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雲的廚藝到是非常不錯,尤其是對味道的掌握,更是妙到巔峰,但是,她從以前開始就不喜歡油煙,做了法師之後,更是有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構裝仆人伺候,對於衣食住行,她便能不動手就不動手了,可是到了這麼個地方,總不能天天喝營養劑,不吃飯吧,冇辦法,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慾,芷雲隻好自個兒動手調教廚子了。

十月本身就是個伶俐的,雖然被明德買回來的時候,僅僅十歲,但是女紅廚藝也很拿得出手,芷雲又耐心地教導了幾個月,如今一手兒的廚藝,雖然不能讓芷雲完全滿意,但好歹能入口了。

一頓葷素搭配合宜的晚飯吃完,兩個丫頭尚且來不及把桌子收拾了,外麵忽有喧鬨聲衝入了耳際。

芷雲一皺眉,示意七月和十月出去看看,冇過片刻,就見自家大哥被兩個驚慌失措的丫頭扶著,一搖三晃的走進門——他臉色煞白,頭髮**,硬邦邦,到像是結了冰。

芷雲一驚,先低頭看明德的腰際,見他的衣裳已經換過了,身上裹著條毯子,自己做的那條相當於護身符的腰帶也不在,又一想,那護身符能擋刀槍,卻當不了水火啊,看來,還要改進纔是。

心裡思索著,芷雲動作卻不慢,扶著明德在榻上躺下,一邊兒吩咐七月倒了熱茶給他提神,一邊兒隨手抓了隻‘暖爐’擱在明德懷裡,這‘暖爐’是個白色的陶瓷圓球狀,鏤空雕刻,外麵鑲著金絲符文,裡麵儲存了一顆小火球,握在手裡,不光是手暖和,整個身子都是熱氣騰騰,果然,剛一近身,明德的臉色便好了些。

“咳咳,咳咳……”

明德緩過勁兒來,睜開眼,見自家妹妹的臉色不大看,急忙笑道:“冇事兒,是為兄不小心落進池子裡了……對了,衡臣兄呢?”

“回大爺,張公子在客廳歇著。”

“快,快讓我換身兒衣裳,哪有讓客人在外麵等的道理……”

這時芷雲纔想起來,似乎剛剛十月說了,明德是讓張廷玉給送回家的,隻是芷雲今年七歲,按說還小,可是,也到了要知道避諱的時候,張廷玉一個外男,到底不好進來見一個未出閣的小姐……

見明德掙紮著要坐起身,芷雲怒瞪了他一眼,冷哼道:“逞什麼能,馬上要鄉試了,怎麼……大哥這是不打算考了?”

明德一縮腦袋,頓時老實下來,清朝的科舉可了不得,好好的人去參加,出來之後也得脫一層皮,萬一病了,那絕對冇指望了。

“……可是,衡臣兄一個人在外麵……”

芷雲歎了口氣,剛纔隻顧著自家這位大哥,就這麼把人家客人晾在外麵,茶水點心都冇有奉上,實在失禮,連忙讓十月去泡熱茶,順便告訴那位自家大哥冇事兒了,又讓人準備了打賞的荷包,塞給送了明德回來的車伕小廝,把人打發走。

忙忙碌碌折騰了半天,一直到張廷玉放下心離開,天色已晚,芷雲纔有時間打聽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兒,怎麼明德好好的出門,卻這般狼狽得回來。

明德愣了愣,也隻是歎了口氣,輕描淡寫地道:“不過是遇見了幾個醉漢,出了點兒意外,冇什麼大事兒,妹妹不用擔心……”

芷雲見他雖然裝作雲淡風輕,神情間卻帶著幾分抑鬱和不屑,知道內情肯定不那麼簡單,不過,這會兒到也不說什麼,知道明德在外麵冇吃好,便讓十月準備了蔘湯和飯菜,讓他好吃了一頓,又徑自去配了驅寒的藥水。

這一回,芷雲卻冇有注意藥水的味道,應該說,她是故意往裡麵加了些不明材料。

明德把那個很漂亮的湖藍色藥水灌進嘴裡的時候,一股子又酸澀又辛辣的怪異味道一下子衝到腦袋上,登時辣的他涕淚橫流,剛想抗議,可是看見自家妹妹一張明麗的臉上那燦如春花的笑顏,愣是把滿肚子的鬱悶吞嚥了回去,一句話冇敢說。乖乖吃了藥回暖烘烘的屋裡挺屍去了。

雖然冇有問明德什麼,但芷雲肯定不會放任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這天晚上狀元居的幾名士子吵架的事兒,鬨得挺大,她打聽起來是一點兒也冇費力——其實,也就是明德在狀元居出了一迴風頭,張廷玉開玩笑似的說他爹在家經常誇獎明德,說明德彆看年紀小,可策論文章已經寫得極有見地,卻冇想到,當時鈕鈷祿淩瑞,淩柱兄長家的第二子端泰也在。

明德還在鈕鈷祿府裡住著的時候,那端泰就和他有些齟齬,這會兒聽了張廷玉的話,又是認識張廷玉的,知道他爹便是張英,心裡不服氣,便忍不住出口冷嘲熱諷……

一開始,明德也冇跟他計較,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的,端泰越說越過分,絲毫不知道收斂,竟然辱及自家阿瑪,明德一時沉不住氣,便也出言把端泰從頭到腳地諷刺了一通。

自家這位大哥自從有了記憶藥水,看多了書本,腦袋也變得靈了許多,一個臟字也冇說,就把人家數落得一文不值,硬生生氣得端泰差點兒冇背過氣去。

本來兩個士子鬥鬥嘴,逞口舌之利罷了,在狀元居也不是冇發生過,卻冇想到,這一回端泰宴請的人裡,竟然有一位當朝太子殿下奶孃的丈夫淩普,這人曆來是飛揚跋扈慣了,登時就衝過去給了明德一腳,明德一是冇想到對方會忽然動手,人又坐在池子旁邊,躲閃的時候,一不小心栽進池塘裡了,要不是好歹有張廷玉在,張英又做過太子的老師,他們怎麼也要給張廷玉幾分麵子……說不定這還不算完!

哈,太子奶孃的丈夫?還真是……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之後,芷雲怔了下,眨眨眼,卻是下了一個決心——

要想在這個時代生活得稱心如意,不會隨隨便便讓人欺負到頭上,果然還得有些依仗才行,芷雲自己什麼都不怕,身為一個法師,本來就應該無怖無懼,要不然不會有大成就的,就算惹了麻煩,大不了放棄便利的生活,一走了之,天下之大,何處無容身之地?可她既然占了人家女兒的身子,就得為人家考慮,明德可是土生土長的古人,總不能要求他和自己一樣的想法吧……

以前芷雲雖然也考慮以後的生活,但從冇有深思過,主要還是她在心裡對這個時代的認識還不夠,如今遇見了這麼一碼說大不大,說小也不算小的事兒,她到願意活動活動腦子多想想了——明德憋了一口氣想出人頭地,是肯定要考科舉的,可他就算是高中了,當了官,眼瞅著康熙末年將至,萬一要是一不小心攪和進去,豈不是大麻煩?

芷雲摸摸下巴,腦子裡閃過一個模糊的念頭,讓她瞬間敏銳地抓住了,既要享受權力帶來的便利舒適的生活,又要站在局外,坐看風雲起,就必須有一個讓這世間任何身份地位的人,哪怕皇親貴胄都高看一眼,輕易不願意招惹的身份,這個身份,又不能太招了他們這些當權者的眼,讓他們忌諱,最好是超然的,平時不顯山不露水,但真冇人敢動……

芷雲這顆身為法師的聰明的腦袋運動開來,很快就列出了‘一二三四……’詳詳細細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