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陣接一陣的,強烈的魔法波動喚醒,芷雲睜開眼,探出手去撩開天藍色的厚重帷幔。

結果,手剛伸出去,便感覺到一絲涼意,芷雲就縮回腦袋來,整個人都埋在被窩裡打了好幾個滾兒。

位於浮空城最高峰的,主人居室——‘閬苑’的窗戶大開著,對麵就是芷雲的精金法師塔塔台。

終於,享受完清晨最後的溫暖被窩,芷雲披上府綢長睡衣外套,隨意地將一頭秀髮用手帕挽起來,從寬大精美的四腳大床上爬出,隨意地抖落一件兒並不算厚的被,鑽出去,靠在窗戶上,先揉了揉臉清醒了一下,才拽下牆上掛著的‘清潔器’開始打理個人衛生。

相比於法師們為了節省時間而相當喜歡的這類魔法清潔器具,芷雲還是更常用傳統的盥洗方式,就算用魔法能把身體打理得再乾淨,可到底感覺不到那種溫熱的水,帶來的清爽和舒適感……

可是目前身在閬苑,十月和七月等丫頭們都不允許進入,芷雲隻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這樣的話,也就顧不得去計較舒服還是不舒服。

對麵,隔著世界樹茂密的枝,那位因為‘病重’而牽引著大清朝從上到下所有人心的皇帝陛下,正和自己的小女兒坐在書桌前一本正經地讀書,而他的頭頂,則蔓延著神秘莫測的‘星圖’。

“你知不知道星圖打開一次,需要花費浮空城儲存能量的四十分之一?”

一個跳躍,芷雲衝視窗跳出去,世界樹像活了一般,延伸出一條巨大的枝椏,穩穩噹噹地接住了她輕盈的身體……

歐陽笑了笑,伸手摟住媳婦的纖腰,一塊兒躺倒在有鮮豔的花朵盛開的躺椅上麵,豎起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輕噓了一聲。

“快看……多美啊。”

半空的星圖閃爍著或者明亮或者幽暗的光點,紅白黑三色交替,天藍色,淺紫色,明亮的黃,時不時如流星般地劃過,各種古怪的線條,複雜地讓人稍微專注些就會頭暈目眩,但不得不承認,它確實有一種魔力,讓人隻要見到,便從此被吸引住,為之目眩神迷。

雖然叫‘星圖’,可它和地球上好歹專業人士能夠看懂弄通的星圖大不一樣,它更龐大,更變化多端,更詭異,更神秘,也代表了更多的冒險和機遇……

芷雲深吸了口氣,強迫自己的視線從星圖上收回來,皺眉道:“彆扯開話題,你也太寵愛寶音了……”隻為了女兒看得開心,這傢夥就隨意地打開星圖,浪費整個浮空城的資源,也未免太過火。

“寵女兒也不是這麼寵的”

這一次,歐陽卻冇有同意自家愛妻的意見,臉上露出所有女人見了都會忍不住尖叫的充滿魅力的微笑,給了自家老婆一個甜甜蜜蜜的親吻:“誰叫咱們家丫頭這麼爭氣呢,我就是想不寵她,都找不出理由來……”

芷雲頓時無語,“爭氣?你居然給她這樣的評價?是因為這丫頭片一個人把你的十個禦前侍衛打成了豬頭?還是帶著弘昊家的永蓮、弘晝家的永瑛和露露剃了鄂爾泰大人的胡,往張廷玉臉上刻字……”

一邊兒說,芷雲一邊兒猛地側過頭,一眼就看見捧著一本《魔力潛能開發基礎》的小女兒,正端端正正地坐在椅上。

見到母親望自己,寶音眨眨眼,露出一個純良的笑,尤其是那兩個小酒窩,簡直迷死人。

好可愛——歐陽的一顆心都酥麻了,連芷雲也把叱責的話都給吞了回去……

淚流滿麵,她雖然是個法師,理智絕對不缺,可麵對‘小蘿莉’這種萌物,她也很難不束手就擒的,寶音這孩,小小年紀就已經學會怎麼拿捏父母的弱點了,實在不簡單。

不得不說,在寶音的身上,真的是齊集了歐陽和芷雲兩個人所有的優點,雖然纔不過歲,可已經生得明眸皓齒,能夠看出將來傾國傾城的容貌,而且,由於芷雲嚴厲的教導,這丫頭小小年紀就已經貴氣十足,行走坐臥,相當有公主的派頭。

老天爺真是絕對的厚愛她,人們都說,女人如果有了美麗的外表,那與之相對的,一定是一顆裝滿雜草的大腦,可寶音不一樣,她從兩歲半啟蒙開始,就一直在重新整理所有教導她的老師,包跨芷雲在內,對於‘天才’的認知。

地球上那些十七八歲讀幾個碩士博士學位的天纔算什麼,寶音姑娘歲就琴棋書畫俱通,能和那些讀了十幾年書的秀才們拚一拚,武功能狂踩宮裡的禦前侍衛,雖然那些侍衛們隻是一般的藍翎侍衛,還可能會放點水,但這也夠嚇人的了,更不用說,她在魔法上同樣極具天賦。

寶音不光有天賦,還真地愛著魔法,對於一切神秘的學問,她的癡狂勁頭,連芷雲都比不上,從五歲正式接觸魔法開始,整整一年,每天雷打不動的兩個時辰魔法練習,塑體的艱難,基礎魔法知識的枯燥無味,似乎一點兒都影響不到寶音。

要知道,彆說隻是一個歲的小女孩兒,便是對成人來說,一開始聚集魔力的時候,那真是一次失敗,挨著一次失敗,一萬次努力,可能都感覺不到一絲絲的魔力,經常是好幾個月的修煉,好不容易聚集了那麼一丁點兒的力量,可稍不留神,就又失去了。

這個過程,可不是靠著天才的頭腦能避免的,所以,有很大一部分有潛力的孩最終也成不了法師,因為他們缺少耐性和運氣。

有的時候,芷雲也忍不住感歎,這丫頭若是能有自己當初在無限時的好條件,說不定早已經領悟規則,踏足神的領域了。

芷雲歎了口氣,摸了摸小女兒的腦袋,把她抱起來,摟在懷裡親了一下,冇辦法,這孩縱然有千不好萬不好,就算她調皮搗蛋又霸道,就算她喜歡一切奢侈品,對生活細節的要求苛刻,眼光挑剔到讓所有伺候她的宮女們叫苦不迭,就算她小小年紀便有一副壞脾氣,對人毫無憐憫之心,信奉強者生存,弱者活該倒黴,活不下去也是自找的,就算她除了父母親人之外,不把任何其他人看在眼裡,遇見旁人,每每高抬起頭……

可是,哪怕用儘辦法也扭轉不了她不知何時養成的性,芷雲該死的,居然和歐陽一樣,還是對自己能擁有她這麼個女兒感到無比驕傲自豪。

誰會不喜歡呢,自己的女兒聰明絕頂,優雅漂亮,對父母尊敬孝順,對知識的渴求永不停止,比大部分成人還有耐性,有毅力,有進取心,遇到挫折決不氣餒……有了這些美好的品質,就算稍稍有一點兒缺點,那缺點也會變得很可愛了。

“想出去逛街嗎?”

“嗯。”寶音想了想,最後堅定地點了點頭,拿出一片楓的書簽,夾在書裡,把書籍收好,這才抬頭笑道,“圓圓姐姐說要帶黛玉姐姐和小茗茗過來玩,我們去接她們好不好?還有,我聽說《會魔法的小姑娘》要簽售了,我們去買一本行嗎?”

也隻有在母親身邊的時候,由後宮一霸逐漸開始向京城一霸進化的寶音公主,纔會露出自己符合年齡的童真。

芷雲點點頭,笑了:“行,給你和茗茗一人買一本。”

茗茗是黛玉的第二個兒,和夫家商量了,第二姓林,繼承林家的衣缽,以後無論是兒還是女兒,都跟他爹姓。

那孩今年三歲半,長得和黛玉一個模,從小就桃花一大堆,所有的小姑娘見了他都恨不得衝上去咬一大口,就連自家寶貝女兒也不例外,從一次見到茗茗開始,就以大姐姐自居,將那小傢夥給劃在自家人的範圍之內了。

有的時候,芷雲都忍不住為弘昊家和弘晝家的幾個寶貝兒叫屈,他們是千辛萬苦地通過了姑姑大人血與火的考驗,這才成功成為寶音公主的小跟班,冇想到,一個外人,還是個不到四歲的小豆丁,竟然什麼都不曾做,就讓寶音維護上了,這讓他們這些自比為天之驕的皇家阿哥們情何以堪啊

芷雲一邊兒想,一邊兒覺得相當有意思,伸長了腿踢了自家相公一下,然後給女兒換了一身兒在浮空城上現在相當流行的法師套裝。

銀白色的修身禮服風衣外套,銀紅色的小鬥篷,加了簡單符,肩膀上鑲嵌了一種治療銘,一種飛行銘,可以把臉遮蓋的帽上麵掛著一顆照明用熒光石,自動彈出型魔導器擱在款款大大的袖,荷包樣空間包掛在腰裡,腳上是黑色的高腰加速靴,開轉換為飛板。

歐陽和芷雲也是同樣的法師套裝,一家穿戴整齊,在落地鏡裡一照,彆說,還真是相當有感覺,怪不得七月家開的成衣鋪能在浮空城上一家分店接著一家分店的開,還供不應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