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陳寧不知道金葉稻種,趙音音立刻露出一抹得意之色介紹道:

“金葉稻種是種田人所培育出的寶物,等到這稻穗成熟,產出米來,吃下後便可入九品境界。”

“等等!”

陳寧神情古怪的看著她,道:“所以你說的道種,是稻田的稻?”

“是呀。”

趙音音一臉認真的看著他。

陳寧愣了:“你們這兒連稻穗都擁有這等靈效?”

“是呀。”

趙音音美眸眨了眨,反應過來道:“什麼叫我們這兒?”

“我是說……你們山外的世界,竟有這等奇物,真是讓人驚訝。”

“這冇什麼的,你也知道,天青界的土地擁有神奇力量,但從前不是這樣的,大概在五千年前,一位種田人橫空出世,經過他的點化,讓天青界的土地擁有了神奇的力量,不僅可以讓穀物果蔬的大小暴增數百倍,還能使其內蘊神奇力量。”

“哪怕是從未修煉過的人,吃下這片土地所種植的瓜果蔬菜後,都將能修煉出元力,踏入修行之路。”

“因此,天青界武道走向昌盛,強者倍增,後來,人們將那位改變了這世界的種田人稱為稻祖,而種田人也成了天青界地位最尊貴的職業。”

“種田人以培育新的穀物果蔬為使命,而這金葉稻種便是最新培育出的品種,隻是……前不久稻種遺失,而培育出這稻種的那位種田人也不知所蹤。”

聽完趙音音的講述。

陳寧明白了前因後果,也對這世界有了淺顯的瞭解。

果然不同尋常。

這世界上,似乎草藥種類極少,穀物果蔬反而十分豐富。

更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那金葉稻種竟然能批量產出九品強者,放在浩土上,也就是等於批量培養大聖強者。

這簡直驚世駭俗。

而這等寶物,一旦被人掌握,那就意味著擁有數之不儘的九品強者調動。

因此。

這稻種遺失,也是情理之中。

恐怕這世界各方勢力都會爭得頭破血流。

想到這裡,陳寧看向趙音音,道:“所以你此次出來,是要找回金葉稻種?立下如此奇功,這樣你兄長就不敢殺你了?”

“陳寧,你好聰明啊,既然你都明白了,那你可得好好保護我,本公主回宮之後,可以封你為殿前統領!”

“我還有個問題。”

“你怎麼這麼多問題呀?”

趙音音噘嘴埋怨道。

“行,那我走了。”

“好了好了,你問吧。”

趙音音無奈道。

“天青界的格局是什麼樣的?你所在的萬靈皇朝又是怎樣的存在?”

“看來你真的是從小在深山長大。”

趙音音抿了抿紅唇道:“天青界原本群雄林立,但五千年前稻祖橫空出世,那時的萬靈皇朝還隻是小國,因治下百姓安居樂業,被稻祖垂青,相助我萬靈皇朝壯大,而後數年間,吞併了其他大國,因此,這天青界如今隻有萬靈皇朝基業不朽。”

“那可有其餘勢力能與萬靈皇朝抗衡?”

“天青界所有勢力,皆以皇朝為尊。”

趙音音美目之中浮現一抹驕傲。

陳寧不動聲色,心中卻是瞭然,看來跟在這個小公主身邊,倒是一條接觸這世界情報的捷徑。

不久後。

陳寧和趙音音走出了這片大荒原。

中途所遇到的人,正如趙音音所說,竟全部是修煉者,固然有些受製於天賦,修為很低,但也都是引元氣入體,具備一定元力。

陳寧對種田人更加好奇了。

路上,聽趙音音說,許多種田人培育出的新品種,都被各方勢力買斷,掌握在各方手裡。

許多勢力也都招攬了種田人,專職研究如何培育新品,擴大產量等等事宜。

所以此次金葉稻種被盜,很可能便是某一方勢力做的。

而此時。

各方勢力,也都在尋找金葉稻種,有的,是為了獻給皇室,獲得好處,有的,則是有著狼子野心。

總之。

如今這片大地上並不平靜。

暗流湧動。

陳寧跟隨趙音音來到一座庭院的後牆。

“陳寧,你能悄無聲息的潛行進去嗎?”

趙音音問道。

陳寧冇回答,而是問:“這裡住著什麼人?”

“我的人看到秦大師消失後在此處出現過。”

“秦大師是誰?”

“就是那個培育出金葉稻種的種田人啊,他不是失蹤了嗎,但卻在這裡出現過,我們隻要找到他,或許就能知道金葉稻種的下落了。”

趙音音解釋道。

陳寧問道:“那這庭院的主人又是誰?”

“逍遙王!”

趙音音提起這個名字,俏臉之上掠過一抹懼色:“這是一個很恐怖的人!”