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節(15點)

第十章

“艾伯母……”

黛玉的臉唰一下紅了,卻是勉強鎮定,再加上週圍冇有外人,便訥訥地道:“昭玉姐姐成親,黛玉也為她高興,姐姐性爽朗,未來姐夫也是爽利人……他們婚後一定會很幸福……至於黛玉,黛玉自是由二嬸和伯母做主……”

這句話,卻是說明黛玉自己,並不想讓她的外祖母,賈家的老太太來乾涉的自己的人生大事。

芷雲抿了抿唇,把笑意吞回去,拉起黛玉的手,於湖邊的涼亭裡坐下,此時荷花開得正盛,滿池的荷,搭配著粉嫩的荷花,給本來悶熱的盛夏,帶了幾分清爽的感覺。

“黛玉你放心,你將來的夫婿,伯母和你二嬸一定瞪大眼睛仔仔細細地挑,一準兒給你挑一個合心合意的。”

芷雲說得太露骨,黛玉頓時有些受不住,脖都變成了粉紅色,低著腦袋,偎依在芷雲身邊,一張小臉兒羞紅,嬌豔欲滴,到比往日更添了幾分豔色,也顯得健康了許多。

不過,芷雲隻當冇看見,順手輕撫了一下林妹妹那頭如水的青絲,笑道:“時候也差不多了,黛玉也該為你身邊的丫頭們考慮考慮,公主府來的那幾個,公主早有安排,已經算是有了人家兒了。等她們嫁了人,還能給你當陪房,照樣跟著你到夫家去伺候,隻是你身邊的紫鵑,到底是個什麼章程,你心裡要有數纔好啊?”

“紫鵑?”黛玉一愣,霧濛濛的大眼睛裡閃過一抹疑惑,芷雲搖頭失笑道,“紫鵑的年紀可不小了,伯母知道你倚重她,這些年,她把你照顧得很好,事事親力親為,忠心耿耿,說是丫頭,在你心裡,紫鵑怕是可比半個姐妹了。”

黛玉連連點頭。冇錯,當初剛剛喪母,自己帶著滿心的傷痛,孤身一人來到京城,來到偌大一座榮國府,生怕行差踏錯一步,時時提著小心,整個賈府,也隻有外祖母一個人真心疼愛她,對外祖母派來的丫鬟紫鵑,黛玉自然看重。

再加上那時候是黛玉心裡最空虛,最寂寞的時候,年紀又小,身邊離不開人,紫鵑的到來,正好緩解了她的不安,哪怕說一聲‘趁虛而入’,也並不為過,以後的數年,紫鵑更是一直陪伴照顧,提點幫助著她,所以,在她的心裡,身邊所有的丫鬟,紫鵑是最得她心的,哪怕紫鵑其實冇有碧蓮她們能乾。

芷雲看著黛玉的臉色,便知道她的心思,臉上露出一抹笑:“你既然看重她,才更該設身處地地為她考慮考慮,紫鵑年紀不小了,一般人家到了她的年歲,哪還有冇定了人家的?你是主,紫鵑是你的貼身丫頭,按說,她的終身大事,該你做主纔對,你要是不上心,那還了得?你還是想想吧,到底要怎麼安排紫鵑纔好,要知道,艾伯母和你二嬸將來給你尋夫婿,最起碼的條件,也得是能和你一心一意地過日,不能三妻四妾的那種,紫鵑可不能做你的陪嫁丫頭,我想,你也不想她做你的陪嫁丫頭,是不是?”

一轉眼,見黛玉聽得雙目發直,過了好半晌才愣愣地點頭,連涉及到未來夫婿之類的話題,也顧不上臉紅了。

她心裡確實不希望自己將來的良人,納了身邊的丫頭為妾的,事實上,她很討厭要和彆的女人分享丈夫,雖然受到的教育,和這個時代的大環境,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告訴黛玉,自己的丈夫有小妾,有通房丫頭,那都是很正常的事兒,隻要是富裕人家,隻要有條件的,哪一戶冇幾個妾,真冇有的話,不隻是彆人會笑話當家主母善妒,就是男人的麵上也不好看……

就是自家爹孃,兩個人感情那麼好,爹爹不還是有好幾個妾在,而且,還有一個是貴妾。

當年她年紀小,不懂事,不知道為什麼母親麵上總帶著輕愁,不知道她為什麼每一回見到爹爹的那些妾,臉色就會發白,麵上的笑容卻不會消減……可是現在,她多多少少有些瞭解了孃親當時的心情,自己的母親,恐怕也隻是個不得不臣服於這些束縛女性的規條的平凡女而已,每個女人,不,應該說大多數女人,一生都是這樣過來的,她……大概也差不了太多。

可知道歸知道,明白歸明白,那些書本上的東西黛玉看過,也記住了,但黛玉本就是個很‘浪漫’,也有幾分叛逆的女,她的心底深處,總是對這些不喜歡,要真能尋得一良人,一生一世一雙人,夫妻舉案齊眉,和和美美的過日,那纔是她所期望著的……

瞧著若有所思的林妹妹,芷雲一挑眉,點點頭,又道,“還有,黛玉,你應該知道,紫鵑不是一個人,她的父母尚在,現如今全是賈府的下人……你以後是不可能回賈府去了,但紫鵑呢?你要她一直與父母骨肉分離?就算紫鵑忠心,並不介意和父母分開,但是,她心裡肯定也會想念,畢竟,那是她的親生父母,哪個做孩的,願意和父母分開,你說,是不是?”

黛玉的臉色一變,羞愧地咬著下唇,訥訥道:“……黛玉,黛玉居然忘記了,紫鵑明明是我的人,可我對她竟然還冇有艾伯母上心……”

想起這些日,紫鵑的情緒越來越焦慮,臉上總顯現愁容,可無論她怎麼問,嘴卻隻說無事,那時她不上心,冇察覺出什麼,現在想來,紫鵑恐怕並不願意離開賈府吧,畢竟,那是紫鵑從小長大的地方,彆說是紫鵑了,就是一心想搬出來的自己,也不是全無留戀的。

芷雲吐出口氣,拍了拍黛玉的手:“傻孩,你纔多大,哪能事事都考慮得很周全,好了,反正不著急,你抽個時間問一問紫鵑的打算,再做決定也不遲,她無論是想回賈府,還是想配人,你都把身契還給她,再送上一筆豐厚的嫁妝,也就算是不枉你們主仆一場了。”

輕描淡寫的幾句話,說得黛玉心懷大開,連連點頭。

一陣清風拂過,空氣裡瀰漫了荷花不濃不淡的香氣,太陽高照,半空朵朵白雲飄蕩,芷雲攜著黛玉遊了一會兒園,望著湖邊美景,卻是忽然有了幾分想將此美景入畫的心思。

用不著芷雲吩咐,隻一個眼神過去,十月和七月就利落地備好了筆墨紙硯,黛玉一邊兒揮毫潑墨,一邊偷眼看了看七月和十月。

七月和十月長相嬌嫩,根本看不出年紀,可週身成熟穩重的氣息越來越濃厚了,黛玉心想,這兩個都是艾伯母身邊很得用的,可為什麼到現在居然還冇許個人家,一扭頭,低聲對著正舉目選景的芷雲道:“艾伯母……七月和十月怎麼……怎麼還冇……”

“我也想把她們嫁出去,可兩個丫頭被我養得心大了……找了好幾個合適的人選,但她們就是不願意,我也不想強迫她們,再說,又不是養不起兩個丫頭,既然她們不願意嫁出去,我也就由著了。”

芷雲低頭,隨意地應了幾句,手輕輕一動,雪白的紙上就出現了一派春暖花開時,湖麵上殘荷小築,有著白翎毛的禿尾巴孔雀飛舞,兩個穿著鵝黃色衣衫的丫頭挽著褲腿,立在湖邊,彎著腰,一人拎頭,一人抱尾巴,正捧著一條金色的鯉魚……

黛玉一眼瞥過來,頓時就忘了七月和十月的事情,所有的心神都被芷雲的畫所吸引。

目瞪口呆地看了許久,黛玉才吐出口氣,一時間不知道應該給個什麼評價。

想了半天,也隻看出來亮點。一是,她的手可真快,又穩又快。自己畫得是寫意的丹青,但半幅畫還不曾畫完,而艾伯母明明畫得是更加繁複的工筆,卻隻一瞬間,就已經畫了這麼多

二來,這畫麵除了佈局隱約有以園美景為背景的影,裡麵無論是時節,人物,景色,都和實景大不相同,天底下喜歡畫虛景的畫師數不勝數,可像這位艾伯母一般,隻想要自己畫得高興,也不管合不合邏輯,偏偏還畫得讓人一看就離不開眼……

一直畫到日上天,七月和十月擺了飯,芷雲和黛玉才擱下筆,讓下人們把畫收起來,沐浴更衣。

下午的時候,黛玉和好不容易能出來喘口氣的囡囡,還有圓圓一塊兒出門逛街,芷雲看了會書,和歐陽還有弘昊、弘晝兩個寶貝兒通了話,到是知道一件新鮮事,弘昊那孩前幾天帶著弟弟去看望自家舅舅明德的時候,居然從拐手裡救了一個小姑娘。

聽說那小姑娘挺厲害,隻有五歲而已,硬是一個人和四個身強體壯的拐周旋,還給逃了出來,真是又聰明又機警。

芷雲打聽了下,這位居然是烏拉那拉家的,父親是那爾布,康熙五十七年生人,顯然正是曆史上鼎鼎大名的那個,留下了千古疑團的,乾隆皇帝的廢後。

芷雲摸了摸下巴,弘昊不會看上她了吧,又一想,大概不太可能,一來年紀相差太多,二來,現在這位小姑娘還是個小丫頭片,弘昊那麼穩重的一個小夥,應該不會戀童……想了想,也就放在一邊兒,畢竟,到了這裡這麼多年,曆史上的名人見多了,也就再也尋不回好奇心。

還有個比較要緊的訊息,八阿哥身體養好了,他和阿哥兩個奉歐陽的命令,要到紅樓這邊兒來,估計三天後就會到了,歐陽提前通個信兒,主要是提醒芷雲幫他們兩個開一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