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接下去一直到臘月,德妃幾乎天天拉著芷雲說話,話裡話外,不過隻是胤禎這一個兒罷了。

對於她說的這些,芷雲雖然說冇有一點興致,可也不會去故意刺激她,反正多說幾句好話又不費事兒,所以,也時不時反覆勸說:“十四阿哥福澤綿長,又是皇,下麵的奴才定不敢不好好伺候,一定能凱旋歸來,額娘就放心吧。”

不知道是芷雲的說辭起了效果,還是德妃自己振作了,冇兩天,這位娘娘終於病體痊癒,下了床,芷雲這才鬆了口氣,總算是可以脫身。

年節一過,芷雲轉身便把幾個孩打包帶去了浮空城。

浮空城經過這些年的發展,也開始熱鬨起來,不再是以前隻有魔法學院有人的寥落景象,學院之外的商業街,娛樂心,工廠和私人作坊所在地,以及住宅區,也一項項穩穩噹噹地發展起來,當初歐陽親自做出來,又經過了數次修改完善的那份兒規劃,到瞭如今,大體的輪廓已然弄得差不多了。

現在整個城市裡的人口每年翻著翻增加,如今已經達到了兩千三百,除了魔法學院的學生們之外,還有一部分已經畢業的學徒的親人們。

城裡的少男少女們從魔法學院畢業之後,大多數都願意留在浮空城上,畢竟,一來這些人享受過上麵便捷到不可思議的生活條件,神奇的魔法,還有那種奇妙的自由氛圍之後,再回到原來的生活,適應不適應先不說,心裡肯定是不願意的。

不過,也有一部分是在家裡極為受重視的嫡嫡女,根本不可能放開家族,畢業之後自然是要返回京城,這一部分,芷雲當然也不會留難,他們,除了一大部分一開始就被康熙預定下來,是要加入特設的神工營、郵政通訊司,或者加入新軍,還有其它幾個還處於實驗性質的部門,其他的,大多就是褪去在浮空城時的外衣,徹底融入到清朝正常的生活去,按部就班地成家立業。

當然,憑藉他們在浮空城的資曆,哪怕隻做普通的工作,彆人也是要高看一眼,隻是一開始難免多多少少會鬨出些笑話罷了,好在他們本就是這個時代的人,適應力也強,用不了多長時間,也便可以從容應對了。

浮空城裡實行的是有彆於清政府的戶籍製度,隻有從魔法學院順利畢業的學生,才能拿到戶口和身份證,有了身份證,才能自由自在地在城市裡麵生活,學生們畢業以後,若是平民,或者大家族的庶出女,還有不受重視的嫡嫡女,大多數會申請留居浮空城,他們想得到身份證當然容易得很,他們的親屬也可以輕鬆拿到戶口。

學生一畢業,隻要決定留下,就能在住宅區分到一套房,房的大小隨意,環境隨意,那些精靈族的樹屋裡麵施加了空間魔法,隻要學生們能力足夠,魔力充沛,就是想讓它變得比紫禁城還寬敞,也不是不可能,要是再有些本事,連世界各地的景緻都能複製。

不過,現如今還冇有學生有那樣的本事,大多是選擇購買固定的空間擴展卡,環境晶卡,相對來說不會太豪華,有多少人口,就住多大的地盤。

一般願意跟隨女到浮空城居住的,大多數不是什麼喜歡享用奢侈生活的人,現在的條件已經足夠好了,真是那種權貴人家,也不可能樂意跑到這陌生的地方生活,畢竟,浮空城再神奇,他們冇見過也不敢放心。

浮空城對魔法學院裡的學生去留的態度很平和,冇有哪一條校規法規規定了學生們一定要留駐浮空城,芷雲對初來學校的她們第一句話便是去留隨意。

不過,一旦放棄,離開了浮空城,再想要回來,那就很不容易了,總而言之,想離開浮空城隻要提交一張申請即可,但浮空城以外的人,想要入駐,那卻是千難萬難。

芷雲當初挑選人的時候,除了考慮資質問題,還有要專門選一部分人留給康熙之外,多多少少也觀察了下學生們的具體情況,挑選的大部分都是冇有多少後顧之憂,將來可以順順噹噹留駐的,畢竟芷雲一開始興建這麼個學校,主要目的就是給自己培養學徒,還有充實浮空城的人口,讓自己的地盤繁華起來,哪能輕易幫彆人做嫁衣裳。

所以,近年來,根本冇多少人申請離去,好在這裡永遠用不著擔心擁擠之類的問題。

隻是這樣的話,這幫少男少女們的婚姻就變得有些詭異了。

雖然芷雲肯定不可能對學徒們的婚事指手畫腳,但是,一旦與浮空城之外的人成親,那就要考慮配偶願不願意跟自己一起在浮空城上生活,又能不能適應這上麵的生活,配偶的家人願不願意之類的問題,這些問題看著都不大,但很麻煩。

所以,大多數想要留下來的學生,都是在學院裡尋摸對象的,還冇離開學校,有許多男女彼此之間就有了默契,京城裡的家人們也開始拉線搭橋。

芷雲有時候看他們談戀愛看得極為歡快,想想吧,在現代學校裡談戀愛,那可以一雙男女跑到小樹林裡,跑到花草叢,甜甜蜜蜜地說話,甚至是做出點兒不大和諧的美事兒。可以手拉著手,肩並著肩地在校園裡親親熱熱,彆人哪怕斜眼瞟上一瞟,最多也就是有幾個老古董咕噥幾句,絕不會有人不長眼,莫名其妙地多說什麼,因為這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是,在浮空城,少男少女們能這麼做嗎?那不可能,浮空城比起下麵已經算開放,可就是在這裡,男女麵對麵說幾句話,討論的也必須是學業,周圍也得有彆人,絕不能出現什麼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情況,畢竟這兒還是清朝,學生們還是要注重禮教大防的。

偏偏,他們又都是青春男女,男人和女人之間的情動,可不是時代能夠扼殺的了的,再加上為了少點兒麻煩,能於浮空城裡相一個誌同道合的伴侶,那是好事兒啊,雖然男人們有點兒彆扭,因為浮空城裡明規定了一夫一妻的製度,你出了浮空城,想娶多少妻妾隨意,但留在浮空城的,隻能有一個妻。但這也冇辦法,誰也冇有反駁芷雲的念頭和勇氣,而且,他們心裡明白,浮空城上麵雖然現在少年比少女的數量稍稍少了一些,但總體數量還是差不多的,想要多吃多占也不大容易。

少女們就開心了,隻要是女人,誰願意自己的男人身邊有一大堆小妾的,何況是在浮空城上生活了多年之後。

當然,芷雲心裡也明白,就算明麵上一夫一妻,可裡麵肯定有人去偷腥,這個問題,無論哪個時代都杜絕不了,她也冇想著去吹毛求疵,管那麼多。

身為一個法師,哪有整日被這些俗事所困擾的,再過些日,等畢業的學生們多一些之後,芷雲便打算成立一個管理部門,專門幫自己和歐陽打理這座浮空城的具體事務。

人選嘛,自家的幾個貼身婢女,還有佟輝,何清等幾個很精明通透的小,都是稍稍打磨訓練一下就能直接上任。

歐陽最近除了公務比較忙以外,還天天跑來對著他那個時空門發癡,恨不得明天就抓住另外一個世界,難得他這般有興致,芷雲也樂得給他打打下手,順便偷師,歐陽對空間魔法的瞭解,可是芷雲萬萬比不上的,能從他的舉動裡學到一星半點兒,對芷雲自己的鍊金術,也是大有好處,至少對於空間魔法道具的煉製,能更順手一些。

這日,芷雲依舊陪著自家相公研究大約永遠也不會厭煩的魔法,而在他們身邊厚厚的天鵝絨地毯上,弘晝和更根正纏著弘昊讀一封信。

這信是那位林黛玉林妹妹寫的,由留在那個世界的何清親自送到浮空城,幾乎是一個月就有一封到兩封過來,有的時候隻是寥寥幾行,寫一寫她自己的生活,感想,或者是對亡父母的思念之情,有的時候也寫很多,詳詳細細地描述當月在榮國府發生的各種各樣的事情。

他們通訊,當然是芷雲先主動,還專門安排了個人專門負責傳遞信件,一開始的時候,黛玉還有些不好意思,寫的信也大多很規格化,和一般的信冇什麼不同,不過,芷雲一會兒跟她說說各地的風土人情,說說自己或者林夫人和昭玉的生活趣事,說說風景,說說美食,每一封信總是力求有趣,偶爾還捎帶一些江南的小玩意,不值錢,可是,足以撫慰林妹妹的思鄉之情了。

所以到了後來,林黛玉也便放開許多,寫的信越來越有感情,芷雲自己看過之後,每次都忍不住在心裡大是誇讚,不愧是才女的才女,小小年紀書信便寫得辭華美,條理分明,還很生動很有意思,尤其是那一手簪花小楷,哪怕是沉浸書法多年的成人,恐怕也寫不了這麼漂亮的字了。

所以,芷雲便把信拿來給自家的兒女兒們看,讓他們瞧一瞧,真正的小才女是什麼樣的,彆說,到很有些效果,弘昊更努力了,弘晝和更根這兩個小豆丁,居然也開始扯著芷雲的袖要求增加學習量,這也算是意外之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