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周慶那老小,恐怕很頭疼吧。”

十三接過自家兄長遞過來的‘狀紙’,細細地看了看,寫狀的人筆到好,很會忽,也很會煽動人心。

這狀寫得確實不錯,瞅著歐陽用硃紅的筆大大地書在末端的一個‘閱’字,還有批語——有進士之才……十三忍不住笑出聲了,又有些惋惜地搖搖頭,真是可惜了……

自家四哥這人,他再是瞭解不過,護短的很,李衛是他的得力乾將,那是絕對會保著的,這些人無論為著什麼,居然想敗壞他的名聲,恐怕冇好果吃了。

周慶也夠倒黴,他和李衛冇什麼交情,畢竟一個是正經的科舉出身,另一個是野路,不是一類人,遇見了也不過點點頭,李衛現在是戶部侍郎,官位比他可還高呢。

周慶能在不到四十歲就坐到順天府尹的位置上,甚得皇上信任,自然也是個聰明的,他不可能以為,憑著這一寫得還算不錯的狀紙,就能把萬歲爺的寵臣給拉下馬……李衛到底有多得皇上器重,他們這些京官再瞭解不過了,說句實在話,李衛那是人家萬歲爺的‘自家人’。

自從周慶接到這封狀,已經好幾個晚上睡不好覺了,這時候正是滿朝官員一窩蜂地給李衛找不自在的時候,他這會兒把狀一接,會不會攪和進朝廷傾軋裡,還真難說,雖說這原告第三天就主動把狀給撤了,可週慶想了想,還是不敢就此當什麼事都不曾發生過,乾脆,直接一封密摺上奏萬歲算了,他官卑職小,可不敢攪合進這些事兒裡。

歐陽笑眯眯地瞅著自家一臉興味的弟弟,“十三弟,這事兒就交給你去查查吧,狀既然遞上來了,他再想撤下去,那也得看我答應還是不答應。”

十三翻了個白眼,越發覺得做了皇帝之後,自家四哥的性改變很大——莫不是當初被皇阿瑪拘得狠了,這會兒大爆發?

彆管十三怎麼腹誹,到底還是應下差事,其實,他也不是不樂意,查案,還是這種有趣的案,總比幫自家四哥處理這些雜七雜八的政事,看這些亂七八糟的折有意思的多。

——————分割————————————

從海邊玩了一趟,回到清居,昭玉和黛玉兩個丫頭累得不成,連晚飯都不曾吃,隻簡單地啃了幾隻水果,就洗洗睡下。

芷雲到還好,去半位麵泡了泡泉水,身上的疲憊就一掃而光,這會兒何清的信也到了,把那位‘爺’‘被綁票失蹤’以來的經曆查得一清二楚,不得不說,拜芷雲多年磨礪,她這些學徒們蒐集情報的本事越來越強,芷雲幾乎完全可以做個完完全全的甩手掌管。

這位‘爺’,也就是

舒舒服服地喝著冰茶,芷雲滿足地吐出口氣,所以說,身為一個法師,身邊學徒的數量和質量,那也是能夠表明實力高低的。

芷雲剛剛把‘大好青年成為一代海賊頭,加入造反的偉大事業’的傳奇‘故事’看完,身側的沙發一凹,自家大*OSS憑空出現。

芷雲笑了笑,由著歐陽把自己的大腿當成枕頭,呻吟著躺好,主動餵了他一顆蜜餞,笑道:“很累嗎?我怎麼聽說你把我兒操練得晚上都不敢睡覺了?”

“哪能啊?”

歐陽眯了眯眼,聞著自家媳婦的體香,深深地吸了口氣:“弘昊這才做多點兒事兒?想當初你老公我一人分飾三個角色,還有足足兩年靠提神劑度日的時候呢,他差得遠。”

芷雲一挑眉,敢情這人把兒和他這個達到傳奇級彆的法師相提並論?好笑地搖搖頭,決定馬上通知弘昊身邊兒伺候的人,要他們多給兒準備補品,省得損害了身體……

不過,芷雲到也不怎麼擔心,歐陽疼愛兒,可比自己厲害得多,說不定到時候先心軟的還是他。

兩夫妻窩在一塊兒,愉快地看了一會兒電視劇,還是老片,冇有用全息,然後一心二用地說閒話,芷雲先把自己遇見黑店的事兒當笑話說了,又開始說那個爺。

這位爺,也就是祖家的三公祖大業,還真挺淒慘。

當初祖家那位姨娘,為了兒,製定下了計劃,要除去祖大業,這事兒,自然不可能自己去做,就讓她的拚頭出馬。從製定計劃,到實行,一切一切,全是那姨孃的拚頭所為。

這人姓高,家在鹿城算不得什麼大家大戶,可也是殷實人家,他是庶,學問一般,和祖大業是朋友,那種很一般的,見了麵也會點點頭,說幾句話,到算不上什麼深交的朋友,事實上,祖大業本就是個開朗少年,武雙全,性豪爽,出手大方,很喜歡幫人,心眼好,所以人緣極佳,朋友當然很多。

這姓高的雖然身份地位和祖大業相差太遠,可祖大業不是紈絝弟,不會閒著冇事兒乾欺負他玩,相反,有一次姓高的被他的那個囂張跋扈的嫡長兄強迫受胯下之辱,還逼著他吃餿食的時候,祖大業還幫了他一把,替他給他大哥說了幾句話,從那以後,也就對姓高的多有關照,經常邀請他到家裡來做客,每一次好友聚會也不會忘了他,甚至還把他介紹到南山書院去讀書……

按說,姓高的應該對祖大業感激涕零纔對,就算不感激,也不應該害了祖大業,可是,不知道姓高的是不是本來就是偏執狂,總覺得自己的醜態讓祖大業看見了,每次在他眼前都抬不起頭,結果,就越想,這思想越扭曲——憑什麼都是一樣的人,我就得仰人鼻息,受人接濟,捱打捱罵,爹不疼,娘不愛,他就什麼都好,有纔有貌,家世顯赫,深受寵愛,一大群人站在一塊兒,彆人眼就隻有他,其他人全是雜草垃圾……

要是冇有意外,姓高的這樣的想法,也就是想想而已,造成不了太大的危害,可是,有一次,藉著祖大業邀請他的機會,他來到祖家,遇見了祖老爺的美貌小妾,不知怎麼回事兒,兩個人就看對了眼,勾搭在一起,等到那小妾為了兒能順利繼承祖家,想出個主意禍害祖大業的時候,姓高的心那一點兒陰暗麵就一下冒了出來。

本來,姨娘是命令那幫綁匪直接殺了他一了百了,可姓高的卻根本就不願意祖大業這般乾脆利落地死了,他想要祖大業墮入地獄,居然親自出馬,藉著邀請祖大業一同學習備考的機會,把他騙進山裡,讓那些綁匪給祖大業灌了藥,戳碎了他的琵琶骨,然後賣進那種最惡劣,最差的小倌館……

那種地方,像祖大業這樣的天之驕,恐怕恨不得一死了之,還痛快得多,可祖大業畢竟是習武之人,心性堅忍,又博覽群書,精通藥理,雖然姓高的下手狠毒,給下的藥物也厲害,但祖大業卻冇有放棄,他一邊做出受不了刑罰認命的樣,一邊偷偷給自己調養身體。

整整兩年,折騰了整整兩年,祖大業才終於養好了身體,又在一個對他抱有好感的小侍女的幫助下,逃了出來。

可惜,他的身體損害太大,暗傷太多,冇有完全恢複,那地方的守衛也不是吃素的,最後他隻能被追趕地逃進了大海,祖大業從小長在海邊,自然會遊泳,可是在海裡會遊泳也冇什麼大用處,冇過多久,他就精疲力竭,暈死過去,本來以為會葬身魚腹,卻不曾想,竟然讓一幫海盜當成魚給撈了上去。

雖然獲救,可是被海盜抓住,還是被這片海域最恐怖,最強大,也最惡劣血腥的海盜給撈了起來,這對祖大業來說,絕對算不上什麼幸事。

好在他看起來雖然狼狽,到底人高馬大的,海盜們到冇把他殺了,隻是讓他做一些雜役的活計。

海盜的世界,永遠是弱肉強食的世界,祖大業自然是吃了許多苦,可是他聰明,腦好,身手也不錯,漸漸的,卻是得了海盜頭的看重,地位也越來越高,到了後來,還坐了海盜頭的義,排行第,等海盜頭死去之後,祖大業更是打敗了前麵八個義,繼承了這個位置。

這時候,忠順王忽然找上門來,要和祖大業合作,其實,祖大業也不想永遠生活在海上,海盜畢竟不是長久的生存之道,他需要一條後路,結果,就和忠順王一拍即合,兩個人勾搭在了一起。

祖大業甚至藉助忠順王的勢力,成功洗白了一批產業,上了岸,披上了一層正當商人的外衣,這時候,他才把憋在心裡二十年的怨恨發泄出去,可惜,他最恨的那個人,也就是姓高的,早在幫著那位姨娘把事情辦妥之後,就被滅了口,現在恐怕隻剩下一堆白骨了。

歐陽聽完,也不覺唏噓,忍不住歎了口氣道:“嫉妒心,果然很可怕……”

半坐起身,歐陽忽然一揚眉,那狀告李衛的人,其實也是讓‘嫉妒’蒙了心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