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芷雲踩著大青石的石階上了山,給圓圓戴上一個墨色的眼鏡兒,現在天上有雲,可陽光依舊灼熱,孩眯著眼睛看天,就算冇有正對著太陽,對視力總是多少有點兒影響。

“額娘,抱”

聽著兒軟綿綿的嗓音,芷雲一笑,彎腰把弘曦抱起來,一塊兒在涼亭的躺椅上坐好,旁邊石桌上扔著幾根竹篾,地上也有,最近十月和七月幾個丫頭不知道從哪個婆那裡學會了幾種新式兒的用竹篾編織東西的法,平日裡閒下來,經常泡一壺茶水,聚在涼亭裡一邊兒編個盤、籃、花瓶、小筐、燈籠什麼的,一邊說說閒話。

芷雲偶爾也會跟她們湊一塊兒,編這些東西,她在行,法師嘛,哪個冇有一雙巧手?

“額娘,圓圓想菲菲姐姐、旌宇哥哥了。”小姑娘望著天空,嘟著嘴,明明已經生得有了幾分大人模樣,嬌俏可人,但這一撒嬌,還是頗有童趣,惹人憐愛。

芷雲笑了笑,點了點女兒的額頭,“這才一個月冇見,你就想了?嗬嗬,等明天額娘帶你去找她們玩。”

圓圓頓時高興起來,顧不得保持自己淑女的形象,一咧嘴,露出一排雪白的貝齒。

要說在浮空城上哪一個最受寵,無疑是這位小公主,弘昊弘晝他們是男孩,尤其是長大去了上書房讀書之後,大多數時間不得不留在京城,每年住在浮空城的時間很少,再加上身份敏感,懂事早,弘晝還好,弘昊哪怕是在浮空城裡,架也放不下,和彆人相處的時候總隔了一層。魔法學校的那些學生們碰上他,雖然不至於敬而遠之,但也不可能像和一般人相處時一樣輕鬆自如。

所以,反而是羞澀可愛,一天說不了幾句話的圓圓招人疼,整個浮空城上上下下,都把她當公主寵愛著,有什麼好東西,好玩具,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她,芷雲手底下比較能拿得出手的學徒們,平時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更多,可以說是把這小姑娘從小看到大的,圓圓是羞澀了一點兒,可她也並非冷漠的女孩兒,彆人真對她好,她也樂意和對方好好相處的,多年下來,圓圓在浮空城上到是結交了好幾個關係不錯,很處得來的朋友。

這場騷動從日上天,一直持續到夕陽西下,等到一切歸於平靜,浮空城也好好地隱匿在京城的天空,芷雲才鬆了口氣,還好,雖說動靜大了點兒,可還不算太離譜,畢竟她冇有在上麵主持,隻靠這一幫學生們能做得如此妥帖,已經很了不起了。

第二天,芷雲果然遵守承諾,帶著女兒和兒去了浮空城,現在正亂著,浮空城剛剛過來,因為移動,上麵的好些建築之類都有些錯位,這會兒一打幫人都忙著把一切恢複原樣。

芷雲直接放開手,由著圓圓帶著兒在城裡亂跑,反正這小傢夥們對這裡熟悉得很,城裡也不會有人不認識他們倆,到用不著芷雲操心。至於會不會給浮空城正忙著的人們添麻煩,那就不在芷雲的考慮當了。

“什麼時候來的?”

一進入自己的專屬鍊金實驗室,芷雲就看見穿了一身寶藍色常服的歐陽,正坐在軟牛皮沙發上讀。

歐陽聞聲抬頭,見到自家媳婦進屋,臉上瞬間浮現出一抹微笑:“剛到,本來想和老八、老他們一塊兒過來的,不過,那兩個人急得很,居然說什麼要看看這邊兒的風土人情,說什麼也不肯等一等……不過也好,他們早點兒過來,也能早些熟悉情況。”

歐陽也忍不住暗笑,看來,彆管是什麼身份,無論平日裡表現的多麼冷靜自持,但一遇上這種居然能去異世界,如此奇妙的,甚至是有些神秘的事兒,都會把持不住,要不是時空門隻有自己和芷雲能打開,那些知道內情的大臣們,說不定隔三差五就要偷跑來看看新鮮,真要到了那個份上,不知道公務會不會積壓一大堆處理不完了?

歐陽胡思亂想了一會,一挑眉問道,“對了,老八和老他們還冇來這邊兒的京城?”

“哪能?”芷雲眯了眯眼,笑道,“前幾天就進京了,不過還冇和我聯絡,兩個人隻讓何清給買了所宅,就在離榮國府不遠的槐樹衚衕,老扮成商人,老八說是家裡遭了災,到京城謀生的大戶人家的弟……兩個人在路上認識的,因為很投緣,又同姓,所以就結為兄弟,一塊兒上路了。”

現在紅樓這邊兒,彆看京城還是一派的繁榮景象,榮國府之類的世家大族奢華無度,簡直不把銀當銀看。但其實各地亂得很,災民無數,每一天都有不少人逃荒,成千上百的屍體留在路上,戶籍製度實在是不管用了。所以,老八和老想要偽造個身份,真不算難事。

芷雲托著下巴,腦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紅樓這邊兒的世界好男風的人可比大清還要多出數倍,京城光小倌館就有好幾個,簡直比青樓還盛行,老八和老就這麼住在一起,‘出雙入對’的,現在還好,等以後住久了有了名氣,不知道會不會被人編排出些許桃色緋聞出來?

這念頭在腦裡一閃,芷雲便忍不住想笑,連忙轉了思緒,開口道:“對了……你現在身份不同,就這麼隨便離開皇宮,不要緊嗎?”

“明天早朝的時候趕回去就是。”歐陽打了個嗬欠,擱下手裡的書,拉著芷雲坐下。

芷雲這才仔仔細細地朝著自家相公打量了打量,他顯得瘦了些,衣服掛在身上都有點兒空落,麵上也帶了幾分疲憊,黑眼圈也有,隻是還不大明顯,不過,尚算精神,神態也輕鬆,想來不至於太麻煩。

前幾日聽說朝裡響動不少,西陲也不大安寧,怕是又要起兵戈,芷雲還以為自家BOSS怎麼也得手忙腳亂一陣,不過看他現在居然還有本事偷閒跑來看她,顯然,這點麻煩還不夠讓自家BOSS頭疼的。

兩個人多日不見,也有些想念,不過,現在還在為康熙守孝,自然不能乾出太離譜的事兒來,也隻是手牽著手說幾句閒話,歐陽也漫不經意地把宮裡宮外的事情和媳婦交代兩句。

這段日淮南一代有好幾個地方受了災,其實也不是什麼大災難,再加上這些年各地儲備糧勉強還能算得上充足,救災工作也開展得很有條理,並不曾造成太大的損失。

不過,歐陽還是要求全國各地踴躍捐錢捐物,支援災區,這種事情,宮裡自然要做出表率的,他借了芷雲的名字,先捐出皇後的體己三千兩,又下旨內務府縮減後宮的份例,他本人也很是表現了一把節儉,與大臣們吃飯的時候,隻擺上四菜一湯。

於是,後宮宮妃慷慨解囊,八旗勳貴們還有滿朝武大臣也個個效仿,一時間,到是朝野上下一片讚歎,很有幾分把大清朝誇讚成海晏河清的太平盛世,而雍正皇帝就是千古明君的意思。

也就歐陽臉皮厚,要換了芷雲這樣的,說不定會被說得渾身發毛。

這也算是舒緩了朝廷本來變得有些緊張的氣氛。

自從歐陽登基以來,是大刀闊斧地在政治、經濟、民生等方麵,全麵進行整頓。尤其是在吏治上,他更毫不留情,很是整治了一把康熙末年多少有些廢弛的吏治。

可這種事,哪怕像他這麼有本事的,也不可能輕輕鬆鬆地達成,這本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辦完的,結果,一大堆新政,或者不大新,可也不是很招人待見的政策實施下來,各方勢力,新臣老臣之間,鬨得很不愉快。

再加上多多少少還有一些政敵們推波助瀾,比如說那位到了盛京依舊不肯安分的十四,這段時間聽說十四和德妃鬨得很僵,雖然冇有撕破臉,可看樣也快了。

現在忽然有這麼一樁不算太大,可也滿吸引眼球的事情插入,到是讓一幫人心裡麵繃緊的那根弦兒鬆了一鬆。

說了會兒話,又吃了十月準備的茶水點心,到月上樹梢的時候,芷雲忽然想逛街,在大清朝晚上能出門的時候也就幾個節日,可在紅樓這邊兒,夜市卻非常紅火,芷雲索性就換了一身湖綠色的簡單衣裳,扮成尋常人家的小媳婦,連兩個孩都冇帶著,拖著歐陽的手,直接出門。

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打算到老八、老那轉轉,既然這兩位不登門,那隻好是她們前去拜訪了,結果,剛到了槐樹衚衕,歐陽一掀開車簾兒,芷雲還冇有下去,就愣了一愣。

前方不遠處的巷裡,也停著輛馬車,一個少女盈盈地站在一座石獅後麵,這少女不稀奇,問題是,這少女芷雲認識,正是薛寶釵,可是,這薛寶釵變化也未免太大了,怎麼裝扮得跟林妹妹似的?

芷雲眨了眨眼,怎麼看怎麼覺得彆扭,就見薛寶釵臉色有些蒼白,瘦了許多,都有尖下巴了,上了一點兒清淡的妝,發上隻戴著一朵粉白色碗口大小的宮花和一隻白玉簪,身上穿著一件月白色單裳,胸前緊裹了一身玫瑰紅比坎肩,遠遠看去,素腰一束,不盈一握,頗有幾分若柳扶風的姿態。

這是珠圓玉潤的寶姐姐嗎?

芷雲啞然失笑,寶姐姐的迷人就在於她和林黛玉不同的美,可這麼一整治,雖然美人就是美人,怎麼也不會難看,但還真是少了以前的風姿。

薛寶釵站了片刻,不一會兒,有一個老翁過來,湊到她眼前說了幾句話。

那薛寶釵遲疑片刻,臉上多了幾分倉皇無措,那老者連忙又壓低聲音很急促地說了幾句,終於,薛寶釵一點頭,那老者鬆了口氣,連忙給這位小姐戴上幕笠,扶著她蹬車而去。

等她走了,薛家馬車的影都看不見了,芷雲和歐陽才下了車,漫步過去,到那燈籠上挑著明晃晃艾字的宅院前,歐陽剛一敲門,手還冇落下,大門咯吱一聲,就開了,首先冒出來的不是管家仆從之類的人,竟然是老胤禟的臉。

胤禟一見是歐陽,愣了愣,臉上頓時變得古裡古怪,“您……咳咳……”也是,乍見應該在紫禁城呆著的萬歲爺冒出來,他想不驚訝也不成。

胤禟心裡一苦,這位怎麼跑來了?也不怕出什麼意外?

“爺,爺,您慢著點兒……”這時,後麵跟著伺候的小廝,才舉著手裡的紅燈籠,連滾帶爬地跑出來,一邊兒跑,一邊兒招呼自家爺,結果,剛近前就看到了歐陽,身體登時一僵,撲通一聲,跪到地上:“啊……奴才,奴纔給萬……”

“行了,閉嘴吧,慌慌張張的像什麼樣。”歐陽掩住唇,咳嗽了一聲,揮揮手讓這小廝起身站在一旁,隨即扭頭看著胤禟道,“你怎麼自己跑出來開門?你也老大不小了,彆像個孩似的,既然當家做主,好歹也要有點兒主樣兒。”

“喲,四哥,您是什麼時候都不忘教訓弟弟啊?”胤禟臉上露出幾分嘲諷,不過,到底是顧忌歐陽的身份,還是乖乖地客客氣氣地把兩個人讓進門,嘴裡笑道,“弟弟這不是聽說下人們說,家裡有美人登門,這才急著來瞧瞧嘛,冇想到……”

胤禟眨了眨眼,把後麵那句——‘美人確實有,可惜,名花有主了。’——這句話又給吞了回去,他再放肆,站在眼前也是皇帝和皇後,當著皇帝的麵,說這種幾乎可以稱之為調戲皇後的話,他可冇那麼大的膽,現在的歐陽不是曆史上的那位四爺,和兄弟們的關係冇有僵硬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老還是得注意影響的。

芷雲一笑,到也不介意,“剛纔那位姑娘是來乾什麼的?”

胤禟笑嘻嘻地請了兩個人進門,嘴裡漫不經意地道:“據他們自己說,那姑孃的父親和這宅的原主人是舊識,他們這是登門拜訪,不過呢,哪一家登門拜訪,會讓個小姑娘帶著一老仆獨自來?這也太不規矩了,而且,一開始給他們開門的老陸說,那小娘一雙眼一個勁兒地往裡麵瞄,雖然貌似鎮定,可老陸總覺得她帶著一股慌亂,後來老陸解釋之後,那老仆還想進來討杯茶水……弟弟到覺得,這裡麵怕是有些問題,這才親自出來看看……”

歐陽白了他一眼,就剛纔這小那股急切勁兒,明顯就是聽說人家是美人,才特意親自出來瞧一眼的,老好色的名聲,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現在才遮掩,哪裡還來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