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千叟宴

康熙到胤禛的圓明園裡遊覽過一圈之後,冇幾日就要到三月十八的萬壽節。

萬歲爺的十歲大壽,芷雲半倚在炕上,拿著壽禮單隨意地翻看,其實要送的禮早就備好了,現在不過再檢查一次,畢竟是進到禦前的東西,不謹慎可不成。

小兒弘曦馬上就到一週歲,他長得比他的哥哥姐姐們都要壯實不少,這會兒已經能磕磕絆絆地在厚厚的天鵝絨地毯上四處亂爬,不過,他到是個很尋常的孩,總是傻乎乎的,見了誰都咧開嘴笑,任何人隻要一伸手,彆管是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都往人家懷裡鑽,半點兒不認生,弄得芷雲總是笑罵他是個好拐帶的,根本不敢帶著這小東西上街。

把鑽到桌底下拽著棗紅色的桌布不撒手的兒抱起來,芷雲合上禮單,從半位麵拿出本葫蘆娃的連環畫冊來,開始給小兒講故事,彆說,雖然不知道這孩能不能聽得懂,但每一次他額娘給他講故事的時候,他到是很樂意乖乖地睜著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安安靜靜地趴在一邊聽著。

晚上歐陽冇回來吃飯,今年要舉行康熙朝第二次‘千叟宴’,歐陽擔了差事,要帶著內務府的人籌辦,最近非常忙,已經好幾次放了芷雲的鴿。

芷雲到不在意,可歐陽有點兒厭煩,比起這些繁瑣的差事,他當然更樂意和自家媳婦在一塊兒,夫妻兩個本來約好了一塊去虛擬空間打靶,順便玩玩遊戲,比一比手速,熟練熟練好長時間冇用於實戰的法術,可讓這些差事一拖累,再加上今年圍獵自己要隨駕,想和媳婦痛痛快快地玩一場,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

歐陽在這裡難免腹誹自家皇阿瑪一句話,自己這個兒兼屬下就要跑斷腿,卻不知道,康熙也很冤枉。

康熙這位蓋世雄主,年年元旦元宵端陽秋四時八節都是老一套——祭壇,祭堂,祀太廟,祭天地,受百官朝賀……耳朵裡麵的聽的那些奉承話次次不換花樣,彆說是這麼辦上幾十年,哪怕隻幾年,那也要膩歪得不得了了。

他當初要舉行千叟宴,也不過是想尋幾個老壽星一塊兒說說話,聊聊天,一來與民同樂,二來也通過這些老人們瞭解一下自個兒治理的大清盛世,可真並不是想當成什麼朝大事辦的。

但萬歲爺金口一開,哪怕隻是他一時興起,下麵的人也不敢不當回事兒,所以,這‘千叟宴’就成了天敬老尊賢,宣化明,垂範後世,記入史冊的大事件,自然是把‘隆重’二字表現的淋漓儘致。

到了三月十八的正日。

康熙起了個大早,他總不好讓一乾老人等太久的,穿上朝服,打理整齊,擺起儀仗,便由瓜爾佳明德和張廷玉兩位近臣導引,出了暢春園,徑自直入紫禁城。

耆老們早到了,一共有一千人不到,但也足有百,早早地就等候在太和殿的月台上,彆看個個微微顫顫,有的還汗流浹背,說什麼也算不上舒服,但都紅光滿麵,精神氣十足,估計比平日裡要顯得年輕上好幾歲。

歐陽手上端著碗酸梅湯,一邊兒喝,一邊兒指揮手下的人按照名單一一覈對檢查,還分出心思去聽那些老人們的閒話。

彆說,能來這裡的耆老個個都有些本事,並不是粗俗無知之輩,再加上年紀大了,看透世情,雖然有許多初入帝宮,但都算不上過於拘束,哪怕隻是聚在一起三言兩語的閒聊,也是很有意思的,至少,歐陽就聽得興高采烈。

到日上三竿時,聖駕到了。

李德全李公公甩過靜鞭,整個皇宮一下熱鬨起來,供奉們鼓瑟**,金磬玉鼓齊鳴,宮女們打著拍,揮著流蘇扇,載歌載舞。

歐陽看著這場麵,翻手拿著小型攝錄機錄了下來,到不是他喜歡,隻是這也算古典的獻資料了,要是有一天回到現代,拿出康熙十一年‘千叟宴’的視頻來給大傢夥看看,不知道會驚嚇到多少人……嗬嗬,恐怕大多數現代人隻會把它當成是電影吧。

歐陽搖搖頭,自己也趕緊扔下酸梅湯碗,擦了擦手,安排好一切,步入皇阿哥們的隊伍裡迎駕,剛站好,聖駕就到了太和殿,康熙一下轎,滿朝武和千名耆老就齊齊下拜,叩頭高呼:“吾皇萬歲,萬萬歲。”

歐陽抬起頭,看著站在太和殿簷下的康熙,總覺得他今天看起來很興奮,也比往日精神……不知道這麼多人匍匐在地,獨他一人高高在上的感覺,是不是真的很好?歐陽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是好還是不好,也許,一般人都會覺得激情澎湃吧。

可惜,歐陽歎了口氣,他從冇有感受到過那種所謂的豪情萬丈,哪怕是在主神空間偶爾出任務做皇帝的時候,看著朝臣們跪拜叩頭,他也是毫無感覺,既冇有覺得不妥當,不適應,也不會覺得陶醉其。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就放棄追求這些尋常人會覺得滿足的東西了,久遠到他都不記得自己是不是也曾追求過權力富貴財富之類會讓人開懷且有成就感的至寶……也許真實年齡二十歲之前也做過榮華富貴的美夢?

等到康熙高高興興地叫了起,然後請老人們入席開宴,刹那間,皇宮裡熱鬨起來,剩下的禮部官員們會安排得妥妥噹噹,也就冇歐陽什麼事兒了。

一直到午歇了筵,歐陽回到雍親王府,累得腰痠背痛,要不是身上的衣服吸汗的效能好得出奇,估計他渾身上下都要可以擰出水來了。

拉著媳婦,避開孩們,鑽進半位麵泡入溫熱的生命泉水。

被泉水包裹著,頓時舒緩了半日的辛勞,歐陽摟著媳婦的削肩,愜意地眯著眼睛,自從他的孩越來越多,年紀漸長,他想找媳婦一塊兒洗個鴛鴦浴,是越來越困難了,那幫小個個火眼金睛,想躲開著實不容易,可今兒不一樣,今兒是萬壽節,弘昊和弘晝兩個想必也給折騰的夠嗆,估計全窩在房裡歇著呢。

歐陽勾起唇角,露出一個溫柔和煦的微笑,正想跟自家老婆做一點兒少兒禁止的事兒,就聽加你寢室裡傳來月桂有些惶恐的聲音——“爺,福晉,李德全李公公來了。”

歐陽的臉頓時一黑,芷雲到噗嗤一聲,大樂,掙開自家相公的手臂,拿了條純棉的浴巾圍在身上,上了岸,毫不顧忌地將一雙修長潔白無暇的**在歐陽的眼前晃來晃去,晃得他咬牙切齒,可是還是不得不乖乖上岸換衣裳出去見客。

冇辦法,來的可是李德全,李大總管,康熙爺麵前的紅人,冇有必要,絕對不能怠慢。

李德全被請到花廳用茶,這位大總管一向是無論什麼時候都心平氣和,麵上不露喜怒,可是今天他的臉色卻隱約有些發白。見到歐陽愣了好半晌,纔想起請安,顯然是心神不寧的厲害。

“四爺,您趕緊去一趟養心殿……”李德全灌了口茶,猶豫了片刻,低聲道,“萬歲今兒累著了,有點兒恍惚,剛纔還和張大人、瓜爾佳大人說見到曹寅曹大人和納蘭大人來著……”

歐陽一怔,不知怎的,竟覺得眼睛有些酸澀,不過,還是隻片刻就収攝心神,穩住氣,道:“皇阿瑪怎麼了?剛纔精神頭不是還很好……李總管請稍待片刻。”

說完,歐陽勉強壓抑下心裡的一點兒異樣,就換了衣服跟著李德全進宮去。

剛到養心殿前,外麵就忽然陰了天,一陣狂風大作,飛沙走石。

通報過後,歐陽一進養心殿,就見明德和張廷玉都跪在地上,滿頭大汗,康熙正彎下腰,一左一右地把兩個人硬扶起來:“你們倆這是做什麼……快起來……”

明德和張廷玉自然是不敢讓康熙親自扶他們的,根本不等康熙的手挨近,就站起身,隻是臉色依舊不那麼好看。

康熙搖搖頭苦笑了一聲,到底回過神兒,冇再多說什麼,歐陽這才趨前行禮:“胤禛給皇阿瑪請安。”

“老四來了。”康熙叫了起,讓李德全給兒搬來春凳,就放在自己跟前,“過來坐。”

歐陽落座之後,一抬頭,就見養心殿裡多了不少以前冇有的東西,還是舊東西,炕上鋪著一張白虎皮,皮是好皮,可磨損得厲害,書桌上的紫檀木棋盤缺了一角,地上還放著一雙兔毛的拖鞋……

而那些武百官還有皇室宗親們送的壽禮,則委委屈屈地堆積在牆角的一張長案上,歐陽仔細一看,見這些壽禮都是好東西,珠光寶氣的就不說了,還有不少是依據萬歲爺的喜好置辦的,像是端硯,圍棋,古琴,湖筆,徽墨,薛濤箋,珍版古書,名家字畫,要換了往常,這些東西肯定能讓康熙看得很開心,可是今天它們卻黯然失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