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淮中緩步走入殿內,在主位入座,雙目輕闔。

那女子全神操琴,白玉般細膩的指端在琴絃上靈活變化,每一次指端和琴絃的接觸都恰到好處。

空靈的琴音,帶來千百種意境的轉變。

趙淮中的雙耳彷彿貫滿了大自然裡的各種響聲,河水清流,飛雪飄落,萬鳥離林,微風拂過樹梢……忽然間,琴音變得波瀾壯闊,就像狂風暴雨在摧打著人間萬物。

俄頃,琴音再變,欣欣向榮,萬物生機勃發。

倏地,琴音突止。

殿內也隨之安靜下來,那紅裙女子抬起秀色可餐的俏臉。

太陽如水的清光從窗外射過來,恰好落在她粉嫩的臉上,使她的輪廓分明,如同超塵出世一般。

趙淮中輕輕拍手,讚許道:

“如此琴技,已臻致化境,隻差一步就能以琴音影響規則,大不易。”

那女子清澈的眼神倒映出心底的喜悅:

“陛下的天庭樂府,以曲樂成就仙魔者不在少數,奴當不起陛下的讚許。”

女子嘴角含笑,隨手在琴絃上撥弄數下,發出大珠小珠落玉盤般清脆的聲音,而後起身來到趙淮中側翼跪坐,裙下的長腿繃起愈發豐腴的線條,腰背筆挺,風華傾城。

這女子便是鄒衍的關門弟子越青。

她隨同其師鄒衍一同遷居仙界,目下就在雲霄城居住。

人間的十數年過去,越青體內的真凰命格,優勢完全發揮出來,讓她在境界上突飛猛進,又因為時常和趙淮中請教修行,溝通的機會漸多,關係亦是更為熟稔。

天帝陛下偶爾會來越青的居所小坐。

“陛下可能感知到家師的近況?”越青問。

鄒衍和荀子結伴出遊,目前在探索三界外的廣袤時空,已經走了有些時日。

趙淮中微微頷首:“鄒聖和荀聖很好,不必擔心。”

“陛下。”

兩人正在攀談,趙淮中耳畔忽然聽到呂不韋隔空推送過來的聲音。

而在更早之前,他已經感應到是五莊觀主來訪,即將到達天庭。

“朕就過來。”

趙淮中話落即從越青所在的靈音閣消失,回到了天庭。

呂不韋早在淩霄寶殿的書房等候。

多年過去,大秦相國的修行也與日俱增,已達到天仙境,繼續修行,則需要漫長時間的法力囤積,而後逐步觸摸金仙的壁壘。

“臣有訊息奏報?”

“來自我三界外的不朽者呂玉,正在演化開辟碧波界,想邀陛下指點一二。”

“此外還有寶瓶界的姚化,也推送訊息來給陛下請安……”

呂不韋呈上一個精緻的碧色金屬匣和一塊玉佩。

“這兩件東西是他們送來的先天靈器。”

趙淮中擊殺鈞空,寰宇為之沸騰。

近年來想到三界走動,結交趙淮中者不計其數,這是取代鈞空後的必然變化,攀附者眾多。

應對來自三界外的事務,已經成為天帝陛下日常的一部分。

趙淮中和呂不韋交談時,五莊觀主也在劉琦的引領下從門外走入。

其人一身寬大的橘色道袍,身形亦是高大峻拔。

他走進書房,見到趙淮中,冷肅的臉上露出發自真心的笑容,執了個道禮:“貧道見過陛下。

當年一彆,與陛下已數年未見,但每次思及陛下的神通廣大,心裡都有所悸動。貧道當年曾許諾,陛下若能助吾等擺脫鈞空控製,便遷居進入仙界。

眼下吾已做好準備,打算移居三界,陛下以為如何?”

趙淮中笑道:“不知觀主打算在我三界何處落腳?”

“貧道推演選定了仙界東部州的萬壽山,下月便可啟動五莊觀地脈,定居三界。”五莊觀主說。

趙淮中頷首道:“甚好,此事由呂相親自安排。”

“諾。”

呂不韋旋即諫言道:“陛下,五莊觀主在三界內外極負盛名,他入我三界長居,許多界外不朽對其亦是頗為關注。

臣建議趁機召開一次廣元仙會。

陛下登基為天帝,也可並同宣詔,告知三界內外仙魔同來參與。”

五莊觀主目光微亮,撫須道:“陛下登基為天帝,本該昭告寰宇各方,廣元仙會召開,仙魔共聚,吾遷入三界以為助力,必是名傳千古的美談。”

趙淮中微微頷首:“也好,此事並由呂相一起處理。”

呂不韋欣然答應,躬身告退。

五莊觀主臨去前從廣袖中掏出一件器物,呈給趙淮中:

“陛下,此為吾在天外偶得之物,頗有妙趣,便呈給陛下,藉此恭賀陛下成為三界共主。

另有我五莊觀的先天靈物,人蔘果實十顆,預祝陛下千秋萬代,三界永治!”

待呂不韋和五莊觀主雙雙退走,趙淮中拿起桌上幾件新到手的器物。

其中以五莊觀主送的東西最有趣,除了栩栩如生,六寸高下的十個胖娃娃,也就是大名鼎鼎的人蔘果,他還送了一尊石女。

那石女與常人等高,玉質雪白,通體無瑕,混若天成。

其眉眼俱全,身上山巒壯觀,乍一看竟和一絕色女子幾無二致,身上什麼器官都不缺。

當趙淮中往其中送入稍許法力,石女體內氤氳蒸騰,眉心處仙氣渺渺,靈光外溢,有一神念幻化的女子從石女體內走出,對趙淮中俯首叩拜,舉止更是和常人無異。

這石女是天生地養的一尊靈胎,已經蘊育出特殊的生命跡象!

趙淮中伸手一揮,神念幻化的女子又迴歸石女體內,消失不見。

他戳了戳麵前的石女,皮膚也和人類大差不差,柔軟且有彈性,如同溫香軟玉。

“真是天地之大,無奇不有。”

夕陽晚照,趙淮中出了書房,一步跨出,便來到三界之外。

————

妖後獨坐在一座山巔,遠眺天外落日的餘暉。

她所在位置,是有著妖界最美景緻之稱的雪山溫泉。

一座浩大如湖泊的溫泉,呈月牙形,泉水竟是藍色,嵌在廣袤的雪山之巔,熱氣蒸騰,如夢似幻。

趙淮中從虛空中走出,看見的便是妖後身披薄紗,將一對長腿探出,赤足浸在溫泉裡的畫麵。

有一種能在溫泉裡存活的小魚,好奇的繚繞著妖後玲瓏小巧的雙足遊曳,看起來極為歡快。

她赤果的雙腿細膩如玉,更往上的部分則遮擋在披肩的紗衣下,不堪一握的纖腰凸顯了她腰下位置的豐腴圓翹。

陽光透過溫泉湖畔的薄霧照下來,她的神色驕傲而又孤寂,雕塑般起伏分明的麵龐,讓她予人一種灑脫出塵的味道,還帶著稍許透視世情般的冷漠。

附近靜謐安逸,並無旁人。

趙大天帝老實不客氣的褪掉外袍,從容落座,也將雙腳探入溫熱的泉水當中。

兩者已是十多年的交情,不需要過多溝通,便能瞭解對方的心意。不知由誰開始,展開了對彼此最熱烈的索求。

人生進入了另一個歡愉的篇章。

(……這次是真有VIP,在群裡……)

————

“喔喔喔——”

雄雞啼鳴。

趙淮中在清晨時分的天庭寢殿裡醒來,身畔是秀髮垂散,酣然甜睡的薑姞。

天帝陛下黃昏時在妖界和妖後交流感情,入夜後方纔回到天庭,大早在皇後的臥榻上醒來。

“劉琦,朕這幾日都有哪些安排?”

上朝的路上,趙淮中問道。

“回陛下,強良外出歸來,約了陛下今日晚些時候碰麵。他帶回來一種叫天海獸的海魚,據說味道鮮美,準備讓廚子烹飪後,和陛下一起品嚐。”

“明日則有四方仙君來拜會……此外我天庭樂府新編排了舞樂,請陛下移駕過去觀賞。”

“還有就是三界外的仙魔,安排在後日到訪。”

“聽著似乎冇什麼正事?”

趙淮中悠然道:“朕的半退休生活就是每天吃喝,看仙女起舞,接受各方仙魔拜會?”

劉琦忙補充道:“其他事情也有,比如仙界一直在往外擴充,探索仙界蠻荒區域的夜禦府哨探送回來的訊息說,發現了疑似遠古時期的傳送陣,判斷其傳送距離極為遙遠,很可能直達已知所有仙域之外。”

“還有就是夜禦府大將慕晴空送來訊息,說探索到一座仙墓遺蹟,追溯其形成時間,似乎還要早於開天辟地之前。

慕晴空正在回來的路上,準備親自奏報陛下。”

趙淮中頗感興趣,伸手輕揮,似乎在洞察遙遠距離外的某種訊息,片刻後說道:“你去傳詔,讓慕晴空回來後,立即來見朕。”

“諾!”劉琦躬身答應。

時間流逝,數日轉瞬。

五月初,到了五莊觀主遷入仙界,同時趙淮中入主天庭,傳告各方,召開廣元仙會的日子。

Ps:群裡傍晚時會有本章的完整更新……主要是這更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