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一雙杏眼兒忽閃忽閃,一臉期待地看著自家格格。

芷雲端端正正地坐在書桌前,桌上攤開一卷狼皮製成的空白卷軸,她手執羽毛筆,沾了金色的魔法墨水,一絲不苟地在卷軸上刻畫符文。

陽陽在桌子上上躥下跳地追自己的尾巴玩,時不時地還對芷雲皓腕上的一對兒景泰藍鐲子感興趣,撲過去又是咬又是啃,但芷雲始終端坐,半分不受影響。

也難怪,芷雲可不是那些高居於法師塔的隱世法師,就是在戰火紛飛的地方,她也照樣能凝神靜氣,就是泰山崩於眼前,也色不變,更彆說此時還在閨房之中,隻有一隻屬於自己的愛寵搗亂了。

“格格……”七月低低地喚了句,撅起嘴。

芷雲手下不停,隻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從琺琅彩繪托盤裡捏了塊兒點心,塞進七月的嘴裡,順帶著敲了敲她的小腦袋,一下子把她滿肚子的話全堵了回去。

七月嗚嚥了一聲,嘴裡含著東西,到底是不敢再開口,隻是一雙亮晶晶的大眼,還是充斥了滿滿的疑惑不解。

芷雲也不抬頭,輕描淡寫地問了句:“裕親王家的五阿哥是你家親戚?”

七月連忙搖了搖腦袋,被唬得臉色發白,把嘴裡的點心吞下,急聲道:“格格真是折殺奴婢了,那位是愛新覺羅家的爺,奴婢哪敢攀親帶故啊。”

芷雲一笑,見自家丫頭嚇得小臉都快變綠了,才漫不經心地道:“既然你和人家冇什麼關係,那麼上心乾什麼,他們要是知道逮住機會尋來,我自然幫忙,要是人家自己都不上心,你著急又有什麼用。”

一句話,數落得七月耷拉下腦袋。

芷雲看得好笑,其實,她知道自家丫鬟的心思,這小丫頭並不是真對那保綏怎麼關心,隻是這回有關義肢的事兒,是自個兒交給兩個丫頭辦的第一件正事,當時說好了,要是兩個丫頭爭氣,把事情辦得妥帖,那她就給她們一個大大的獎勵。

七月見阿福的訊息在京城流傳有一月了,裕親王府卻一點兒訊息冇有,便難免急躁了些,說到底,還是對芷雲許諾的獎勵感興趣。

芷雲卻不和這丫頭多說,心裡想著七月的性子還是要磨一磨,到底比不得十月沉穩。

不過,各人有各人的性格,她身邊兒這兩個丫頭都是好的,芷雲仔細觀察了這麼多年,如今是打定主意要栽培,她說的那獎勵,自然就是把這兩個正式培養成自己的助手,要用魔法卷軸幫她們激發體內的魔源。

成為法師,第一要看天賦,有了天賦,纔有可能激發魔源,具備成為法師的資格,芷雲自己是在主神那激發魔源的,自然是最徹底,也最平和安全,現在當然冇有那麼好的條件,隻能用魔法卷軸或者魔法陣,不過,激發魔源的魔法陣需要的材料很珍貴,而且,必須要六個法師一起,才能啟動,雖然效果最好,但芷雲現在可辦不到。

魔法卷軸雖然不能和魔法陣相比,但芷雲本來也冇期望身邊的丫鬟有多麼高的成就,魔法修行哪是那麼容易的,她是身在無限,能得到無數的資源,本身也很有興趣,這才順順噹噹地踏進了魔法的大門,成為一名合格的法師,身邊的丫鬟們,最多指望她們能會一點兒魔法,可以學鍊金術,做個合格的學徒助手,到時候再給兩個小丫頭配一件兒上等的魔導器,這兩個要肯下苦功,說不定比那些冇有魔導器的初級法師也不差。

七月和十月如果順利成為法師,那麼等到將來浮空城建起來,她就蒐羅一批有資質的人,也按照這個章程培養,作為自己的助手,常駐浮空城,也能順便維護浮空城的運轉……要不然,空空蕩蕩的,隻有冇有智力的構裝仆人的浮空城,可不是她心心念唸的能安安心心宅居的地方。

芷雲一心多用,一邊兒寫魔法卷軸,一邊兒安撫湊在身前晃悠的愛寵陽陽,還要開導自家的丫頭,這些事兒還冇有捯飭清楚,就聽見十月在外麵言道:“格格,大爺身邊的迎祿來了,要求見格格,這會兒正在花廳候著。”

芷雲一愣,七月連忙幫芷雲披了件鬥篷,扶著她走到花廳,在一扇黃花梨鑲青花瓷的山水屏風後坐好,才衝著站在前麵直抹汗的迎祿道:“什麼事兒?你們爺呢?”

“回格格,大爺……落了水,這會兒在鳳仙居歇著,張大爺讓奴纔來通知格格,說是要奴才帶一身兒大爺常穿的衣裳過去……”

芷雲一愣,落了水?明德是不是天生與水犯衝?怎麼一回兩回的,總和水過不去,不過,這一次他到不擔心,自從明德上一次落水,芷雲就上了心,特意在他的裡衣上加繡了好幾排遇水則啟動的保暖符文,想來就是受了寒,也不至於生病……

不過,這鳳仙居又是什麼地方?轉眼見迎祿滿腦袋都是冷汗,又見她隻找自己,不去通知嫂子,心裡便隱約明白,那大概不是什麼乾淨地方,張廷玉擔心驚了懷孕的妹妹,這才隻讓通知自己……芷雲皺了皺眉頭,這一次真是有些怒,萬一如燕要是被氣著了,傷了肚子裡的孩子……

“鳳仙居?”

芷雲畢竟不是真正的古代閨秀,脾氣上來,可不會管有些話適合不適合她這個閨閣少女聽,想問就問。

卻不曾想,迎祿也冇覺得不妥,隻是低頭訥訥道:“回格格,鳳仙居是京城裡的一座酒樓,傳聞是鈕鈷祿府大爺淩瑞的產業……”

芷雲一眯眼,心裡到鬆了口氣,忍不住笑了笑,也對,自家大哥向來是老實人,就算有張廷玉唆使,也不會在妻子有孕的時候跑到青樓瓦舍廝混……“七月,叫一聲兒崔嬤嬤,今兒上街逛逛,順便去接大爺……”

七月還冇說話,迎祿的臉色卻是微微一變,欲言又止地隔著屏風看了芷雲兩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