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謝謝你來找阿旭。你要不來看他,我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找到藉口見他一麵呢。”

芷雲一挑眉,乾脆正了正身,托著下巴聽眼前的大美人傾訴。

田沫沫也不知道為什麼,和芷雲明明是初見麵,卻總覺得她很親切,有一種與自己的丈夫相似的氣質。似乎,把不願意告訴彆人的心裡話和她說說,是件在正常不過的事兒。

“醫生這職業不錯,收入高,社會地位也高,我嫁給她,爸媽都說,我找了個好丈夫。”田沫沫笑了笑,眼角的紋路飛揚,眸裡的光,卻帶了點兒迷惘。

“可是,這醫生有好多種,有的醫生,一年也不一定看幾個病人,可是開名車,住豪宅,存款豐厚,家庭事業兩得意,可阿旭不是這樣的醫生,他太忙了,這不,要不是這一次大地震,阿旭還在戰爭難民區,從去年十月戰爭開始,到今年冬天,我一共和他通過四次電話,所有通話時間加起來,隻有三十五分鐘,我的丈夫明明是個好醫生,可我無論是發燒感冒的小病,還是有一次得了膽囊炎,送我去醫院的,都不是我的丈夫,給我看病的,也不是我的丈夫……”

“其實,這些都冇什麼,他是個醫生,忙一點兒,說明他有醫德,醫術好,這是好事兒,我該驕傲,可是,他就是不肯安安分分地呆在醫院裡,什麼地方發生病毒泄露,什麼地方戰爭爆發,還有第七區的難民營,這纔是他常駐的地方,你能想象嗎?”

沫沫的眼淚滴溜溜在眼眶裡打轉,聲音也有些哽咽:“這一次區發生大地震,不知道多少人受傷,多少家庭破裂,連我家的房都差一點兒塌了,可我除了最初的驚嚇外,竟然發自內心地感到高興,因為我的丈夫肯定會回來,地震災區再危險,總比我在千裡之外,永遠不知道我的丈夫在做什麼,下一秒鐘是不是還活著,要好得多……”

芷雲咬著牙,保持自己麵上的表情平和,抽了張紙巾,遞給沫沫讓她擦臉。

她不是不相信天底下有無論醫德還是醫術都一流,習慣於‘捨己爲人’的好大夫,可那個人,絕不可能是薛孟,這樣的人,隻能是尹西卿那類……芷雲搖搖頭,雖然沫沫的話應該不是胡說八道,但她還是不相信,一個人怎麼可能在短短三十幾年的時間裡變化這麼大?從惡魔到天使?就是耶和華降世,把他的靈魂揉碎了重組,也不會有這麼大的變化吧?

芷雲按了按胃部,覺得胃裡有些酸,苦笑了一下,算了,也許薛孟是去那些所謂的病毒爆發區域,或者戰場蒐集什麼東西,也許他隻是給自己找刺激,根本不是因為善心,這麼一想,芷雲越來越覺得自己的想法纔是正確的。

不過,田沫沫真是不容易,以她這樣的大美女,想找個二十四孝老公,想必不是難事,換了彆的男人,說不定會把她伺候得像個太後。

“嫂,我哥這麼混賬,你受得了?”

“……習慣了也就好了,以前也想過和他離婚,可是,冇辦法,天底下好男人千千萬萬,偏偏隻有這一個我喜歡,而且,他身上也不都是缺點,縱然這不好,那不好,可跟他在一起,心裡踏實,他這樣的人,所有感情都會表現出來,你能明明白白地知道他心裡有你……”

“嗬嗬,看我,都說什麼呢。”田沫沫發現了一通,心情好了些,卻又有點兒不好意思,忙站起身,扶著芷雲躺下,笑道,“你還是好好歇著,有孩的人了,自己不累,也得顧忌孩。”

芷雲乖乖閉上眼,可精神力能夠感應得到,隻要薛孟那傢夥出現,田沫沫的注意力,就絕不會落在另外一個人身上,哪怕薛孟連個眼神兒都冇工夫分給她。

一直到深夜,外麵不斷傳來的類似於槍炮聲,炸彈聲的響聲,也漸漸收了,醫院開始變得安靜,醫生和護士們這才端著飯碗三三兩兩地聚集在一塊兒開始吃飯。

芷雲也半靠在枕頭上,隨意地吃了一口分發下的病號飯,說實話,這飯很差,冇味道不說,還冇有幾顆米粒兒,一小碟不知名的青菜,樣簡直跟青苔一樣,還帶著一股酸味兒,隻是看就讓人胃口全失,遠遠比不上午沫沫給送來的那碗粥,雖然那粥也算不上稠密。

可是所有的病人都吃得稀裡嘩啦的,而且醫生碗裡的飯,更少,也更差,芷雲眼瞅著薛孟這麼一個對精緻生活追求到極致的男人,伴著自家老婆給泡的一碗茶水,啃一塊兒手指長的灰色麵卷,還吃得津津有味,至於他的碗裡的粥,已經貢獻給身邊吊著胳膊,衝著他流口水的小女孩兒患者了。

“很驚訝?”

吃完飯,順便把芷雲碗裡的飯也給吃了,薛孟哄著老婆在旁邊的沙發上睡下,才伸了個懶腰,坐在芷雲的床頭,笑道:“趁這會兒閒著,我跟你說說這個世界的大體情況,你現在所在的星球叫石星,顧名思義,整個星球百分之八十由各種硬度很高的礦石組成,剩下的百分之十為海洋和河流,百分之一纔是土壤。”

“全球分為七大區,隻有第一區有大麵積的土壤,可以種植可食用植物,其他幾個區域,能種植作物的地方不多,尤其是七區,全區冇有任何綠色植物存在,所以,整個星球最熱門的專業就是農業學,人們致力於研究所有能夠食用的高產農作物……”

薛孟的語速很快,寥寥幾句話,說得芷雲都怔住了,她真冇想到,泥土這種在地球最不值錢的東西,在這裡居然稀少到這種地步,最有趣的是,這樣的地方,居然也會智慧生物誕生……就算有智慧生物,也應該是水生物種纔對吧。

“你可以想象,這裡的食物有多麼珍貴了?所有人的食物都有計量,一人每天一餐,軍人和病人兩餐,現在是戰爭期間,所有食物優先供應軍隊,又發生了大地震,交通不暢,外麵能運進來的糧食有限,現在還能吃點兒稀粥,過幾天要是再不恢複交通,或者再有大規模交火的情況發生,那麼,恐怕連粥水都喝不著了。”

薛孟笑著看了芷雲一眼,知道芷雲有自己的半位麵,說實話,他要是早知道有一天會跑到這樣的世界,說什麼也得做施法者,弄一個半位麵和靈魂連接,而不是像現在,空有滿腦的藥劑知識,卻因為根本冇有辦法配藥而幾乎無用武之地。

他不是施法者,在無限就是充當醫生,精通西醫,還有無數珍惜藥材供他使用,自然是手到病除,從閻王爺手底下搶人搶得毫不含糊,可換了個地方,藥材緊缺,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就是再厲害,現在能發揮出來的也不到三成了。

此時看見芷雲,薛孟的歡喜之情,恐怕用語言根本無法形容。

當然,現在芷雲肯定不知道薛孟正打她的注意,就是知道也不會在意,她的眼睛裡,如今隻剩下這個世界簡直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各種珍貴寶石礦藏。

“那麼說……如果我弄一袋兒糧食,就可以換取大量的礦石。”

芷雲眯了眯眼睛,第一次無比深刻地意識到,這地方還真是法師的天堂,“記得嗎?有一次我培養魔法植物的時候發生變異,弄出一種專門就在寶石裡生長的樹,能結出挺像柑橘味麪包的果實,那時候你和小還嘲笑我說,我創造出造價最高的植物,能申請世界吉尼斯記錄了……你說,我要把這東西賣給你們這邊兒的政府,能弄到多少有用的資源?”

薛孟一挑眉,剛想說什麼,就聽見警報聲大響,牆上的電話紅光閃爍,他幾步跨過去,剛拿起電話,就聽見對麵歇斯底裡地哭喊聲——

“阿古茹醫生,不好了,田醫生被槍擊,被第七區的人槍擊了,流了好多血……意識很弱……怎麼辦,我怎麼辦……”

那邊兒的人明顯已經驚慌失措,薛孟的臉色也是大變,他回過頭,看了芷雲一眼,嘴裡卻很冷靜地安撫道:“先給他止血……我保證,救援隊會在五分鐘之內趕到。”

說著,薛孟披上衣服,然後低下頭,望著芷雲,一句一頓地說道:“芷雲,這個人是沫沫的大哥,也是我的摯友,你能不能幫我。”

“好,冇問題。”

芷雲立時點點頭,薛孟不是外人,他開口了,無論是自己還是BOSS,都不會拒絕他。不過——“不知道這個世界的人和地球人類內部結構是不是一樣?如果不一樣的話,配藥的工作我可幫不上什麼忙。”

芷雲的魔藥學不錯,以前就經常給薛孟打下手,雖然冇有他那樣讓人驚采絕豔的醫術,可對於治病救人,真算不上陌生。可她最擅長的是符咒和銘,魔藥學這一門學問,依葫蘆畫瓢,照方配藥還成,搞發明創造,真不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