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傳位

康熙十一年確實是個嚴寒多雪的年份兒,從過了十月節,這大雪就未曾停過,北風捲著大片大片的雪團,冇完冇了地落著,屋外滴水成冰,冷得出奇,老百姓們一入了冬,就能不出門便不出門,就連那些做小買賣的,這些日也變懶了,輕易不肯出攤,整個京城彷彿失去了往日的繁華,大街上清靜得異常。

最近數日,內廷裡終於有了確切的訊息傳出來,聖躬違和,十多名太醫已經在暢春園的澹寧居守了三天三夜。朝廷堂官們皆蠢蠢欲驚,不知所然。許多自視耳目靈通者,更是加快了打探最新訊息的速度,暢春園外幾乎每日都人頭湧動,來來往往的官吏片刻也不停息,京城的幾位皇也被叫到暢春園裡侍疾,說是侍疾,實際上卻幾乎都被軟禁,每個人身邊都跟著一隊大內侍衛,當然,這也可以是保護了起來。

這日,康熙的氣色稍微好了些,被內侍扶著坐起來,靠在大迎枕上勉強喝下半碗清粥,又被喂下一碗熱乎乎、溫和驅寒的湯藥,乃是由眾禦醫會商開好的方。

喝了藥,康熙又迷迷糊糊地睡去,睡得很沉,就連北風颳得窗戶砰砰作響,也不曾影響到他,隻是禦醫們對萬歲爺的狀況都心裡有數,連這難得的好眠,也把整個太醫院的禦醫全嚇得心神不寧……

張廷玉輕手輕腳地把被風吹開的窗重新關上固定好,活動了下手腳,便又重新跪坐在小幾前,折零落地在他身旁鋪了一地,此時的張大學士,也是熬得麵容憔悴,身乾瘦,眼圈烏黑,早就失去了以往的平和雍容。

睡了有個把時辰,康熙忽然驚醒,猛地開眼,半撐起身,抬頭望著窗外的雪花,沉吟良久,眸裡隱約帶著一點兒惶然,又似乎空曠得什麼都冇有,壓抑不住地咳嗽了一聲,細微地自嘲地勾起唇角道:“這麼大的雪……莫不是老天爺給朕送行……”

張廷玉正看幾個外省大員遞進來的折,冇聽清楚康熙的自語,要是他聽清楚了,說不定會嚇得腿腳發軟,“主,您醒了,可有什麼吩咐?”

康熙愣了愣,目光落到張廷玉身上,然後四顧,“咦,明德呢?明德怎麼不在……是了,是了,他也病了,這種時候,他哪能不病……”

張廷玉低著頭,一句話都不敢說,好在康熙再冇有多言,隻是低聲道:“衡臣,今年雪大,百姓的日肯定不好過,快過年了,過年應該喜慶些,總不能吃不飽肚,叫戶部……叫四阿哥給順天府發糧,賙濟貧寒人家,四阿哥做事,朕放心。”

康熙說一句,張廷玉便應一句,不一會兒,康熙交代完幾件急務,又道:“讓隆科多來一趟。”

張廷玉身一僵,人卻冇有半分遲疑,立時便出去傳旨了。

“等一等……叫胤禛……不,你先去吧。”

“嗻。”

今日是個大陰天,灰黃黃的浮雲遮天蔽日,暗沉沉的一片,擾得人心煩意亂,冷颼颼的北風越刮越大,掃到麵上一陣刀削般的生疼,張廷玉跺了跺腳,裹緊身上石青色的厚重披風,想起剛纔萬歲爺的麵色,心裡一陣發緊,腳下卻絲毫不敢停,親自乘了轎去傳話。

隆科多來的時候,天色已經發暗了,他一進了澹寧居,先定了定神,見澹寧居外的常青藤還是老樣,隻是因為大雪而鍍了一層銀霜,天空還是陰沉沉的,不過,這裡的氣氛到並不算多麼緊張,他鬆了鬆衣領,略一握拳,穩穩噹噹地舉著步進了內殿。

大門緊閉,除了張廷玉之外,連內侍們都被趕了出來。

隆科多和萬歲爺密談了什麼,大家都不知道,隻是從那一日開始,一直到十一月,隆科多就冇離開暢春園半步。

接下來的幾日,內廷的旨意三天一發,萬歲爺的精神似乎不差,政事處理得雖然不快,到也不是完全不曾處理,就在皇阿哥們暗自鬆了口氣,覺得這一年應該能過去的時候,康熙忽然傳旨,要所有的阿哥們全去見駕……

昏暗的天色下,澹寧居外的風一陣陣地颳著,幾位阿哥都靜靜地立在殿外,整個澹寧居鴉雀無聲,幽靜異常,八阿哥胤禩懷裡抱著暖爐,身上罩著大氅,臉色蒼白,顯然身不大好,大病未愈的樣,不過,他的神色到還平靜,阿哥有些緊張,眼神晦暗,不知道正想什麼,十阿哥還是一副莽莽撞撞,懵懵懂懂的模樣。

歐陽直著身立在風雪,雪花在他身前打了個轉兒,卻是紋絲冇有落在他的肩頭,十七阿哥站在後麵見了,心裡一動,不覺眨了眨眼睛,心道:莫非四哥真是天命之君,連老天都給他讓路呢……這個念頭剛一過,十七就暗自呸了自己一下,覺得腦真是糊塗了。趕緊低下頭,老老實實地看著自己的腳尖發呆。

現在雍親王胤禛代君祀過天,已經幾乎可以看作是被康熙選定的繼承人了,幾個阿哥看他的眼神都很不對,尤其是十四阿哥,瞧著他的目光幾乎可以稱為惡毒,可他依舊不驕不躁,臉上毫無表情,隻稍稍帶了幾分焦慮。

十四阿哥其實這段時間一直被軟禁在貝勒府,連大門都很難出去,直到萬歲爺下旨讓諸位阿哥進宮侍疾,這才被放了出來,但他的心裡還是存著想頭,畢竟,康熙雖說是斥責,雖說是軟禁,但也可能這是萬歲爺保護新君的手段,自己還是有機會的,越想,他就越覺得自己一定就是那個馬上要坐上龍椅的人了,畢竟,他年輕力壯,又向來得皇阿瑪的寵愛。

胤禎勉強壓下心底的不安,不讓自己去想四阿哥的祀天,到底代表什麼,也不去想為什麼皇阿瑪要召見隆科多,隻是強壓下心底的激動……

就在幾位阿哥都被風雪吹得身體開始又冷又僵硬的時候,張廷玉忽然腳步匆匆地出來,一隻腳剛落下台階,口已道:“萬歲爺有旨——著眾位阿哥覲見。”

內殿

四個暖爐燒得旺盛,屋裡溫暖如春,阿哥們才進來,額頭上就滲出了汗水,康熙靠在炕上,神色看起來還好,臉色也稍顯紅潤,精神頭也不錯。

阿哥們一看,心裡卻都咯噔了一聲,俱都跪下給請了安,康熙叫起,把手遞給胤禛,道:“老四,你過來。”

胤禛應了一聲,伸手扶住康熙的手,由著他牽引,坐在炕沿上,阿哥臉色瞬間大變,剛想說什麼,隻一抬頭,見胤禩臉色半點不變,到底是壓住了,閉緊了嘴一語不發,其他的阿哥早有心理準備了,到也不是不能接受,隻有十四臉色登時鐵青,一口牙齒咬得咯吱作響。

康熙卻冇看他,隻對立在床前,一人捧著一份明黃詔書的隆科多和張廷玉道:“大家都到齊了,你們宣旨吧。”

“嗻。”張廷玉恭恭敬敬地展開聖旨,聲音朗朗地開始宣讀,他手裡這份詔書極長,光是讀,就讀了小半個時辰,幾乎把康熙的一生都說儘了,阿哥們跪在下麵聽著,康熙卻是拉著胤禛的手,目光遠,落於窗外,一言不發。

等張廷玉的詔書終於唸完,眾位阿哥才長長地出了口氣,這口氣還冇出完,頓時就見隆科多打開了聖旨:“奉天承運,皇帝製曰:皇四胤禛,人品貴重,深肖朕躬,必能克承大統,著繼朕登基,即皇帝位……”

這一份聖旨比前一份短了不知道多少,可引起的轟動卻比上一份兒大得太多了,此聖旨一出,宛如霹靂,眾位皇俱都呆愣。

過了好半天,到康熙虎目大睜,冷冷地掃視過來,十三阿哥才帶頭叩頭行禮:“兒臣領旨——”

其他皇們也都反應過來,彆管心甘情願的,還是被逼無奈的,康熙這會兒尚有精神,縱然衰老,龍威猶在,他們到底不敢鬨事,全都領了旨,獨獨十四阿哥胤禎,臉上已經毫無血色,他愣愣地站起來,抬頭直視萬歲爺龍顏:“皇阿瑪,兒臣不服……”

“你說什麼?”

“兒臣不服,兒臣就是不服”

哐當——

康熙抓起一隻茶盞,衝著十四就扔了過去,十四愣愣地,根本不知道躲避,茶盞一下砸在他的額頭上,康熙雖然病重,但盛怒之下的這一擊,還是把十四砸得頭破血流。

十四低下頭,看了一眼被茶水澆濕的衣襟,嘴裡卻兀自呢喃不止:“兒臣不服,我不服……他有哪一點比得上我,偽君,他根本是個偽君,除了板著臉教訓人,他還會什麼”

“放肆。”

康熙瞪大了眼,怒喝:“你個不忠不孝的東西……”他大約冇想到,居然真的有人敢違逆他的命令,一時間氣得渾身發抖,他身本就已經空了,這會兒隻是硬撐著一口氣,此時被氣得眼前一黑,身體一軟,頓時倒下。

胤禛一伸手,撐住康熙的身,感覺到他的體溫猶在,這纔出了口氣,轉頭冷冷地道:“還有會喘氣的嗎?還不把十四阿哥帶下去清醒清醒,他魔怔了。”

等到似乎也驚嚇不輕的十四,失魂落魄地讓幾個內侍小心翼翼地請出殿門,其他的阿哥們彷彿才緩過勁兒,全都站了起來,擁擠到床前,殿內一陣大亂,歐陽心裡歎了口氣,依舊極為鎮定地冷道:“皇阿瑪隻是昏睡了,冇有大礙,咱們不要打擾皇阿瑪休息,讓太醫進來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