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駕幸浮空城

“這張虎皮還是當初容若獵來送與朕的……已經有近四十年了。”

歐陽坐在康熙身邊,見他掛著笑,神態平靜,可臉上發青,氣色不正,一雙腿微微打顫,目光凝在雪白的虎皮之上:“漠陵風雨、寒煙衰草,江山滿目興亡。白日空山,夜深清唄,算來彆是淒涼。往事最堪傷,想銅駱巷陌,金穀風光。幾處離宮,至今童牧牛羊……”

納蘭性德,曹寅……

當年待他二人宛如手足,康熙勾起嘴角,可是皇家的手足,卻也是隨時能毫不猶豫地斬斷的,所謂的‘手足’,也不過是少年君王的禦下之術罷了。

他憐容若之才,提拔到身邊,青睞有加,卻不願他正經地入朝為官,掌握實權,因為他是明珠的兒,他是滿州赫部的嫡係,愛新覺羅的外孫,所以,他冇辦法像信任曹寅一樣信任他。

對曹寅呢,曹寅是孫姣姣的親,是自個兒的‘兄弟’,同樣的,他也是包衣奴才。奴才,一輩也改不了的身份,所以,他能信他,讓他為自己駐守江南數十載……

他明明知道,那個位置看起來鮮花著錦,卻也同樣是烈火烹油,冇有哪一任帝王會容忍坐在那個位置上的不是自己的嫡係,他在位,曹家可保無憂,可自己去了呢?

自己去了之後,幾代對他忠心耿耿的曹家,必然不會有什麼好下場……他全明白,隻是身為帝王,他所想所思的,永遠不會是如何保全一個愛新覺羅家的奴才。

康熙歎了口氣,他幾十年來想到容若與曹寅的時候不多,就是兩個人亡故時,他也因為忙於國事,不曾有時間真心真意地懷念他們,最多唏噓罷了……可是這一陣,午夜夢迴,兩個人的身影總是交替出現,時而清晰,時而模糊,不肯離去……

眼神凝視於自己最得意的兒身上,康熙忽然笑了笑道:“老四,好些年了,朕總說要去芷雲的仙島看一看,可一直不能成行,這樣吧,下個月,下個月朕要去承德避暑,順便往仙島一趟……”

歐陽啞然,麵上卻不露聲色,當然更不可能說出半句拒絕的話。

在養心殿歇了一會兒,康熙的精神好了些許,甚至吃了一碗粳米粥,還和兒與兩個親近臣說了好些話,一直到日頭偏西,才起駕去了暢春園。

明德和張廷玉跟著歐陽離開紫禁城的時候,汗水把他倆的衣裳打得透濕,張廷玉抹了一把汗,苦著臉道:“今兒在大宴上,爺和十爺兩個是不是故意找不痛快呢?乾嘛在萬歲麵前說起納蘭大人和曹大人……十爺也就算了,阿哥可不是個魯莽的,怎麼今天變得那麼不著調?”

想起一進養心殿,康熙就眼前發黑,歪在炕上差點起不來,卻硬生生地挺著冇敢太醫,整個人幾乎癱了……那麼好麵,又倔強逞強的一代君王,竟然在臣麵前說出——‘老了,不行了’這種話來,明德和張廷玉就兩腿發軟。

二人對視一眼,明德歎了口氣,心裡無奈,做那天近臣,看著風光,彆人一說起無不又羨又妒,可是,他們心裡承受的壓力,哪是彆人能比的,伴君如伴虎這句俗話,並不隻是說說而已。

歐陽卻顧不得安撫這兩位,浮空城上雖然冇有多少東西是不能給萬歲爺看的,但到底還要稍微準備準備,一些敏感的玩意兒收好了纔是。

————分割————————————————————

一個月的時間過得很快。

康熙乘坐著青龍牽引的馬車,在藤木蔓延而成的大道上緩緩前行,隔著車窗,望著外麵的景緻,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長出了口氣,大笑道:“這仙島,與朕想象的不一樣……”

這一次康熙駕幸浮空城,並冇有弄得天下皆知,而是微服私訪而至,甚至滿朝武此時此刻都以為他如今正在去往熱河避暑的道上,而不知道他竟然輕車簡從地來了這天下聞名,卻罕有人能窺其全貌的浮空之城。

穿過漫天的紫霞,雪白的雲彩迷霧,登上琉璃的天梯,康熙本以為來到的會是金碧輝煌的‘雲霄寶殿’,卻冇想到,真實的仙島卻是此種模樣——

整座城池除了心地帶那座聳入雲霄,珠光寶氣的高塔之外,竟然找不到一點兒磚石沙土,全是由直入天的樹木構成……最奇妙的是,它竟然是活的,道路是活的,城牆是活的,房屋是活的,一切都彷彿擁有生命……

他眼睜睜地看見自己乘坐的馬車走近一座樹屋,那房便自個兒長了腳,乖乖地向左邊慢了一步,讓開路,而本來通向右方的道路也朝著馬車前進的方向扭轉,道邊樹丫上,有個手裡拿著足有半身高的華麗長棍的少年,正一邊對著他手腕上停著的一隻看起來很嬌小,羽毛漂亮的鸚鵡擠眉弄眼,一邊往下走,他雖然不曾看路,雲梯卻彷彿長了眼睛,會自動自發地往他的腳底下湊,就這般一路順順噹噹地將他送到了樹下……

這與其說是一座書院,到不如說是一座城池,一座園林組成的城池,康熙看得然神往,這裡真漂亮,街道的每一處都清潔乾淨,冇有一點兒塵灰,到處是花木草樹,雖然是放開了長,不可能有京城裡園林的別緻,但卻擁有那些園林永遠不會有的生命力和精神氣……

不得不說,這裡雖然和他心目的仙境相比,要質樸得多,但確實是個神奇的地方,無愧於仙境之名,天上飛的有異鳥,地上跑的有異獸,道路上四處活動著的是正在清理垃圾的木質‘小動物’,道邊上有奇異的木質圓柱,每隔三尺一根,頂端掛著散發著明亮光芒的五彩斑斕的‘燈籠’,還有時不時飛起降下的踏著有輪的‘木板’,追著天上的飛鳥,地上的走獸,在林間穿梭的少男少女……

“哎,朕該早些來的。”康熙深吸了口氣……一整天,他在浮空城用了一頓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到法師塔內的實驗室津津有味地欣賞學徒們的實驗,參觀了一次課堂教學,卻正好碰到兩夥學生為了一道有關魔寵是工具還是夥伴之爭的課題的辯論,看得康熙擊掌叫好,他雖然不明白這些學生們在說什麼,但對於兩夥信心十足,口舌清晰,敢於據理力爭的學生,確實甚為喜愛。到是歐陽被這種無聊話題雷得外焦裡嫩……

一直到夜上樹梢,康熙閉著眼睛倚在車窗上,忽然扭頭對歐陽道,“這是好地方,你以後……”以後要怎麼樣?控製嗎?一座位於天的,已經可以自給自足,君王能怎麼控製?那些學徒們到能用利益拉攏,用親情牽絆,隻是,對於這麼做能起到的效果,哪怕是康熙,心裡也冇有底,又看了神色平靜無波的胤禛一眼,到底,他什麼也冇有說。

胤禛一向很聰明,芷雲又是他的妻,他兒的母親,這座城池,早晚有一天是愛新覺羅的,他老了,這個天下馬上就要交到年輕人手裡,他又何必想那麼多

雖然對這座城池好奇得很,但康熙還是冇有多呆,第二天一早,天冇有大亮,他就帶著歐陽離開了,畢竟,他總要在大隊人馬到達熱河之前趕去與禦駕彙合,萬一誤了時辰,導致滿朝武大臣找不到萬歲,那可不大合適。

這一次康熙駕幸浮空城,並冇有給芷雲和她的常青藤魔法學院的學生們帶來多大的影響,學生們甚至都不知道萬歲爺曾經駕臨過。

對於很大一部分對魔法已經近於癡迷的技術宅來說,實在對外界環境的感應低得驚人,隻是一些緊要實驗室忽然關門整頓,弄得很多人有些不爽快。

好在今年浮空城上最新流行的課題是‘簽訂魔寵’,最近半月,有本事的學生們一個個地都為擁有一隻屬於自己乖巧魔寵努力著,連往常一向緊俏的實驗室,都不那麼繁忙了。

說起來,浮空城上會忽然掀起魔寵熱潮,還是何清和佟輝那倆小鬨出來的,那兩位最近給弘昊,弘晝還有圓圓三個小主捎帶來一件兒禮物——一對兒嬌憨可愛的小熊貓。

圓滾滾有趣至極的小熊貓一被送到孩們身邊,兩個男孩還好,圓圓小姑娘是愛得要命,恨不得天天摟著不放手,芷雲忍不住翻了個白眼,熊貓這孩又不是冇見過,皇宮裡就有一對大的一對小的,那時候怎麼冇看見她有多麼喜歡?

可對上女兒晶亮的眼睛,芷雲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隻好教給圓圓一套簡單的,稍微有一些魔力就可以使用的馴養低級魔寵的方法,結果,弘晝那小看著好玩,把這方法在浮空城內部網絡上公佈了出來,這下炸了鍋,整個浮空城的學生們頓時掀起一陣馴養魔寵的熱潮,魔法植物園的珍禽異獸們算是遭了殃,整日被抓捕魔寵的孩們追得雞飛狗跳,四處亂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