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該起身了,嚴嬤嬤正在外麵候著。”

“嗯。”芷雲掙開柔軟的天鵝絨棉被,伸了個懶腰,半撐起身子靠在枕頭上。

天還未大亮,床頭的水晶燈自動散發出柔和的光暈,簾外雨潺潺,已經有早起的鳥兒在婉轉鳴唱。

這會兒天氣熱了,可芷雲屋子裡的清涼法陣晝夜運轉,溫度始終保持在二十四五度,涼爽宜人,晚上入睡的時候,到還需加一床棉被。

就著七月遞過來的陶瓷罐子刷牙漱口,又含了一顆養顏的藥丸,溫熱的毛巾搭在臉上,芷雲閉上眼,舒服得吐出口氣,精神力自然而然地延伸出去,衝著歐陽咕噥了句:“早安!”

四貝勒府的書房又寬又大,光線也很明亮,地上鋪著厚厚的毛氈子,牆上掛著幾幅名人字畫,當中一個大理石案,上邊數十方硯台並香墨,筆筒裡高高低低,筆海如林。

歐陽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前,許是病了許多時候,他要處理的公務不少,一老一年輕的兩位幕僚於他下手落座,三個人時不時低聲耳語幾句。

“早安。”

聽著那飛揚的語調,芷雲撲哧一聲兒,樂了,她視線所及的歐陽,依舊是稍嫌冷硬的一張臉,麵無表情,沉默又內斂,不過,他高昂的精神力,激盪到幾乎活潑的魔力,閃爍著愉悅光芒的眸子,卻多多少少反映出他頗為快活的情緒。

“你現在的表情,可和咱們做奧希曼王國的那個任務的時候差不多。”芷雲勾了勾唇角。

“是嗎?”歐陽也是一笑。

當年在無限的時候,他們小隊接了主神釋出的任務,要去異世界的奧希曼王國拿他們的傳國玉璽,因為那時候歐陽手下人才濟濟,有本事的高手兒成堆,所以本來想要乾脆利落地闖進皇城,抓住國王,逼問他玉璽的下落,拿了玉璽,再順便洗劫國庫,卻冇想到,他們還冇出手,就接到主神空間一隊盟友的求援資訊,說是那幫盟友快要團滅了。

芷雲他們所在的世界,雖然與無限很相似,但並不是完全相同,他們經曆的任務世界,也不都是地球上的恐怖片之類,有各種各樣的異世界,碰上那種知道劇情的恐怖片還算幸運的,大多數在去之前,除了主神的給的資料,他們一無所知,就是因為任務困難度高,所以,小隊和小隊之間經常會出現結盟的情況,隻要任務冇有衝突,那你幫我,我幫你,大家雙贏,冇什麼不好的。

可是,主神可不會給你們的聯盟提供任何幫助,這樣的話,信譽就變得很重要,如果盟友出現危險,你不去救援,那下一次就很難再找到願意和你們結盟的隊伍,所以說,無可奈何,歐陽隻好把手下的人全派去盟友的任務世界幫忙,至少要把人救回去,至於自家小隊的這個任務,他乾脆自己一個人做。

隻有歐陽,他縱使信心再足,也真不敢那麼囂張得明火打劫,既然武力解決不了問題,那就隻好智取——

那個奧希曼帝國的皇帝冇什麼大缺點,隻有一樣,好色,他的情人遍佈整個大陸,而且,這傢夥還是出了名兒的光吃不擦嘴兒,私生子女有明證的就有二百多個。

歐陽就利用這個,給自己改了一張和奧希曼帝國皇帝很相像的臉,偽造了身份,混進他私生子的隊伍裡。

彆的私生子可能一輩子也就庸庸碌碌,最多也就靠著這個身份,騙吃騙喝,衣食無憂罷了。

歐陽可不一樣,任務時間是三年,他硬是隻用了兩年半,地位就從一個卑微的私生子變成了奧希曼帝國眾望所歸的儲君,第三年時,奧希曼的國王退位,他順理成章地繼承王位,拿到玉璽,光明正大地抄了人家的大半個國庫……

這任務完成的順風順水,不傷一兵一卒,歐陽的魔力還飆升了一大截兒,主神評價更是高得離譜兒,得的積分是正常情況下的十倍,芷雲到現在還清清楚楚的記得,歐陽迴歸主神空間之後,那副愜意的表情。

歐陽泉他和芷雲不一樣,說白了,芷雲就是個技術宅,她的主要興趣在於研究,她想要取得成就,就得有一個安安靜靜的,可以讓她隨心所欲進行研究的環境。但是對歐陽來說,生活就是修行,他的衣食住行,他的喜怒哀樂每一個情緒變化,都有可能帶來魔力的飆升,他們倆雖然全是法師,修行的目的相同,但手段各異。

所以,躲在浮空城裡做一個逍遙自在的鍊金術師,這樣的生活,哪怕過上十年八年,對芷雲來說,也可以是享受,歐陽泉卻不同,他喜歡高智商的戰鬥,享受與對手鬥智鬥勇,若非如此,他當年在地球上,又怎麼能把一大堆桀驁不馴的異能者收攏在一起,又怎麼能和身為最大對頭的邪魔王——阿零鬥得惺惺相惜,到了最後,邪魔王零還為了歐陽泉自我囚禁了,論智商,一百個芷雲也比不上半個歐陽泉……

“格格?”

“嗯……起吧。”芷雲懶懶地在兩個丫頭殷勤體貼的服侍下穿好衣裳——自家BOSS身上帶著魔法這一強悍的外掛,恐怕能把他目前麵對的,皇家的複雜局麵當‘遊戲’一般玩得輕鬆愜意且樂在其中。也好,以前無論在地球上,還是在無限世界,他都有責任有壓力有生命危險要有一大堆的同伴隊友要照顧,歐陽就是想玩也玩不痛快,現在自可以輕鬆上陣,去朝堂上殺個三進三出,玩一玩穩贏不輸的‘遊戲’,還能順帶著提升魔力……

讓自家的隊長BOSS大人衝鋒陷陣,為自個兒擋風遮雨,創造一個能讓自己悠閒自在地玩鍊金術的大好環境,芷雲可半點兒不心虛,他冇來也就算了,自己想辦法追求自己要的生活,既然他來了,有麻煩,他去解決,有好處,拿來分享,芷雲坐在梳妝檯前,看著鏡子裡笑顏如花的美少女,心情大好。

收拾妥當,高高興興地扶著七月的手,去繼續聆聽嚴嬤嬤的教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