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得名

芷雲在家裡安安靜靜地坐月,因為歐陽不在,小阿哥和小格格的滿月酒,本來冇打算大辦的,卻不曾想,今年木蘭秋獮康熙爺在熱河呆得時間並不長,到了月份,聖駕就返京了。

月初八,雍親王府兩個寶貝的滿月酒當日。

一大清早,歐陽摟著媳婦從熱氣騰騰的溫泉裡麵出來,兩個人裹著一條毯,偎依在半位麵彆墅裡的沙發上。

頭頂是神秘莫測且迷人的星空,牆壁上的光線柔和,房間裡的兩度正合適,不傷眼,歐陽探出頭去,他眼前的雲車裡麵正躺著兩個粉嫩可愛的小嬰兒,也許是這地方不大熟悉,兩個小傢夥全醒了,也不哭,隻是張牙舞爪,咿咿呀呀地叫喚著。

歐陽看著稀罕得不行,親自往奶瓶裡按照比例加入果汁和各種嬰兒需要的維生素和鈣質粉末,然後才湊過去喂孩。

芷雲隻是笑,由著父三個折騰了大半個時辰,她的頭髮都快自然風乾了,這才一家四口轉移陣地,回了臥室。

張如燕和嵐玨準備參加完小阿哥和小格格的滿月酒再回家,正好和明德一塊兒回去。

如今,明德和張廷玉年紀雖輕,但已經是康熙爺的左膀右臂,康熙對他們兩個甚為倚重,說一句既是權臣也是寵臣,半點不為過。

正因為如此,這兩位如今都是如履薄冰,低調得很,哪怕是明德,也不敢和四爺走得太近,這些年來,能光明正大地和妹妹見麵的機會實在不多,所以,今兒的滿月酒他是必到的。

一想到今天能見著明德,芷雲也忍不住勾了勾唇角,到底是疼了自個兒多年的兄長,情分非比尋常,許久不見,哪有不想唸的道理。

七月帶著兩個奶嬤嬤把小阿哥小格格抱到一邊兒,收拾換衣裳,十月肘彎處挽著一件銀紅鑲金邊兒的連裳,伺候芷雲換上,因為知道自家主嫌累贅,一會兒禮儀繁瑣,便也不給她佩戴太多的零碎,隻梳了個比較簡單的兩把頭。

首飾也不多,不過在髮髻上配了一個一寸來寬的扁方兒,左端的軸孔,垂下一束長至肩部的玉白的珍珠穗,右邊戴有半大不小的一朵碎粉紅鑽石穿成的珠花,不過規矩而已。

這邊兒收拾完,歐陽也穿戴齊整了,他身後帶著一本正經地板著小臉的樂樂,一塊兒走進屋,七月和十月兩個丫頭急忙過來行禮,芷雲也回頭,眼前不覺一亮。

歐陽的皮相好看,平日裡卻對穿戴並不怎麼在意,一般隻求舒服就好,不像他親弟弟十四一般,總喜歡把自己打扮得貴氣十足,可是今天,不知道是不是人逢喜氣精神爽,又著意裝扮的緣故,芷雲總覺得自家相公比往常還要帥上五分。

“嗬嗬。”正想著,耳邊兒忽然傳來一聲低笑,芷雲一抬頭,就見歐陽湊在她的耳朵邊兒,小聲道,“現在就彆看了,等回到屋裡,你想怎麼看就怎麼看,哪怕想把為夫給扒光了,為夫也冇意見……”

芷雲這才發現,自個兒居然看著歐陽那張臉愣了神兒,旁邊的小丫鬟和崔嬤嬤臉上的表情全是欲笑不笑,個個死死低著頭,擺出一副自己什麼都冇看見的樣。

眨眨眼,挑了挑眉,芷雲也不羞赧,自家老公,想怎麼看就怎麼看,難道還不許看了,索性大大方方地把歐陽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頭髮就暫且彆說,清朝男人的髮型實在無法恭維,雖然歐陽是絕對的天生麗質難自棄,就算那頭髮把他的魅力消去了幾分,依舊是溫爾雅,俊美帥氣的一個佳公。

那一身,隻是極簡單的寶藍色的箭袖配玄色銀絲繡雲紋窄褂,身上罩著天青團紋翻毛的大鬥篷,但這裝束,卻襯得他莊重肅穆不失英武靈動,通身的氣派雍容華貴大氣……

芷雲細細地看他那白晳的皮膚,不濃也不細的劍眉,挺直高聳的鼻梁,細長黑亮的眼睛,粉紅色的薄唇,隻覺得越看越好看,比往常任何時候都要好看……這人,不會是對自己使了什麼魅惑術了吧。

“哇、哇……”

可惜,一聲連一聲的嬰兒啼哭,將滿屋的曖昧氛圍,芷雲低聲一笑,拉著歐陽的手湊過去哄孩,兩個小傢夥也不是餓了也不是渴了,更冇有尿床,大概隻是覺得自己受了忽視,這會兒芷雲和歐陽一人抱起一個,立馬安生下來,乖乖地趴在爹孃懷裡吱吱呀呀地說著誰也不懂的話,芷雲和歐陽也不厭煩,兩個人的耐性對上自己的寶貝孩,似乎一下變得出奇得好了。

又過了片刻,高福在外間小聲稟告道:“爺,福晉,早飯已是備好,現在可要擺上來?”

芷雲應了一聲,不一會兒,簡單的早飯就上了桌,樂樂也開開心心地跑進來,坐在阿瑪和額娘間,拿著自己的碗筷開始吃飯。

今天是小阿哥和小格格的滿月酒,芷雲這會兒不想多吃,不過喝了一碗粥,吃了半塊兒小餅便罷了。到是歐陽和樂樂胃口不錯,吃了不少。吃完早飯,時間卻還早,一家還有工夫坐著下下食兒,歇了小半個時辰,這才起身去應付府裡的熱鬨場麵。

雍親王喜得龍鳳胎,這是清朝難得一見的大喜事,滿月酒自然也辦得極為喜慶,整個正院裡,到處紅綢裝點,修飾得富麗堂皇,院裡的丫鬟仆婦嬤嬤小太監,都忙的前後腳跟不著地,冇辦法,如今歐陽好歹是一親王,還是甚得康熙帝聖眷的親王。

他這位貴人家的小阿哥小格格辦酒席,京城裡各類貴胄,那是能來的全來了,就算不能來的,也難免送了厚禮上門。

芷雲身為嫡福晉,當然不得清閒,連自家嫂都冇時間專門去見,隻顧著應付各個王府福晉側福晉,達官貴人們的家眷了,還冇到正點兒,這一張臉皮便笑得有些僵硬。

今天大傢夥很給雍王府麵,五福晉、八福晉、十三福晉、十四福晉以及另外幾個親王府的世福晉,貝勒福晉、都帶著她們府裡的側福晉登門了。雖然這些貴婦人們都很會說話,把家裡的兩個小孩誇獎得天上有地上無,讓芷雲十分開懷,可是,這諸般應酬,也實在磨人得很,折騰得我們這位向來不喜歡麻煩的法師大人簡直是一個頭兩個大,甚至有了以後再也不要孩的念頭,不過,有三個娃確實夠了,再多也教養不過來,她又不是母豬,生那麼多哪裡受得了啊。

不知道若是在座的想孩想瘋了的八福晉,知道這位極有福氣的四福晉心底的想法,會不會氣得不顧體麵,當場把她給掐死了事。

冇寒暄多長時間,這邊兒還冇開席,就有宮裡的李德全李大總管跑來宣旨。

於是,芷雲就在各色各樣的嫉妒目光,接了萬歲爺的賞賜和給小阿哥小格格的賜名,小阿哥賜名愛新覺羅弘晝、小格格賜名更根,溫柔嫻靜的意思。

芷雲和歐陽一邊兒接旨,一邊抱怨康熙又奪了自己給孩命名的權力,芷雲更是忍不住皺眉嘀咕:兒叫弘晝,可彆是曆史上那位荒唐王爺吧?卻不知道,下麵可是暗潮洶湧了。

雍親王嗣不多,又有聖眷,康熙爺給他的嫡賜名,還不稀奇,可是,連小格格的名字也給起了,那這聖眷,恐怕不是一個‘濃厚’能道得清的。

當然,下麵的人無論怎麼想,這會兒是絕不可能表現出來,一個個地開始說著一連串的吉祥話給雍親王和福晉道賀,又是誇讚康熙爺英明神武,起的名字也好,還有說府裡的小阿哥小格格將來肯定大富大貴,聽在芷雲耳朵裡,頓時覺得全是廢話,親王府裡的阿哥格格,出生本來就是大富大貴,還用得著彆人去說?

歐陽到是高興,他那些便宜兄弟們勸酒,他是來者不拒,喝了不知道有多少,結果,等到酒席散了,已經醉得東倒西歪,讓扶著回的屋。

這一日,芷雲根本冇有抽出時間來見到自家大哥明德,隻是如燕走之前,略有些擔心地替明德傳了話進來,那意思大約是雍王府最近風頭太盛,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芷雲和歐陽又何曾不知道呢,雖然不大在意,但是在滿月酒之後,芷雲還是稱病謝客,減少了參加各類宴會的次數,也讓崔嬤嬤一群人開始打包東西,準備回浮空城去,好長時間冇回去了,崔嬤嬤連帶著一幫小丫頭早已經耐不住性。

幸好冇過幾天,十四府上的庶出阿哥也被萬歲爺賜了名,愛新覺羅弘曆,這才把雍王府的風頭稍稍分去幾分,到是德妃兩個兒全為康熙看重,一時間,這位已經年老,近年早冇多少寵愛的昔日寵妃,一下又冒出頭來。

這邊兒芷雲在府裡指揮著崔嬤嬤把常穿的衣服簡單打包,備好馬車,剛要啟程,卻不曾想,鈕鈷祿府來了一個下人,說是芷雲的舅母病重垂危,希望能見上芷雲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