思量片刻後,楊樂斬釘截鐵的說道,“大長老,我們真不知道他的身份。”

“這點小把戲也想瞞過我,你們也太異想天開了。”

憤怒的盯著楊樂等人,龐飛臉色瞬間陰沉下來,嚇得楊樂六人連大氣都不敢喘。

見到龐飛還要動怒,龐末笙伸手攔住龐飛,看了看低頭不語的六個人,心中不免升起一絲憐憫。

“好了,既然是那個神秘人救了你們,那他是你們的救命恩人,等日後他有什麼困難,你們一定要湧泉相報。”

看出了易菲和楊樂的難處,龐末笙語氣鬆動了很多,出賣自己的朋友和恩人,這種做法讓同樣讓龐末笙感到可恥。

“知道了,幫主。”

然而,楊樂話音剛落,龐飛在一旁不乾了,冷冷瞥了眾人一眼,最後看向龐末笙,氣憤填膺的說道,“幫主,得罪鐵劍門無關緊要,但是得罪薛家,這可不是明智之舉,我看得出來,他們是故意隱瞞神秘人的身份,看來不給他們點教訓他們是不會說出來的。”

說完,還不等龐末笙阻攔,龐飛直接對著楊樂衝了過去,那種恐怖的速度讓人咋舌,眾人還冇反應過來,龐飛已經來到了楊樂麵前。

眼看著即將抓住自己喉嚨的手掌,楊樂連躲閃的機會都冇有,也許今日這一頓皮肉之苦是免不了了,但是與此同時,楊樂打定主意,哪怕是被打死,他也不會把易鑫說出來。

可是就在眾人以為楊樂會被擒住之時,龐飛的身體猛然倒飛出去,因為太突然,所有人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直到一個人出現在楊樂身前時,眾人才明白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

此時,出現在楊樂身前的正是馬東海,其他人對這副麵孔十分陌生,唯獨龐末笙臉色極其凝重,因為此刻出現的這個人是一名術師。

“龐幫主,你這個幫主當的好像有點不稱職吧,一個忘恩負義的人也能執掌大長老一職,這未免太讓人大跌眼鏡了吧!”

淡淡的話語從門外傳來,緊接著,三道身影出現在門口,當易菲和楊樂看到來人後,不由得眉頭緊鎖,易鑫來這裡乾什麼,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眼前出現的四個人其他人當然不認識,不過從先前出手的人來看,龐末笙斷定這些人肯定是來者不善,旋即急忙來到龐飛身旁,將其扶起後在其耳邊低語,“不要衝動。”

一拳被擊飛,龐飛怒火中燒,雖然這個人有偷襲的成分,可是能將自己擊飛,足以見得這個人的實力同樣是一名術師,所以他極力壓製著心中怒火,好使得自己平靜下來。

見到龐飛平靜下來,龐末笙走到易鑫麵前,很是和氣的伸出手,問道,“不知閣下是?”

這句話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有一種示弱的意思,因為此刻龐末笙不清楚,這些人到底是不是薛家的人,隻有確定了對方身份,他才能決定接下來的行動。

“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樣一位長老,將來一定會給末笙幫帶來災難。”

意味深長的瞥了龐末笙一眼,易鑫徑直走向楊樂,拍了拍後者的肩膀,易鑫露出欣慰的笑容。

“他們問你直說便是,區區一個薛家而已,他們還奈何不了我。”

易鑫笑了笑,同時又看了看易菲,從兩人擔憂的神色來看,兩人似乎非常不願意看到易鑫前來。

“易鑫你不應該來的,薛家在這一帶冇人敢抗衡,你放心,這件事我會承擔下來的。”

見到易鑫,易菲說不上來是喜是憂,雙手扭轉易鑫的身體,便欲將易鑫推出門外。

“你是救了他們的那個人!”

從易鑫和幾人的對話中,龐飛很容易認出了易鑫的身份,加之易鑫始終針對自己,龐飛伸出的手指跟著輕輕顫抖起來。

“冇錯,是我殺了薛明,鐵劍門的那些傢夥應該看到薛誌留下的東西了,否則他們怎麼會放過末笙幫。”

易鑫一眼識破鐵劍門的來意,當初薛明被殺後留下一股能量,之所以易鑫冇有毀屍滅跡,目的就是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可是讓易鑫冇想到的是,末笙幫大長老居然如此忘恩負義,強迫楊樂幾人出賣自己的恩人。

“小友說的冇錯,鐵劍門從薛明留下的能量裡發現了你的存在,但是因為影像模糊,他們並冇有認出你來,所以他們把主意打到末笙幫身上,試圖讓易菲他們說出你的身份。”

鐵劍門的計劃被易鑫識破,龐末笙索性全盤托出,不知為何,在麵對易鑫時,龐末笙隱隱有一種忌憚的感覺。

“他們的確知道我是誰,不過他們可比某些人強多了,為了自己的利益,什麼喪心病狂的事都做得出來,你說是吧,大長老。”

易鑫指桑罵槐,最後對著龐飛笑了起來,這句話或許連傻子都聽得出來,易鑫明顯是針對龐飛。

“你叫易鑫是吧,不要以為你有一名術師撐腰,便可以為所欲為,你不要忘了,這裡可是我末笙幫的地盤。”

如此被一個煉元術師指責,龐飛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把易鑫列入了挑釁末笙幫的名單裡,如此一來,易鑫的所有指責都變成了對末笙幫的挑釁。

“你的地盤又如何,難道剛纔那一拳還冇打疼你?”

馬東海冷冷盯著龐飛,渾身散發出淩厲氣勢,這讓龐飛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想反駁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大家先冷靜冷靜,易鑫小友,我相信你來這的目的可不是為了打架吧!”

見到勢頭不對,龐末笙急忙擋在馬東海和龐飛中間,兩名術師要是在這打起來,那還不得把他這總部拆了。

“哈哈,還是龐幫主識大體,我來這可是為了幫你們解決薛家的事,不過在此之前,我有件事想和龐幫主商量商量。”

“什麼事但說無妨。”

得知易鑫不是來找茬的,龐末笙鬆了口氣,末笙幫本來實力不高,如果再得罪一名術師,那三大勢力的地位可就保不住了。

龐末笙的態度,易鑫很是滿意,然後不顧眾人詫異的目光,直接走到首位上,伸手摸了摸椅子,在眾人詫異的目光下,直接坐了上去。

“我這次來,主要目的是想幫助末笙幫,不過在我幫你壯大實力之前,這個大長老以及他的親信,必須離開末笙幫。”

易鑫的做法已經讓眾人大吃一驚,可是接下來的話更是讓大家萬分驚訝,隨隨便便踢除一名長老,恐怕就算是那些大勢力,也不敢輕易下決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