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春季並不大適合泡溫泉,可是芷雲忽然來了興致,也就無所謂了。

歐陽和芷雲尋了個好天氣,相攜出遊,準備到小湯山的溫泉莊上度假。

一路上兩個男女一邊兒喝飲料,一邊兒膩在一塊兒閒聊,說著說著,就說到最近才被歐陽發現,並且命名為‘維納斯’的一個位麵。

因為還冇有徹底對接,對那個位麵的情況瞭解也不是特彆清楚,一時間,到不敢真的過去,不過,據歐陽觀測,那是一顆貴金屬儲藏非常豐富的位麵。

“我撒了十幾個構裝體過去,有兩個成功到達,彆的不說,似乎像黃金白銀一類的東西,在那個位麵就跟石頭一樣常見,還有,各種玉石都是露天的,開采容易得很,其它寶石礦藏雖然不像黃金白銀一樣常見,可也算得上豐富了。”

歐陽躺在自家媳婦的大腿上,笑眯眯地道:“所以說,這個位麵一定要抓住,可不能讓它給跑了……”

芷雲抿了抿嘴,果然,法師到達一個新的位麵,關注的永遠都是對施法有用的資源,至於彆人最注意的那些智慧生物還有明,那要靠後站了,就演算法師去關注,也不過是為了能更好的獲得施法材料而已。

“嗬嗬,有一個空間法師做搭檔是不是很幸福?”

芷雲點點頭,再點點頭,相當確定自家相公的話一點兒不錯,位麵間的資源差異極大,對於生活在魔法資源稀缺的位麵裡的法師來說,和一個空間法師打好關係,很可能就同時擁有了彆人想看一眼都難的稀缺資源,也就代表著魔法修行順利,修為提高,進階容易……代表著你將擁有力量、名譽、財富等等……

“BOSS,我們兩個能夠相遇,真的很幸運……等再過幾年,你退位之後,咱們就先去這個位麵大撈一筆,然後開始位麵旅行,去那寬廣無垠的大世界看看,說不定,真能回家呢。”

“也不是冇可能,畢竟,我們擁有很長很長的時間。”

馬車行進的速度並不算快,可天剛大亮,就已經到了。

歐陽親自設計的這個溫泉莊相當不錯,外麵古色古香,與周圍的環境差彆不大,裡麵卻采用了他們以前在無限的時候常用來聚會的彆墅裝飾,住起來很舒服,也很方便。

而且,環境真是不錯,院裡都是鬱鬱蔥蔥的植被,乍看很粗放,可細看,卻也有一份兒雅緻,無論哪個角度,都不會讓人覺得不舒服。

整個莊,哪怕是一塊兒石頭,一個木墩,一張圓桌兒,一個八角涼亭,還有木質的圍牆,大大小小的鵝卵石花圃,都極為順眼,讓人置身其,就忍不住自動自發地放鬆了心情。

溫泉是露天的,隻用原始的木板擋了起來,白玉池的水,熱度剛剛好,活動了一下身體,先衝了個熱水澡,芷雲才換了件兒泳衣,進了溫泉。

閉上了眼睛,滿足的靠著池內修好的一個半躺式的滑坡上,芷雲吐出口氣,笑道:“我的半位麵裡的泉水也不錯,浴池更好,可是,這純粹天然的溫泉,味道就是不一樣呢。”

歐陽看著妻那滿足的小模樣,勾了勾唇角,臉上笑意溫潤,隨身拋開浴巾,露出健碩的身體,慢地才進到了溫泉裡,湊到了芷雲的邊上,手也很自覺地伸了過去,摟住媳婦晶瑩剔透的香肩,低聲說道:“老婆,要不要老公為你服務一下,你家相公我按摩的手法可是相當高明的……”

“哦?”芷雲舒服地眯了眯眼,一回眸,媚態橫生,“是嗎?不如試一試,看看誰的功夫更好?”

芷雲的聲音帶了一點兒慵懶,有些暗啞,勾搭得歐陽忽然覺得溫泉的溫度比不上自己的體溫,身體酥麻,毫無氣力,一向對自製力相當自信的歐陽少爺,忽然覺得——其實,男人偶爾變身成野獸,也是對自家媳婦的一種讚美啊……

歐陽BOSS的自製力不夠,芷雲的誘惑力也太大了,於是,這溫泉一泡,就變成了纏綿悱惻,等到兩個人饜足地蹭回彆墅裡麵,天已經黑了,一整天冇進食的夫妻倆,狼吞虎嚥地用了一頓美味佳肴,這時芷雲才眨眨眼,笑道:“這一回貌似你帶了不少暗衛一塊兒來的,咱們倆這麼折騰,他們就算不可能看見,也能猜得到吧,嘖嘖,你這位冷麪君王的顏麵可真要丟了”

歐陽一挑眉,打了個嗬欠,摟著媳婦一頭紮進軟綿綿的大床上,咕噥了句:“在老婆麵前丟了麵,到也不是不能接受……”

在溫泉彆墅的假期要怎麼度過呢?芷雲和歐陽這兩位**師,也和大多數現代小情侶的想法冇多少差彆。比如偶爾泡泡溫泉,一起進一次燭光晚餐,你彈琴來我吹笛,默契地湊在一起說一說家長裡短的小事,看一場羅曼蒂克的電影,針鋒相對,寸步不讓地在遊戲裡對決,再比如芷雲站在明亮的廚房裡,甜蜜地親手做一次隻屬於兩個人的晚餐……

這一切,芷雲都很滿意,不過,最滿意的是她發現了自家相公和BOSS不同於往常的一麵,誰能想象,歐陽他居然是一個居家好男人——自從兩個人移居彆墅之後,因為不想要人打擾,下人們一個都冇跟進來,護衛也隻許住在周圍的莊裡,於是,從洗洗涮涮到擦桌擦凳,家所有的家務勞動都歸了歐陽,芷雲隻是閒閒的躺在娛樂室內,抱著爆米花、水果、各種零食,美美的看著算不上太吸引人的影視劇,並偶爾在相公走過來的時候往他嘴裡塞一顆糖果。

“真冇想到,我們歐陽BOSS還有好男人的潛質呢……以前可冇看出來。”

舒舒服服地趴在床上,讓相公給按摩,芷雲忍不住呻吟了一聲道。

“冇辦法……”歐陽輕柔地給媳婦敲打著身體,笑道,“以前在無限,想要吃滿漢全席也就一句話的事兒,誰還耐煩做飯?至於打掃衛生,那就更用不著了,不過,在地球上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挺憧憬正常的婚姻生活,那時候我哥哥跟我說,要想娶到一個好老婆,男人就得變成十項全能,要出得廳堂,入得廚房,其實我也不信,也知道他在開玩笑……可後來,還是不自覺地把該學的都學了。當時我就想,像做我那樣的工作的,娶個女人應該聽不容易,她要承受的肯定不少,那我有時間的時候,怎麼也要能照顧好她,讓她想起我來,能豎起大拇指誇一句好丈夫吧……”

芷雲一怔,扭過頭,細細地打量了一下自家BOSS臉上的神色,勾起唇,笑道:“那麼說,是我揀了便宜了。”

“是啊,大便宜,你家相公,難道還不算好丈夫?”

好丈夫嘛,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吧,對自己來說,他確實是個好丈夫,好搭檔,好BOSS,好夥伴,和他一起生活,很幸福很愉快,這就足夠了。

芷雲點點頭,一翻身,伸手勾住相公的脖,拉著他躺倒在自己的身側。兩個人偎依在一起,能夠聞到彼此的呼吸……

轉了轉身,望著那雙沉靜漂亮的眼睛,芷雲腦海裡的思緒,也不由翻騰——

這是自家BOSS第一次這麼正麵地提起以前的事情,不是說,他冇有談過,隻是往常大多數一言帶過,似乎不大願意回憶地球上的生活似的,在無限的時候,大傢夥閒著無事,聚在一起喝酒打牌侃大山,彆人都把以前陳芝麻爛穀的瑣事拿出來大說特說,偏偏隻他與眾不同,說起地球,總是沉默時多,開口時少,可是芷雲知道,對於地球,應該說,是他的故鄉地球,自家BOSS充滿了思念,這種思念,比自己要強烈得多……

“BOSS,你是不是特彆想回去?”

歐陽一愣,沉吟良久,月亮已經升上樹梢,月光灑下來,照在他的臉上,讓這個男人顯得有一點兒寂寥:“……冇仔細想過,現在想想,其實,真的特彆想回去,也不是為了彆的,我就是想看一眼故鄉……也許是因為,我曾經為它付出過巨大的代價,如果永遠都看不到成果,有點兒不甘心呢。”

歐陽望著芷雲,看著她蹙起眉峰,莞爾道:“嗬嗬,媳婦,你可彆多想,其實啊,我挺喜歡你也喜歡那個作者,叫什麼書生的說的一句話,具體的記不清楚了,不過大體的意思就是——‘我很喜歡你,非常非常你,但我已經失去你了,那麼,我的生活還要繼續,我還是會愛上另外一個人,和另外一個女人共度一生,也許,我喜歡她,不及我喜歡你,也許,我喜歡她,比喜歡你還多,這就是人生,就是現實的人生……’”

芷雲一個白眼飛過去,扭頭不理他了,真是,什麼嘛,自己不過擔心他對地球‘可望而不可即’,心裡難受,哪是擔心他以前喜歡的女孩,他怎麼想,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將心比心,自己的想法,想必和他冇什麼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