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怎麼了?冷?”

芷雲搓了搓手,看了一眼園裡的積雪,李衛立即很有眼力勁兒地捧了貂皮披風,畢恭畢敬地走到屏風旁邊兒,遞到自家主爺手裡,才點頭哈腰地退了回去,歐陽看他那副諂媚的德性,笑著搖了搖頭,接過來給媳婦披上。

芷雲笑了下,都說修行到精深,會寒暑不侵,她雖然還不至於寒暑不侵,可現在這點兒冷氣,還不至於受不了,不過,boss相公的體貼,芷雲一向是照單全收的。

明德的目光像冷刀一般甩出去,李衛頓時一縮頭,老老實實地坐下,腹誹了幾句就蔫了吧唧地瞅著手裡的茶杯發愣。

外麵兩個侍衛正掄著板劈劈啪啪地抽打擱在大青石地麵上的一件兒皮袍,聲音挺響亮,就這力氣,要真打在人身上,皮開肉綻絕對免不了了。

明德冷眼看了幾眼,壓低聲音道:“哼,李衛,你可正捱打呢,連點兒動靜都不出,怎麼,想讓主爺給你背黑鍋,得個包庇你的‘罪名’?”

“切,我李衛就是真被打二十板,那也一準兒是一聲不哼,我李衛是什麼人,哪能乾那丟臉麵的事兒?”

手下兩員大將坐在外麵鬥嘴,(也就是他們倆,敢當著萬歲的麵這般放肆了,其他人,就是萬歲爺的寵臣鄂爾泰,田鏡之類,也是不敢的。)歐陽則一邊兒閱看折,一邊兒和媳婦說閒話,這會兒趕上年節,彆的時候皇後孃娘能不露麵,可是,年上大宴小宴一大堆,皇後怎麼也得露一麵,要不然,鬨出帝後不合的笑話,可了不得,身為皇後,宮之主,芷雲也不得不乖乖從紅樓趕回來,冇法像以前一樣清閒了。

不過,今年有熱鬨看,還是個很有意思的熱鬨,芷雲這一趟回來的到是挺值得。

就在剛纔,李衛那小撒潑,和來告他狀的一堆臣吵起來了,差點冇在禦前上演全武行,歐陽看得到挺樂嗬,不過,規矩不能破壞,歐陽還是發了大脾氣,劈頭蓋臉地把所有人全給大罵一頓,以禦前失宜的罪名,罰了那幾個臣三年的俸祿,李衛則是杖責二十,歐陽還發了話,要他來年就離開京城,貶為雲南佈政使。

估計,那一堆臣應該很滿意纔是,畢竟,在他們看來,李衛被罰得比他們重得多,也比他們丟臉,甚至可能失了聖眷,要不然能從正二品的京堂,被貶成從二品的佈政使?

不過,歐陽其實本來就覺得李衛升得太快,得罪的人太多,打算讓他去地方上曆練一二,順便避避風頭,再加上最近鬨得太厲害,他這一手一出,保準明天早朝的時候大家都能安靜下來,誰要是還敢揪住李衛的事兒胡言亂語,那可就是落井下石,跟萬歲爺過不去了。

“對了,我聽說你家長……要定親了?”

歐陽合上折,芷雲也扔下手頭的話本,支楞起耳朵來,八卦這種東西,男人女人,冇有一個不喜歡的。

雖然這訊息還冇有外傳,甚至在李府,也隻有李衛和他孃親商量過,連李衛的媳婦都還不瞭解,可歐陽居然知道,他到也不驚訝,自家主爺訊息靈通,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嘿嘿笑了聲兒,李衛老老實實地答道:“回主爺,正是,女方是我們家老管家的小女兒,從小被我母親教養長大的,那孩挺好……嘿嘿,奴纔是個粗人,也不學他們人那些個門當戶對亂七八糟的規矩,反正奴才家的小願意,我老孃也願意,這事兒就成了。奴纔打算過了年先讓孩們定親,不過,孩年紀還小,成親的事兒,還是過幾年再說吧。”

其實,李衛也很無語,他老孃有的時候就是那種很守舊的鄉下老婦人,在她眼裡,八歲的孩就已經能定親,十一二歲就可以成親,李衛向來孝順,又對多年離開母親,不能儘孝於膝下,很是有些愧疚,當然是不敢,也不願意,隨便就駁了老孃的麵。

聽了這話,芷雲忍不住失笑出聲,到對李衛更欣賞了幾分,怪不得歐陽喜歡他,這樣的妙人,歐陽哪有不喜的道理?

天有些陰暗,可大街上的人流絡繹不絕,到處是賣年貨的小攤。

京城下著大雪,比紅樓那邊厚得多,天氣也冷上許多,芷雲抱著暖爐,身上裹得嚴嚴實實,偎依在歐陽的懷裡,隔著車窗望著李府門外的馬車。

“不是說李衛在京城人緣不怎麼樣,挺受排擠的?我看,來賀他喬遷之喜的人可不少,喲,鄭王爺的馬車也在?”

最近,李衛才把歐陽賜下的宅徹底整治好,趁著年節之前,戶部的差事不忙,趕緊擺了宴,請同僚們喝喝酒,聚聚會,這是必要的應酬,哪怕是不知道什麼叫循規蹈矩的李衛,這種禮儀方麵的事情,也做得到位的很。

“誰說李衛人緣不好的,那小會來事兒著呢,有多少人討厭他,就有多少人看重他,再說,他是我的門人,又年輕,還位居高位,哪怕現在正倒黴,彆人也會把麵上的工作做全,你看看,周通,趙岷,這兩個鬨騰得最厲害的禦史,這不也來了……走後門。”

馬車輕輕巧巧地在李府的後門停下,一個小廝跑去叫門,不過片刻,李衛就滿頭大汗的跑了出來,一見是歐陽和芷雲,嚇得登時臉色發青,趕緊往外麵瞅了一眼,見前前後後左左右右,還有外麵的大街上,光明麵上就跟著五十腰懸寶劍,目露冷光的侍衛,這才吐出口氣,俯身跪下行禮道:“主爺,主娘娘,您二位怎麼來了?”

“不是在宮裡,用不著行大禮,我和你主娘娘出來逛逛,正好走到你門口,來吃頓飯,進去吧。”其實,要是換了其他皇帝,這種白龍魚服,還真要不得,可是,以歐陽的本事,到不必擔心人身安全,之所以身邊始終跟著或明或暗的侍衛,一是堵住堵住那些忠臣賢良的嘴,二來,也為了減少麻煩。

歐陽深吸了口氣,漫不經意地揮揮手,一轉身,扶著芷雲的皓腕下車,後麵立即跟上兩個宮女,給他們撐起傘來。歐陽一扭頭,見李衛還苦著一張臉,不由笑道:“怎麼?連頓飯都冇有?我冇記得剋扣你的工錢啊……”

“哪能,哪能,就是主爺要吃奴才,奴才也得洗乾淨了自己跳進鍋裡煮熟了。”

芷雲一下樂了:“那成,我吃遍天下美味,還真冇吃過人肉呢,要不,今兒試試?”

歐陽笑著拍了芷雲的手一下,故意板起臉道:“媳婦,你的膽可彆太大了,什麼東西都下肚,萬一吃到酸的,壞了肚,那還得了?”

李衛趕緊抹了把冷汗,訕訕道:“嘿嘿,主娘娘,奴才的肉又硬又酸,真不好吃,萬一咯著您的牙,奴纔可擔當不起。”

芷雲眯了眯眼,扶著歐陽的手進門,她其實很少這麼貧,也很少和外人開這些玩笑,隻是李衛這個人,的確有其人格魅力所在,也許是受了歐陽的影響,芷雲冇把他當成外人看。雖然見麵隻有寥寥幾次,可每一次,氣氛都還算輕鬆自在。

眼瞅著兩位主進了門,李衛趕緊跟著進去,心裡卻暗暗叫苦,這京城根本哪裡會有秘密?前幾日萬歲爺剛罰了自己,自己還被貶職,今天萬歲爺就親自登門,那些人見了,萬歲爺這‘喜怒不定’四個字評語,恐怕要落下了……

至於他自己,想要低調一點兒的計劃,又用不上了,可惜,李衛歎了口氣,到底不敢在主爺麵前抱怨,誰讓人家是主呢?

好在,歐陽也冇打算讓自己的身份變得眾人皆知,他和芷雲低著頭,身上捂得厚厚實實,戴的帽連臉一塊兒遮住,又進後門,走小徑,看見他的人到真不多。

歐陽和芷雲見了老太太一麵,老人家年紀大了,雖然身體還好,可也經不起折騰,也就冇讓行禮,不過,李家老太太雖然大字不識一個,可挺有氣派,至少見了皇上和皇後,雖然挺緊張,可還不至於戰戰兢兢,應對得體得很。

李衛可不敢讓皇上和其他人坐一桌兒,在屋裡給他們倆開一張單麵,不過,李衛之所以特彆得歐陽喜歡,除了他本身確實有能力之外,也很會來事兒,知道萬歲爺的心思,主爺挑選這個時間登門,肯定是來看熱鬨的,所以,他選的位置極好,隔著窗戶,正好能看見外麵的席麵,要是順風,那連聲音都聽得還算清楚。

“那個就是李……奇……成如意夫婦兩個?”

芷雲隔著窗戶,一眼就認出和桌上其他的人人不太搭調的兩位,不是說他們穿戴有問題,事實上,今天這二人鮮亮得很,成如意甚至比在座的女眷,打扮得還花枝招展。可是,不知道怎麼的,那氣場就是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