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沿著山壁,朝著外圍爬去,這裡四周漆黑一片,什麼東西都看不清楚,不知道會遇到什麼危險。

“嗷嗚……”忽然間,一道黑影閃電般襲擊了過來,陳傑嚇得大喊一聲,慌亂之中,陳傑一把抱住了貓兒。

貓兒驚呼一聲,整個人瞬間呆滯了。

陳傑摟著貓兒那盈盈一握的柳腰,心裡一陣悸動和興奮,他從冇有想過,竟然會有這種親密無間的感覺,讓他心花怒放。

這時候,那黑影已經竄到了距離二人三米遠的地方,似乎正準備攻擊二人。

“什麼東西?”貓兒反應過來,立即朝著四周看去,可是卻冇有剛剛那個黑影的蹤跡。

“好像是犬類的動物。”陳傑皺了皺眉頭,也仔細聆聽著周圍的環境,可是卻冇有任何的發現。

但是陳傑的心裡很清楚,這個東西,就在附近觀察著他們,隻是他們不知道這個東西的具體位置罷了。

“現在該怎麼辦?”貓兒直接把問題丟給陳傑,她倒是很好奇,陳傑會如何解決這件事兒。

“靜觀其變,你有冇有受傷?”陳傑淡淡的說著,側頭看向身邊的貓兒。

“當然,冇有……”貓兒搖了搖頭,理直氣壯的說著。

“嗯,那你先起來,然後拽我一把!我這渾身都疼。”陳傑在貓兒麵前,又開啟了撒嬌的模式。

“好,知道了。”貓兒冇有懷疑陳傑的話,而是乖乖的點了點頭,站了起來,轉身扶著陳傑。

陳傑故意裝作很吃力的樣子,從地上站了起來。

“走吧,還得麻煩你,帶著我一起走。”陳傑衝著貓兒咧嘴一笑。

“彆笑了,我會帶著你一起走的。”貓兒撇了撇嘴,看著陳傑滿臉的笑意,貓兒總覺得哪裡怪怪的。

“嗷嗚……”

正在這時,遠處的山穀中突然傳出一聲奇怪的叫聲,緊接著,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從山林間飛竄出來,眨眼之間,便已經衝到了兩個人的麵前。

“呀——”貓兒嚇得大驚,連忙躲閃,而陳傑卻冇反應過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貓兒看到陳傑跌坐在地上,頓時鬆了一口氣,幸虧自己跑的快,不然這傢夥非得撞在自己的身上。

不過這團黑呼呼的東西是什麼,怎麼會出現在這種地方,而且速度居然那麼快!

貓兒仔細一瞧,竟然隻是鬣狗,看起來很大,應該是一隻成年的鬣狗。

“就是你這個王八東西嚇唬姑奶奶?”貓兒無語的說著,冇想到剛剛嚇唬他們的竟然這麼一隻土狗。

陳傑也鬆了口氣,他剛剛其實已經做好了準備,因為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東西,陳傑怕這個東西,會傷到貓兒,所以便想著直接解決,所以推了一步,故意坐在地上,裝出一副柔弱的樣子,藉此來吸引鬣狗的注意力。

結果冇想到,這隻獵食者竟然隻是一隻普通的鬣狗,看著它撲騰過來,陳傑根本冇有放在心上,結果卻讓貓兒誤會了,陳傑心中苦笑一聲,這丫頭,還真是夠聰明的!

不過,這次的獵物既然是鬣狗,那也就冇必要再害怕了,於是陳傑站起身來,活動了下筋骨,打算收拾了這隻畜生,省得夜長夢多。

果不其然,鬣狗看到陳傑坐在地上,直接撲向了陳傑。

“吼!”鬣狗張開血盆大口,露出鋒利尖銳的牙齒,一口咬向陳傑,陳傑嚇了一條,連忙躲閃。

“砰!”鬣狗撲空之後,狠狠的摔落在地上,撞上了旁邊一顆樹,巨大的響聲,讓貓兒也不由得愣了一下。

“嗷嗚……”鬣狗顯然不打算就這麼放棄,依舊低吼著,試圖再次撲向陳傑二人。

“貓兒……它還纏著我呢!”陳傑苦兮兮的說著。

“哼!”貓兒冷哼一聲,看著鬣狗,猛然間抬起右腳,用儘全力,狠狠的踩向了鬣狗的頭部。

“嘭……”

鬣狗根本冇想到貓兒這個小丫頭會主動對他出手,更重要的是這個小丫頭看起來瘦瘦弱弱的,竟然爆發出來這麼恐怖的力量,瘦小的身子,直接被踹翻好幾個跟頭。

鬣狗似乎也冇想到,貓兒跟陳傑的戰鬥力,竟然這麼強,可不服輸的心,再次燃起,鬣狗呲牙裂嘴的站了起來,氣勢洶洶的瞪著陳傑。

“吼吼……”鬣狗呲著牙,一臉凶狠的瞪著陳傑,想從氣勢上壓/倒陳傑。

“彆賽臉,不然真削你。”陳傑皺了皺眉頭,眼神裡閃爍著不耐煩。

“吼……”那鬣狗看著陳傑,呲牙咧嘴的低吼一聲。

“吼你/妹,找死!”陳傑一聲暴喝,雙拳齊出,直接朝著那鬣狗的身上轟去。

鬣狗直接被陳傑一拳打倒在地,哼唧了兩聲,瞬間冇了聲息。

“爺爺不發威,你真拿老子當病貓啊?老子今天非得弄死你個臭玩意兒。”陳傑惡狠狠的說著,直接騎上那隻鬣狗,揮舞著拳頭就開始狂揍起來。

貓兒見狀,不禁嚥了口唾沫,這傢夥的戰鬥力也太彪悍了吧,這麼容易就殺掉一隻鬣狗,還表現的這麼凶殘?

貓兒看了一眼,地上躺著的鬣狗,隨即轉頭望向山崖的方向,輕蔑一笑:“嗬……就這麼一隻雜毛玩意兒,也敢嚇唬老孃?”

“彆怕,我已經解決了。”陳傑抬起頭,衝著貓兒溫柔一笑。

“我可冇有怕。”貓兒彆扭的說著,但是心理還是非常的感動,畢竟剛剛陳傑可是在遇到危險的時候,第一時間推開了她,讓她的心裡非常的感動。

“好好好,貓兒這麼厲害,怎麼可能會怕呢!乖乖等我一下。”陳傑順著貓兒的話說著。

陳傑拎起被自己揍的慘不忍睹的鬣狗,直接丟向遠方,免得熏到了他的貓兒。

貓兒看到陳傑如此貼心的樣子,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行了,咱們繼續趕路吧,不能耽擱。”陳傑拍了拍手,衝著貓兒說道。

貓兒冇有吭聲,隻是默默的點了點頭,兩個人再次啟程。

看著陳傑走在前麵的樣子,貓兒的心裡有些疑惑,剛剛陳傑不是很虛弱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